心情文章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说说 > 心情文章
  • “......”江承珏被侯夫人狠狠地训了一顿,也不敢跑到侯爷面前告状了,吃下了这个亏。此时,芙蓉阁,江玉凝房内。红烛摇曳,屋中一片暖黄的色彩。江玉凝娇弱地靠坐在床头,暖黄的烛光给她柔美的脸庞更添了几分颜色。江承珏站在侯夫人身旁,亮锃锃的眼珠子打量着坐在床上的大姐姐。大姐姐真可怜,明明是侯府嫡女,却突然被告知是贱妾生的庶女,要是突然有人告诉他,他不是嫡子,他也会很难过的。是以江承珏十分同情大姐姐,对...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 顾念北一边在厨房里准备食材,一边回道:“除了老板的心思猜不透,其他的都还好,能handle得过来。”“我之前就听说他这个人不好相处,是不是特别高冷?脾气特别臭?”苏叶彤八卦起来。顾念北歪头想了想,说:“高冷是真高冷,我一开始就觉得他高冷,但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好了。”“脾气的话……”顾念北顿了顿,说:“都是公事公办吧,如果真犯了错,哪个老板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吧?不过,厉向南嘛……气场...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 孟琛端着一杯红酒缓缓走到顾念笙面前:“预祝你比赛顺利。”顾念笙轻轻和他碰了碰杯:“谢谢。”她轻轻抿了一口,然后招呼着身后的队员入座:“都吃饭吧。”小男孩门看了看顾念笙,又看了看孟琛,。原本不了解的情况的他们,之前一直磕着庄扬和顾念笙的糖。可前段时间其中一个男生上网冲浪看到了孟琛的采访,瞬间相关搜索又去恶补了一下顾念笙和孟琛的过往。这才知道顾念笙曾经有过那样一段充满着伤痛的过去。所以现在,看到孟琛,...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 暗卫领命而去。回到冷寂的宫里,林稚月发现顾景谌给她添了好些宫女太监。这些活生生的人,却并不能驱散林稚月心中的冷,她无时无刻不感到寒意彻骨。可是她也不愿意为难这些宫人。林稚月像个木偶一样。她按时吃饭喝药、按时起床安寝,就像个任人摆布的玩偶。除了这些事,她往往一坐就是几个时辰,宛如精致的木雕。顾景谌踏入宫殿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林稚月端坐在桌前,一双无神的眸子没有...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 漆盘上,正是一杯毒酒、三尺白绫。林稚月瞳孔猛地一缩,她想起书中自己的结局了。书中说林稚月畏罪自尽,死后第十天才被宫人发现。她不要就这样死去!“公主!”如意拼命想拦,却被两个嬷嬷死死按在地上挣扎。“滚开!”林稚月一把掀翻了宫女手中的漆盘。江心白恶狠狠的瞪着她:“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她话音刚落,两个嬷嬷便上前死死按住林稚月。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林稚月挣脱了两个嬷...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 我没说什么,十分有自知之明的和他保持着距离:“我送你。”送你下楼,以后,我们就不要再有非必要的联系。我暗自想着,指尖掐进肉里,有点疼,但是能忍受,就是心头的酸涩有点上头。一直将杨晨宸送到巷子口,这一路我一改往常的活泼多话,不远不近的走在他身侧。杨晨宸的职业决定了他的警惕程度,分别前,我同他说了声再见转身要走,他却破天荒的叫住了我。“苏柔。”清润的嗓音柔出我的名字。不可否认,我心头为之一颤,可我强硬...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 顾深立即接过谈话内容。合作负责人摇了摇头:“顾,这个秘书差太多了,miss姜呢?”顾深抿唇,敷衍着过去了。柳如音眼眸一黯,咬着唇说道:“我会努力的。”顾深抿了一口香槟,安慰道:“你才刚上任,慢慢来。”话这么说,可思绪不由得飘散,姜瑜在就好了。有她在,什么都不用担心。宴席过后。顾深被灌了不少酒,头晕沉沉的,有些口渴,不由得呢喃道:“姜瑜,水。”扶着他的人停了一瞬,将他放在床上。柳如音看着眼前的醉酒的...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 他是校草,有很多喜欢他的女孩子。送情书、直接表白、还有偷摸着送吃的,都被温言直接拒绝了。那些吃的温言虽然没有直接扔掉,但是给别人吃感觉比扔掉还要残忍一些。温言只有在面对陆媛的时候,那副面无表情的脸上才会多出了很多平时看不到的表情。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校花的耳朵里,校花也是温言的追求者之一。而且家里很有钱,没有一个人敢得罪校花的。除了温言。所有的男生里只有温言敢对校花赵婷视而不见,女生也只有陆媛不怕...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 “小将军,老夫观你脉象只是肝火旺盛了些,其余并无大碍。 萧流棠将斗笠的面纱掀开,露出了那双含情目。 “坐堂,我和一个男子见面时会心跳如雷,不见时他的面容一直浮现在我眼前。 “我是不是生了大病快要死了。 说至此,她不免有些哽咽。 “阿棠才豆蔻年华,未功成名就,我不想死。 “您救救我,我不想父亲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 萧流棠的一顿话语说的坐堂有些无奈。 他连忙制止道:“小将军,你这个不是重病。 萧流棠眼巴巴的看着坐堂,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   “嗯,”   她看向他,此时男人已经穿好了裤子,换上新的黑色衬衫。   他正慢条斯理地给自己系扣子,先是精壮的胸膛掩藏,然后是腰腹腹肌…… 第27章 帮她擦脚   姜软的视线一瞬都没舍得离开。   这么看,还挺想摸的……   “该起了。霍庭洲穿好外套,便长腿迈开,走至离落地窗更近的这侧柜台,把腕表戴上。   姜软的目光从他身上又落到了那截腕表,思忖着,这块能被他偏爱的表到底价值多少?   棕色...

    浏览全文心情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