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说说 > 亲情文章
  • “我媳妇呢?”   “女孩。   虞司政一愣,护士也一愣。   她干了那么多年,基本上产妇家人张口就问孩子性别,几乎就没有关心产妇的。   “咳咳,产妇生产时,有些撕裂,医生正在给她缝合,你要不要看看你们的孩子。   虞司政看都没看护士怀里的孩子,翘着头往产房里看。   凝凝最怕疼了,撕裂,缝合,她现在指不定哭成什么模样。   护士都有些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孩子的亲爹。还...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 她是第一个发现盛昭欢有了身孕的人,甚至在她自己之前。如今已除之后快,姜清玥心中快意不已。她挽袖提笔,一手清秀好字,语句却无比恶毒阴狠。【爹、娘,盛昭欢和那贱种已死,宫中再无心患。请爹娘将那小贱种的出生纸烧尽,未免其生疑。】侍女是她从小到大的家养,看到这行字时也情不自禁抖了抖,还没等姜清玥的视线挪来,她便慌张地低下头,接过信纸塞进衣袖。“紧着点你的皮,”姜清玥淡淡地说,“好好做事,别留痕迹。”“是。...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   “婉清姐姐呢?”   “这毒颇为棘手,她解不了,便带人去寻解毒的法子了。   说起此事,林景修语气不免又添了些沉重。   可想起裴晏舟昏迷前的嘱咐,他想多说几句的话,转而便只剩了一句。   “若是从那些刺客活口中审不出解药的下落,李婉清那又寻不到解毒之法,兴许......”   话音刚刚入耳,宋锦茵便察觉到了手脚冰凉,好不容易生出的暖意,瞬间又消散。   那句兴许并未说完,但林景修的神色,却明明白白地写出了他的意思。  ...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   看到最后凌靳川的手有些颤抖,最后一页是姜昭昭的死亡证明和销户证明,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只听凌靳川的声音不太平稳:“这些,你都去核实了吗?全都找不出破绽?”   秘书点头:“全都去相关部门核实过了,盖章也检验过是真实有效的,太太她……是真的不在了。   凌靳川顿时觉得呼吸困难,手中险些没抓住那些证明。   眼前浮现出柳家出殡的画面,上下一片素白。6   凌靳川强忍着难以言喻的情绪,沉声开口:“去柳家。  ...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 “算了,都是叫不出名的杂牌子,还不如去市里买有牌子,穿出去大家都认识多好。”“听你的。”秦升望着顾凛远去的背影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会找他进公司了。这种兄弟不配得到他的提携。要是慕宁知道他的想法,肯定得阿弥陀佛,谢谢他。慕宁拉着男人走出商贸中心,“顾凛,我告诉你!只跟你说一次,你要是以后敢跟着秦升混,我就带着你儿子改嫁!”“我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你儿子!”顾凛心里一阵恐慌,“你放心,我不会干这种缺德的...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 他爱的人还怀着他的骨肉,等待他回家。姜绵绵的信中语调缱绻,说谢予赫对她毫无兴趣,新婚之夜便夺门而出,自然孩子也毫无影响。这简直就是不幸中的万幸,谢靳宴长舒一口气,催着马头调转回营。“姜小姐身体极好,二皇子也未曾对她有什么为难,”那门房躬身道,“只是她慧眼如炬,竟一眼识出属下身份,望殿下赎罪。”谢靳宴微微蹙起眉。这人是他早买通来保护姜绵绵的侍卫,奇得是姜绵绵一届闺中女流之辈,缘何看出他的身份?蘸了墨...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 当晚。庄吟凰照例拿出被褥。褚承凡叫住了他:“不必打地铺了。”这话让庄吟凰动作一顿,他看了眼褚承凡,挑了挑眉:“公主这几日行动不便,还是算了吧,臣怕会伤着您。”“……”褚承凡自然明白他是何意思,脸上顿时臊热一片。“我的意思是让你以后不必打地铺了,上床来睡即可,不是非要做那事才能睡床!”庄吟凰神色一怔,却未动:“公主不嫌臣脏了?不怕臣睡坏了你这金丝楠木床,盖坏了你的绫罗绸缎被?”这些,都是之前褚承凡理...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   她摘下头罩和口罩,脸上的泪痕来不及擦干净。   她和柳鹤熵相对而立,杭明月抬眸。   柳鹤熵的身后出现了傅经年和秘书的身影。   她和傅经年的眼神对上的那一瞬间,心底的苦涩和悲伤又涌上来。   鼻尖和脸颊都已经微微泛红,杭明月有些喘不上气。   她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想把眼泪憋回去。   柳鹤熵像泄了气的气球,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看着医护人员处理着父亲的遗体,像是屏蔽了周围的一切。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有些陈旧的胶片,上面是十二岁时他偷偷拍...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   莫茸歆跌坐在椅子上,泪流满面。   傅经年示意秘书把她带出去,可不等秘书靠近,莫茸歆就拿起桌上的剪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双眼通红。   “别过来!不然我现在就死在这里!”   傅经年猛地站起身,道:“莫茸歆你疯了!”   莫茸歆红着眼看向他,道:“这是你逼我的!”   傅经年忍无可忍:“莫茸歆!你够了!”   莫茸歆退到窗边满脸泪痕,头发凌乱,和之前的模样大相径庭。   她的声音不再是如从前那般柔情,只...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   施渡乖乖举起三根手指头。   陈小伟拉着她坐回去,“我气什么?你们是在替我出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打从我小时候开始,他就爱欺负我,现在可算是遭报应了!”   高奶...

    浏览全文亲情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