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散文 > 散文随笔
  • “这里是我住的地方,你说什么要不要的?”那人不悦的看了张母一眼:“你是谁,这里是张总的老宅,他现在卖给我了。”张母闻言一怔,脸色一青正要怼回去,张谨言对助理淡声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你带李总去签合同tຊ。”助理应了一声,带着那个男人离开。张母看在眼里,很是焦急,但很快就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道:“谨言,你是准备让我去住新房子吗?可这老宅说来也是你爸留下的,这钱……”看着她满眼势利的模样,张谨言冷嗤...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 就不要求一定是第一作者了,王安如把他名字加上就行。大家一起评职称不香吗?王安如挂了电话,如死灰木镐一般枯坐在办公室里。不一会,小护士便听到办公室里传来诡异的笑声。“呵呵,论文?”“那可不得写论文吗?”王安如都要疯了,事情闹大了,他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实验对象被林清酒超度了。他上哪给领导变论文去?“怎么回事儿?”“王医生怎么笑得那么吓人呢?”“别瞎说,肯定...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 “菜已经点好了,有没有想加的菜?”我将菜单推到乔漪染面前。乔漪染摇了摇头,傲娇地扬起下巴:“不加,我倒要看看,在一起这么久,你有没有把我爱吃的菜记在心上。”我没有答话,只静静温柔注视着她。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整个餐厅的灯都霍然暗下。乔漪染被吓了一跳,一个闪身就躲到了我怀里。等她再次睁开眼时,周围的景象都变了。伴随着钢琴的旋律,我抬起手,正前方一个大大的投影上显现出巴黎铁塔...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 随后,彻底陷入了黑暗。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何沁睁开眼的一瞬间,疼痛便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她紧皱着眉,一转头,就看见李徇拿着x光片站在床前,皱着眉说道:“肋骨断了两根,左小腿骨折,手腕骨折,怎么回事?”何沁抿唇道:“不小心摔了。”“摔成这样,你是坐过山车摔的吗?”李徇看向她,眼神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 滨海医院十楼,特护病房。温可坐在病床旁,看着躺在病床上依然不醒的妈妈。她用温软的毛巾轻轻擦拭着妈妈的脸颊,又用梳子将头发梳顺。病床上的女人五十多岁的年纪,但看得出来平日保养极佳,皮肤很好。即使已经昏迷了几个月,但那副沉静的容颜仍能看出几分雍容贵气。三个月前,温可的父母在去西北和供应商谈判时,路上突遇一场沙尘暴。漫天黄土中,能见度极低,司机慌乱中撞上了前方的货车。猛烈的冲撞让车子瞬间起火,温父和司机...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   她看着脚下荡过的绿波,像条鱼儿似的无忧无虑,谁也不能使她难过伤心。   到了岸边,她蹦跳着上去,和船主人挥手告别,一个不留神,怀里刚剥好的莲子落了一地。   她慌忙蹲下身去捡,长长的辫子滑下来,像个调皮孩子似的落在地上。   他闭上眼,恍惚当年那个小小的林芊芊就在眼前。 ◇ 第十八章   第二天一大早,容宴便穿戴好出门。   因为被褥这恼人的潮气,他昨夜一整晚都没怎么睡好。   清晨的小镇氤氲着雾气,这些雾气...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   在一片模糊间,顾梓戚仿佛看见了小时候——   首都大院,顾爷爷曾打趣唐希西:“希西,你总是把梓戚妹妹挂在嘴边,那长大后干脆娶她做媳妇好了。   “梓戚...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 许嘉真又重复了一遍,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走到卢观昭面前。 他们诧异道:“什么?她选了卢观昭?” “可是他们两个都是女生啊!” 许嘉真抬眸看向导演:“导演,约会有规定说一定要一男一女吗?” 导演看了看说:“这倒没有。 “那就没问题了,对吧?”许嘉真淡淡说。 许嘉真的眼睛像狐狸一样,细长上挑,却又不显得过于妩媚轻佻。 被这样一双眼盯着,卢观昭莫名地有些脸红。 导演点头...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 小十也不知道哪里出的问题,他就觉得陆徎跟桑姷之间的气场不对,让人难以捉摸。回到车里,桑姷拘谨坐在后座,也许是因为刚才和陆徎闹了不愉快,她脸色不太好,看都没看陆徎一眼。而陆徎上了车,透过后视镜看到她双手平放在两腿上,淡色的唇抿着,秀眉微微噙着,垂着眸,他漫不经心收回视线,把车钥匙插进锁孔,转动,启动引擎。这一路桑姷都很煎熬,尤其是晕车反胃,中午还硬着头皮吃了大半碗牛肉面,剩下三分之一...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 第五十三章 撑腰 交瘁   江棠:“那我不知道孟参长是什么意思了,是要把我调走吗?”   孟参长双手背在腰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重心长说:“小江,你来这里的时间也不少了,抛开上下级的关系,你和我女儿年纪差不多,我也算把你当成半个女儿看待。我也希望你有更好的未来,所以才想把这次机会给你。   “孟参长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觉得我还不想从区里离开,我想...

    浏览全文散文随笔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