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散文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散文 > 名家散文
  • 压着颤抖,顾不得赵弯弯的厌恶,小跑着上前拉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很凉,凉得徐子复的心都发颤。“弯弯哥……”她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哀求,“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看在顾唐两家的交情上,别把下药的事说出去……”赵弯弯居高临下盯着发颤哀求的女人,眸中闪过诧异。从小到大,徐子复永远天不怕地不怕,刁蛮任性,闹起来连房子都敢炸,什么时候这样低声下气求过人?看来这回是真的怕了。眸色一暗,他扼住女人发颤...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 最后所有画面都定格在昨日那么鲜红的钢钉上。这些年他在怀疑与信任之间辗转反侧,而最终他还是没能够对得起他的誓言。“陈安禾,只要我在,你可以永远相信我。”“而我,也会永远相信你!”曾经的誓言瞬间化成烈火反复在他心头燃烧,灼痛得厉害。可是他无权抵抗。...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 |高大的身影顿了顿,视线落在墙角,眉心蹙起。怎么回事?他好像听见宋暖暖在说话?可是她没有动嘴!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原主?什么小可怜?谢景之怀疑她是不是刚刚被他扔傻了?他有点烦,毕竟是孩子母亲,他可不想孩子的母亲是个傻子。在听到宋暖暖想和他发生关系时,他太阳穴狠狠一跳,咬牙切齿道,“宋暖暖你休想!你让我感到恶心!”宋暖暖吓了一跳,看见男人眼里的憎恶,恨不得把她掐死一样,她...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 虽然她心里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但还是拒绝了。“小姐,我戴这么贵重的发簪不合适,还是你收起来以后戴吧。”齐韵闻言直接塞进了她手中,“你就拿着吧,以后我的就是你的,我给你买的你都收着。”露珠看她意已决就没有再拒绝,将发簪收在了袖中,打算回相府再说。就在这时,齐韵看到了齐思思的马车,看样子她们已经买完东西准备回去了,她走到马路上伸手将马车拦了下来。马夫看到她拦车还有些诧异,“二小姐...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 秦家老宅的位置处于京城的边郊,秦小宝曾经只在那周围活动过。这一次,李新言直接带着秦小宝去了京城最繁华的街道。秦小宝顿时就看得眼花缭乱,心里最后那一点偷偷下山的愧疚也抛之脑后。一直疯玩到月上枝头,李新言才带着秦小宝回到静安寺。秦小宝原本心情忐忑,但是回到寺中之后,除了戒空询问了几句他们的去向,念空并没有出现,这让秦小宝心里稍稍安稳下来。念空一直都没有出现,李新言每天都会在秦小宝练完剑之后带着她下山。...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   他说着,打了电话给徐东林。   徐薇也不敢这样回去,而且她也并不想让江谌就这么送阮溪回去,她怕江谌是真的把阮溪接到公寓去上床。   徐薇说:“你送我。   江谌却犹豫了片刻,他低头看向阮溪。   徐薇心里跟刀子似的,她手紧紧的握住拳头。   阮溪说:“江谌哥哥,你送徐薇姐姐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江谌想了想,最后还是妥协了,本来徐薇出这样的事情,也是他当时没安排好,对于徐薇,他心里也有愧疚。   江谌说:“我让东林哥哥送你回去。   阮溪乖乖的说:“好。...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   陆景琰说:“没事。   阮溪非要看,陆景琰就把衣服解开了,差不多半个月,伤口的线都已经拆了,不过他身上全是指甲印。   陆景琰说:“还要不要抱?”   阮溪怕怕的,说:“要的。   傅ᵂᵂᶻᴸ蕴庭就像抱小孩子一样,面对面抱着她,往门口走,然后把她放在鞋柜上,给她把拖鞋穿了。   阮溪看着他,声音有点怯怯的,软软的,带着点鼻音,说:“好疼。 第243章要不要抱2   陆景琰说:“已经很轻了。...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 “我与他已经走到忘川,我们的名字即将刻在忘川石上,你为何要死在那里?”“你为何要在那一天尸体被取下?”“你为何不就此死去,偏还要来恶心我?”她的眼神仿若花丛中的毒蛇一般,这些话语便是它吐出的信子。向梧仍旧笑着,她缓缓答道:“是魔尊将本仙子的尸体留在了忘川。”“是万千将士们以愿力将我的尸体在那一日取下。”“是明瑾,不顾一切要我复活。”“怀萱,你我本从无交集,你抢走了我...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 第19章   司火殿。   向梧正惬意地躺在吊椅上小憩。   只听得司火殿仙长无奈的声音:“仙子,那明瑾上神又在门外……”   向梧轻蹙眉头:“这堂堂上神,怎弄得跟个浪荡子一般?”   她一个坐起,笑眼盈盈地问司火殿仙长:“仙长,本仙子的魅力难道已经令上神都抵挡不住了么?”   一向古板的司火殿仙长闻言,没忍住笑了出来:“他那是愧疚,想补偿仙子。   向梧复活有一段日子了,姐姐也早已将往事说与她听。   向梧知道自己...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 他狠狠地蹙了下眉,表情落寞得看着上前的黄嘉欣:“我姐呢?” 黄嘉欣擦着眼睛:“裴祈哥,姜姐姐在病房。 “她没来吗?”裴祈心一抽,自己出事了,她竟然都不来看自己么? 黄嘉欣眼神一飘,看着在和医生沟通的皮特,心里有了算计,默默地点头:“嗯,病房的男人好像受伤了,姐姐脱不开手。 说完,黄嘉欣想去拉裴祈的手。 裴祈却因为这话失望地撇过头,黄嘉欣拉了个空...

    浏览全文名家散文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