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散文 > 叙事散文
  • 终究是用情更深的人,更狼狈。“怕你抢婚。”陈曼也略有点恬不知耻。果然,宋辞笑了。他拉住门把手,“祝你好梦。”门是他关上的,陈曼靠着门,自嘲一笑,眼泪毫无预兆就流了下来。……周末,林母打电话给陈曼,让她回家吃饭。到了家里,就听到说话声。薛乔正陪着爸爸喝茶,相谈甚欢,气氛很好。想到跟宋辞三年,他也没有说过要见见她父母。可见,他是打心底里没想过和她在一起的。她去洗手给母亲打下手,看到厨房那么多菜,有点好...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沈音澜从通道逃出来的时候,心情着实有些复杂。她原本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确认一下,她的陵墓是不是在皇陵。可她没想到萧思渡也在,而且似乎是经常呆在皇陵里,有时候还在皇陵睡觉过夜的那种。她皱紧眉头,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回了将军府。刚回将军府,就发现会客大堂里,母亲和父亲愁云惨淡。见沈音澜来了,他们的面色更加难看。沈音澜一头雾水,,难道是自己不小心做错了什么吗?终于,梁将军皱着眉毛开了口:“夏夏啊,刚刚宫...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陈曼声音很轻,也很真诚,“你是个好男人。我无数次在想,如果我最先认识的是你,或许真的说不定有个好结局。 陈曼浅笑,“我已经伤害过你一次,不想再伤害你了。我很清楚,现在我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办法重新开展一段新的感情。 韩唯蹙眉,“你还爱着他?” 爱这个字让陈曼心里感觉到有些疼。 她苦涩一笑,“现在问我是不是还爱他,我也不知道。毕竟爱过那么多年,也是真心想要跟他走完一生的。谁曾想……” 她摇了摇头,对着韩唯笑了一下,...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裴青言心脏骤紧,他此刻也没有好到哪儿去,满身狼藉的朝着救援工作人员开口:“看够了吗?看够了就他妈救人!” “先生不要激动!伤者溺水情况较为严重,我们现在就送她去医院!” 救援人员安抚着裴青言的情绪,将许晴安带上了车。 裴青言一言不发的回到了桥上,跟着救援车一并去到了医院。 他目送着许晴安被送入急诊,自己在医院走廊外等候。 刺鼻的福尔马林消毒水味道钻入裴青言的鼻...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祁玥很没有出息的想着。这边祁蓦正在给她挑衣服。安冉给她买了不少衣服,从刚出生到现在,不过是一岁的孩子已经有满满一架子的衣服了。祁蓦觉得今天老妈生日,是要穿的喜庆一点的,终于从一堆衣服里挑挑拣拣出一件之前拍照用的大红的外套加一条大红的裙子。祁蓦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囡囡,爸爸选的衣服怎么样?好看吗?”祁玥瞪大了眼睛:“爸爸?”你是认真的吗?这套衣服穿起来她就是行走的福娃啊!...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靳时逸这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全网表白? 此时的池筱夏心里也并不平静。 今晚的靳时逸太过于奇怪。 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 ‘我爱你’这三个字,靳时逸几乎从来不说。 哪怕是曾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只是含糊地说过那么几次。 屈指可数。 她没想到靳时逸会在这样一个场合,在镜头前这么说。 只是简单的‘我爱你’三个字,让池筱夏已经平静了一年的心湖再一次泛起涟漪。 她坐...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周末把时间腾给我。】 苏瑜很快恢复:【要做什么吗?】 【去凌华寺,要过夜,记得带换洗的衣服。】 【好。】 同时赵楚明给周蕴廷发微信:【周末,我带黛黛出去玩,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 【好兄弟,还是你靠谱。】 【劝你一句,你要是玩玩,别招惹顾青榆,我家黛黛要是生气了,护姐心切,我只能帮她,帮不了你。】 【好一个见色忘友。】 赵楚明没再回复,锁上屏幕。 转眼到了周末,苏瑜准备了拜佛用的香柱,还有礼品,还有换洗的衣服,赵楚明说要再那边住一晚上,周六早上...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仿佛她应该不声不响接受他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一样。韩思不哭了,轻轻开口问:“景瑞,苏梦玲都有孩子了,我的孩子生下来,你眼里会有他吗?”韩思吸了吸鼻子,咽下心头苦涩。她今天一定要了断所有事情,包括肚子里的孩子。转身,她继续往小山坡上走,这次她打算直接从上面滚下去,她必须这样做。然而刚走两步,俞景瑞却突然追上来挡在她面前,打横抱起她就走:“你先跟我回家。”“你放开我!”任凭韩思如何挣扎,俞景瑞纹丝不动。...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哥,你和妈留在这里,我和爸爸去告诉姜家。   “好,你们快去快回。   这里只有鹿呦呦知道姜家的地址,她去最合适。   鹿呦呦和鹿谦一路上小跑,没敢耽误,来到了姜家。   姜家住在军区大院,守卫严密,不是一般人就能进去的地方。   “您好,姜莹同志受伤住院了,麻烦您帮忙通报一声,告诉姜家好不好?”   警卫员听到鹿呦呦的话,马上安排人去通知姜家。   没多久,一辆绿色吉普车就从大院里面开出来。   “上车!”   开车的人正是姜...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   顾辞和鹿建兰心虚地间隔开一定的距离,姜莹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才冷冷开口,“你们怎么在一块的?”   顾辞忙不迭上前拉住姜莹的手解释道:“我们刚刚从派出所回来,正好顺路,所以一块回来了。   鹿呦呦家在机械厂家属大院,顾辞家在相反的方向,哪里顺路了?   要是以前,姜莹早就咆哮了,但今天她格外的冷静,语气淡淡道:“那你先送她回家然后早点休息,我今晚就不去找你了。   姜莹不着痕迹...

    浏览全文叙事散文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