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文章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说说 > 励志文章
  • “轻鸿,这个孩子你会喜欢吗?”没有犹豫,男人轻快地回应:“当然是喜欢的。”景瑞的眼泪随着远去的声音一起掉落。啪嗒啪嗒的,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狠狠地砸在她的心上。她靠着墙缓缓地蹲下,喉咙仿佛被刀割一样,呼吸不过来。韩思俞,他和苏梦玲已经有了孩子!他怎么能呢?!上辈子他虽然冷落自己,却也不曾做任何悖德的事,与自己离心过了一辈子。想到这里,景瑞猛地吸了口气,扶着墙缓缓起身,走进了韩思俞和苏梦玲刚出来的妇...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 “等下玩游戏,我套话。”徐新城摇头:“她不喜欢,你打算报名哪个学校呢?”陈数苦恼道:“害,你还不知道我,我从小成绩就差,哪个学校要我,我就去哪个学校。”又继续问道:“你呢?”徐新城声音很小:“斯坦福。”陈数性格和周嘉泽那伙人是一样的,高兴地拍一下桌子:“牛逼啊,以后我可以出去吹牛了,温今姝和你一样吗?”徐新城声音很小,眼神让人看不懂:“甜甜,报b大。”陈数认定温今姝喜欢徐新城:“啊?只要喜欢,天涯...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雨点打在玻璃上,声音比入睡时要响的多。   他推开窗,一股裹挟着雨气的湿意朝他涌来,雨点劈里啪啦,终于不再是丝丝缕缕。   容宴沉默的掏出烟盒,这才发现烟盒里早已一支烟都没有了。   这种烟是特制的手工烟丝卷成的,和售卖的成品烟不可同日而语。   容宴将银质烟盒啪嗒一下扣上,继续沉默的看雨。   雨幕里,那些河面上的船儿依旧不辞劳苦。   撑船...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 后面的话他没再说,但父子俩清楚的很。 厉景裕起身拉开椅子,朝陆父点了下头:“我知道,爸。您放心,多照顾好我妈。 离开老宅,站在门口,厉景裕却觉得迷茫。 好好谈谈?他和苏念……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好好谈谈了吗? 另一边,苏念从剧组走出来,坐上停在路边的车。 沈寻转头看她,微微凝着眉:“决定好了?” “决定好了。苏念淡声回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既然是他安排的,我宁愿不拍这个电影。 ...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   “是啊……我在巴黎美术学院。我不自然地咳了咳:“你呢?”   “真的吗?我也是!”乔漪染笑开了,接着眨了眨眼道:“那你是不是得叫我学姐?”   我被她的话逗得不好意思,耳廓竟也开始发烫。   从前我被一群小学妹追在身后喊惯了,现在突然有女孩让我叫她学姐,心里竟泛出异样的感觉。   我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忽然感觉,她似乎和我从前遇到的女孩都不一样。   乔漪染看我脸红地没有说话,居然大大咧咧地伸出手捏向我的脸颊:“哎呀,...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 她死活不肯喝奶还被祁蓦教训,说她小小年纪就挑食。祁玥简直被气笑,什么叫做挑食?我现在除了喝奶还有别的选项吗?!她倒是想挑食,她挑的起来吗?!好生气,爸爸不靠谱,想妈妈的第二天。第二天祁蓦倒是有经验了,一大早把孩子带过去直接交给李秘书,中午晚上一顿没有落下,回家之后洗完澡,把祁玥用浴巾裹着放在床上。他方才给祁玥洗澡,自己倒是出了一身汗:“囡囡,明天妈妈就回来了。”祁玥洗完...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   这日,怀萱仙子要去百花殿当值。   她只听得殿内玫瑰仙子的声音尖锐而刻薄:“元启上神之妻来百花殿当值,当真是令此地蓬荜生辉。   怀萱并不怕人家正面发难,她有自信可以抵挡,可以获得胜利。   但她无法忍受走在路上她人那些或是同情、或是嘲弄的目光以及细碎的议论声。   而殿内虽然玫瑰仙子是直接发难,剩下的花仙子们却是捂嘴轻笑。   怀萱仙子只觉浑身冰冷,脸上却仍旧挂着一向体面的笑意。   她柔声道:“待上神来接怀萱,怀萱定向上神转达玫瑰仙子的夸奖。   玫瑰...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 何沁往前走了一步,却听见人群中传来何母的声音。 “我真的好恨何沁。 何沁的脚步霎时顿住了,连呼吸仿佛都窒息了。 她攥紧了手,走进去,喊了一声:“妈。 一时间,仿佛时间都静止了,所有人都回头,看向了她。 何母一顿,在一片寂静声中,看着她喃喃道:“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呢?” 她说完这句话,情绪仿佛就瞬间崩溃了,猛地起身拉着何沁的手臂,嘶声喊道:“为什么佳倩死了,你却还好好活在这里!” 何沁心脏抽痛着,听着...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 身旁的皇子疑惑问:“六弟,怎么了?” “没事。 段景珩不动声色收敛眼中疑惑,与他们并肩前行离开,心里却留了个心眼。 玉华殿。 许玉婵刚换上新做的锦服,拧起了眉头,却又有几分不解,这新衣不过是半月前刚制好,当时自己穿还显宽松,如今怎么竟有些紧,难道是自己又胖了? 但她此刻要忙的事多得很,也就不将这事放在心上。 听闻淑儿进宫来了。 许玉婵忙不迭起身去迎。 “姑姑。 许清淑踏入殿中时...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 孙菲菲还真是蠢,自己还没出手呢,她就先将自己作死了。若是自己出手,她还有活路吗?这样想着,她回头,视线对上忐忑不安的合欢,眼神一厉,示意她将手中的东西交出去。合欢站在柱子后,手心紧紧攥着那几颗珠子,身体瑟缩颤抖,对上锦妃娘娘的眼神,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去吧,说出来你还有条活路,否则,你也不想你的家人都去九泉之下陪你吧。”沉香轻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甚至嘴角还挂着笑意,但那笑容...

    浏览全文励志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