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散文 > 优美散文
  • 如同被天雷击中了天灵盖。她万万没想到二师兄的事情居然那么严重。没收了他们整个清玄宗的道士证还不罢休。连他们死后想要去地府混个编制也不行。林清酒脚下一软,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摔倒在厕所里。幸亏王安如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等两人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一屋子挤挤挨挨的鬼魂都消失了。耳边传来一声低哑的男中音。“多谢二位协助我等办案。”“我等公务在身先走一步。”王安如急...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 这时,方镜忽然伸出手,接走了他手中的盘子:“栩榆,谢谢你帮我切的牛排!”唐栩榆幽深的目光一扫,好似看到了楚虞浅转移的视线。他喉结滚动。却听戴祈年突然开口:“小叔,我和虞浅认识也五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她的家人。”唐栩榆抬眸,余光扫过楚虞浅。却正好看见她表情淡然,眼底更是没有任何波动。骤然,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冲上心尖。唐栩榆忽然冷了脸:“你们还没结婚。”言下之意,戴祈...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 ……黄泉深处。一座破落的小房子外,一老妇人坐在门口枯黄树墩上,手里捧着一面镜子。镜中是一张岁月刻凿过的脸庞,满是皱纹沟壑,老妇人笑起来,牙也已快掉光。不一会儿,一位老人端着一盆清水走出来,放到老妇人跟前。“好了,水来了,我帮你把头发洗洗。”说着,老人拔下老妇人头上的荆钗。老妇人银丝般的长发立马散开,老人拿着梳子为她轻梳着。茶菁不解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君渊,一对恩爱的老夫妻罢了,似乎没有她想要的眼泪。“...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 我到现在都记得苏寒彻跪在他们的遗像前,明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我还是知道,他已经在崩溃边缘。那天晚上,他抱着我,眼泪一滴滴砸进我的颈窝。“疏月,我没有爸妈了。”“我一定会完成他们的遗愿,一定会!”自那天起,我就很少见到他了,只有他师傅杨老偶尔来交报告的时候,才能看到他。“清寒,没有人能逃脱,叛徒乔卿兰……也不会例外。”喻裕城低沉的声音一下将我拉回现实。苏寒彻眸子闪过...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 她当机立断,猛地拉开车门,就往外跳去。这里已经远离市区,马路边上就是一片草地,她紧握着手机,草地上滚了不断翻滚着,身上几乎没一处地方不在剧烈的疼痛,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摇了摇头,看着远处停下的车,急忙拿出手机想要拨打报警电话,一颗石子却从远处飞来,重重地砸在她的手腕之上,几乎将她的腕骨砸碎。“啊——”何沁几乎压抑不住痛呼出声,手机猛地落在了地上,她咬牙去捡,一只手却比她更快的拿起手机。她缓缓抬头,...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 程究看了眼手表,深夜三点多,抬眸的瞬间,刚好捕捉到旅店老板不怀好意的眼神,他拽了一把辛甘的手腕,拉到自己身后,说:“看什么。”程究严肃起来比较狠,不像好人,旅店老板不敢耽搁,连忙办理入住。辛甘反应过来想挣脱,却被他紧紧握着挣脱不开。她也没多余力气挣扎,也就算了。小十在边上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看到程究动手拽辛甘的时候,他还往后退了几步,想看又不敢看的表情,还好程究没注意到他,他...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   她说不担心,也是怕他被她的情绪影响,他怎么会不知道,于是说:“回回,你不要这么懂事,你这种状态,我挺担心的。   “我知道,不过我也相信你,贺川,我就是有点后遗症了,所以有点控制不住的担心,不过没事,我能调整过来的。她不能总这样,所以还是得靠自己调整。   这会没有其他人你,就他们俩在房间里,程回睡不着,无比清醒,跟他坐在沙发上聊会天。   小贺翻...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 风凌寒赶到时正巧撞见楚怡然笑的乐滋滋地将黑卡放进她自已的小挎包里。 “你来了,我刚刚同怡然说了一些话,顺道给了她一张黑卡,女孩子嘛,就应该趁年轻的时候多花点钱好好享受这大好青春。 面对风凌寒投过来的不悦的目光,他有意地躲避他的视线。 虽然这道契约婚姻是他强迫自已这个孙子做的,但是他这个孙子从小心思深沉,他心里面到底怎么想的他也弄不清楚。 楚怡然也不恼,将黑卡从包中拿出来乐呵呵地将黑卡显摆在风凌寒...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和阮阮没关系。”“江莱!”我急了,江莱却看向我,故意嘲讽:“你想怎么管?为了我,大庭广众求前夫吗,还是求不要脸插足你婚姻的小三?”她话音未落,气氛就愈发剑拔弩张起来。傅衿安连连冷笑,“你骂谁小三?按先来后到的说法,我和阿川自幼就相识,自然不是我。如果说不被爱的才是小三,那就更不是我了!”字字诛心。按她这么说,我这三年自以为过得不错的婚姻,都是偷来...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 因为这两天赵子峰忙得很,董惜惜也便没和他说,让司机送自己去了约好的一个小蛋糕店。 苏沛选的地方。 董惜惜也惊讶得很,不过想想,苏玥在苏家时也经常吃,应该是要给苏玥买,所以顺便就选了那吧。 董惜惜到时,苏沛已经在了。 “绾,绾绾,你来了,坐吧。 董惜惜心里更疑惑了。 苏沛居然喊她“绾绾”?!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董惜惜下意识往窗外看了看,今天阴天,没太阳呢。 董惜惜沉默了两秒,很直白,...

    浏览全文优美散文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