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最新文章
  • 这会之所以会这么说,自然是想要试探一下龙武帝这边的态度。就怕这个儿子又想不开,到时候真的把太子给废掉了。“母后,儿臣有自己的思量,您就不用操心了,有一点您可以放心,就是朕暂时不会废了太子。”龙武帝到底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就是怕太后身体不好还有多操心这个事情,到时候被什么用心人利用的,那就不好了。“行,既然你这么说,那哀家也不多管了,不过你这小公主,可不能太溺爱了,这对...

  •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自己身体轻快了许多。但是这种事情她又怎么会说出去呢?自己儿子现在还在这边看着呢。结束之后,就让刘嬷嬷扶着自己去换了一身衣衫。倒是龙武帝这个时候看着龙嘻嘻。没好气地点了点她的鼻子。“你啊,鬼机灵,你祖母一把年纪了,你还折腾人家。”龙嘻嘻顿时不满了。...

  • 难怪自己刚才念经的时候,一直听到耳边吭哧吭哧的声音。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浑浊的眼睛还带着锐利,就这么看着旁边的小人。跟自己印象中的样子似乎还有些不一样。看着你的时候,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无辜又清澈。太后原本是想着给这个孩子一点下马威看看的。结果这会看着这可爱的样子,似乎还有些冷不下脸了。“你可知哀家是谁?”“刚才嬷嬷说了,您是太后娘娘呀?那就是嘻嘻的祖母啊。”...

  • “对啊,而且,大概率会对我们的车下手。”“那该怎么办呢呢?”“这样,你这几天先看得紧一点,我想想办法……”之后的几天,王家宝把车看得特别紧,就像害怕一个不小心,车就被偷了。之后的一个中午,他刚把车骑到家门口,还没开大门往里面推,就听到有人叫他。“王家宝,你妈在河边摔了,你快去看看!”王家宝一听是孙秀珍摔了,顾不上其他,马上就往河边赶。结果,河边什么人都没有,才知道是...

  • “对了,上次是谁啊?”“我见着了,王大壮的外甥女从车里下来的,开车的人没见着,但是啊,半天前,我在村口也见过这辆车!”“什么?怎么个情况,给说说吧!”“那天中午我刚午睡起来,想着去割点猪草,远远地就看到村口开了辆车进来!这车是个稀罕东西,没见过啊,我就一直盯着呢!”“哪是稀罕车,你是想知道车里的是什么人吧!”“别打岔,快说,后面呢!”“咳咳,后来啊,我看到有个人从车上下...

  • “……”乔新月听得目瞪口呆。果然,你大爷……不是,你舅舅舅妈,还得是你舅舅舅妈啊!她想着先把名气打出去,但他们则更加直接,这是要持证上岗啊!太牛了!“嗯嗯,我绝对支持!先前我还担心我的行为太冲动,没想到你们比我更大胆!”“怎么样?干不干?”“干,必须干,不愧是干会计的,懂得可真多!”“表姐,喝水!”“谢谢!”乔新月拿过王家宝递来的水杯一饮而尽。从今天起,舅舅...

  • 而且和她很不对付。想解决她,还不如给岑泠一刀来的痛快。迟迟得不到岑泠回复的陈笑笑把电话打了过来。“为什么不回我微信?”岑泠挣扎,“从照片上来看,只是寻常的应酬,你也知道,男人在外应酬,是肯定要带女伴的。”“那为什么不带我!”陈笑笑声音尖锐,带着疯狂,“那贱人根本不在你给我的名单中,岑泠,你耍我。”陆廷身边的女人根本清不完。岑泠也不愿意再多花钱和花心思。认真算算,...

  • 是从前经常出入岑泠家里的人。现下,都在等陆廷。陆廷刚才在车里只拉开了拉链。狼藉全在岑泠这,他未曾沾染半分。还是那个温文尔雅,清贵逼人的陆廷。陆廷和他们握了手,但没进去。在后方车辆开近开车门后走近,伸出手。搭上他手的是一个娇小的姑娘。岑泠之前看过她的资料,算是熟人,赵家千金赵晓倩。岑泠下意识朝车里缩了缩。想起这车前后都贴了膜,没人能瞧见,重新趴回去看。...

  • 狮子大开口,否则就要当面和陆廷对峙。岑泠翘起脚喝咖啡,淡淡的,“去说啊。”岑泠长的漂亮。穿的是打算最后再卖的百万战袍,拎的是留下的唯一一个撑场面的限量极奢包。环胸额首道:“你该庆幸陆廷是让我来料理你,而不是张謇。”三月前,陆廷养了段时间的嫩模要死要活。那会陆廷在她床上。她亲耳听见不耐烦的陆廷嘱咐电话对面的张謇,“推下去。”接着那女孩,就真的被从六楼推了下去。...

  • 萧宴淡薄,“我知道。”温芷笑笑,“你知道就行。”该说的都说清了,温芷走到餐桌前用纤细的手指去扒拉萧宴拎过来的早餐袋。一份油条豆浆,一份包子豆腐脑。她认出是她楼下的那家。她最近经常会在这家吃早餐,油条倒是炸得可圈可点,酥酥脆脆,没有一点死面,但包子不行,皮厚馅少,面跟不要钱似的,味道介于好吃和难吃之间,好难吃。温芷看着两份早餐纠结,正思忖是该以自我为中心还是该道德高尚一点...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