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励志 > 感人故事
  • 她不解的低头看了一眼,好看的眉毛瞬间拧在了一起。方才从神女像中流出来的红色液体竟化作了一只只血手,那些血手紧紧抓住温婳的脚踝,液体流动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势必要把她抓进那由红色液体形成的漩涡之中。温婳的眉心越蹙越深,她没想到,这神女像竟然是这么缠人的麻烦东西。就在她准备脱下手腕上的一对金莲手镯的时候,一只小手忽然抓住了她的袖子。一道小小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公子我帮你。”...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 他说完,心里还是郁着气,又打开内线:“许晴安进来。”那边没有回话。裴青言走出去一看,许晴安不在位置上!……许晴安在出租车上,她刚刚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许母再一次病危。从车上下来,许晴安急忙跑进常山医院。她又一次等在了亮起红灯的急救室门外,恐惧抓住了她的心。不知过了多久,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看着眼眶泛红,无比紧张的许晴安,医生低下头,轻声道:“抱歉……”这两个字像惊雷劈在许晴安的脊梁,叫她一阵麻...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 “姑爷,小姐说过她喜欢你,是她自己愿意的,如今她病逝,也不是你的错。”“轻云,我想知道醉欢这些年的事情,你应该最清楚。”裴长策抹去眼泪,抬头看轻云。人生在世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对她的爱慕了然于心时,却为时已晚。轻云叹着气,只当把苏醉欢这十几年的事情全盘托出。这可能时她这一生最坦然时候了。裴长策听着,一夜未眠。第二天清早。莫子逸便地走进裴宅,朗声道:“裴长策,休书呢?!...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 叫我烦躁得不行。岑寒州又在发什么疯?难道连我刚才没让傅衿安甩我一耳光,他也要追上来替傅衿安讨回公道?等红灯的空档,我拨出他的电话,“一直跟在我后面干嘛?”手机那头,响起一声女人的嗤笑。“江晚漪,你也太自作多情了。”是傅衿安的声音,嗓音柔和,“阿川是不放心我,才想亲自陪我去警察局,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动作微顿。像是又被她狠狠扇了一巴掌。是。她说的...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 |栀栀从身上的挎包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含在嘴里,独属于奶糖的甜味在嘴里蔓延。小姑娘高兴地摇头晃脑,数着自己包包里的棒棒糖。栀栀好富有哦,包包里还有五根棒棒糖呢。陆珩就站在一旁陪着某只幼崽罚站,眼睁睁地看着她吃糖数糖晃脑袋。算了,下次再好好教她。栀栀一根棒棒糖还没吃完,就听到爸爸说开饭了,她急忙把棍子上的糖果咬下来嚼碎,“栀栀要吃肉肉。”陆珩一转眼的功夫,小幼崽已经从墙角跑...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 段青夜忽然开口。 “离婚前来一次,也算有始有终。 这是这段时间第一次,她提到离婚这个话题。 沈山菡一愣,转头看向她的侧脸,心里非常复杂。 刚要开口,又听到她道:“沈山菡,你还爱我吗?” 他的手缓缓攥紧,沉默了一会儿,却终究没有说话。 段青夜笑了一下,红着眼帮他把话接上,“17岁的沈山菡,永远爱段青夜;27岁的沈山菡,不爱段青夜了。沈山菡,如果17岁的你看到27岁的你,他会作何感想。 气氛开始变得无比的压抑,沈山菡沉着脸扯了扯领带,什么也没说便转身离开,走去旁边的...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 这种事情不早说!我看向她,嘴角勾着一抹微笑:“或者,你问问你小叔谢薄之,问问他我是不是第一次。”谢舒婷红了脸,满是幽怨地看向我:“你……你真不要脸,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问。”“你害怕了,怕我和你小叔那次是第一次。”杨祝明看我根本没拿自己当回事,跨步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如果你今晚答应和本少爷玩玩,本少爷就考虑考虑放过你。”我低头看了一眼,走上前直接往他命根子那踢了一脚:“少爷?本小姐玩死你。”杨...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 “你师父有那么不光明磊落吗?”觅央一下子被噎住,当着父亲贴身侍从的面说夜旸的不好,怕是又会惹得父亲一顿数落。她可没忘记,父亲对夜旸一直都是尊敬有加。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年长夜旸那么多,为何要对他那般客气和礼貌。忽的想起自己头上那能吹奏曲子又带有呼唤能力的折空叶一直都能保持新鲜嫩叶模样,怕夜旸也是用同种方式让自己怎么看都是一副少年郎模样。所以,人不可貌相,应当就是这个意思了。...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   裴长策神情终于动了一瞬。   “一定要我与她划分所有的界限吗?”他知道自己罪无可恕,可是他不甘,裴长策之妻的名分是他如今唯一的念想。   “对,你必须要和她断干净,哪怕是她死了。莫子逸毫不犹豫道。   苏父而今年老已衰,苏醉欢的葬礼,几乎都是莫子逸来操办。   苏醉欢已死,他为什么要在乎那一纸休书。   “为什么要在乎这个……你要这么急切的想要休书?”   裴长策灰暗眼眸终于有了几分亮...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 这一瞬似乎能感觉到来自江逾白心底的疼痛。 我蜷缩一下手指,轻声开口。 “重新包扎一下伤口吧。 “好。 我们回到科室的办公室,喻裕城把医药箱放到桌上。 我刚要解开江逾白手臂上的绷带,而他却突然止住了我的动作。 江逾白从怀中拿出我给他的那张请柬,放在喻裕城面前。 喻裕城接过,注视许久。 他拿出陈聪的另一张请柬,放在桌上对比。 白炽灯照耀下,陈聪的那张请柬上有液体打湿干涸的痕迹。 我下意识拿起拿陈聪的那张请柬,在上面嗅了嗅。 请柬上面的味道已经变淡...

    浏览全文感人故事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感人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