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感悟 > 心情随笔
  • 与她有一塔没一塔地聊了一小会儿。挥手再见后,我走到一半,再次向她回过头去。只见她仍立在原地,宴会厅的正中央。而那耀眼的中心之位似乎也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她只需静静地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就是这整个宴会厅的女主角。...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   他起身就要走。   我比他更快一步起身,“先生,我送你。   但是我刚站起来就假装被绊了一下,惊呼一声往地上扑去。   这时季修文的大手伸了过来抱住了我的软腰轻轻一扯,我一屁股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他的腿又长又遒劲,满满的雄性力量感。   季修文看着我,“小心。   我抬眸看他,“先生,你是不是跟太...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 傅瑾琛去卧室洗了个澡,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卫衣和宽松的裤子套上,都是黑色系,头发吹得到一半不想吹了,太累,于是放下吹风机,准备上床看会儿手机。 刚刷了一个视频,一个电话进来了,备注是舅舅。 傅瑾琛怔了一秒,这个点她舅舅给她打电话干嘛? 傅瑾琛按下接听键,“舅舅?” “小洛……”林晨嗓音沙哑,透着厚重的疲惫和无力感,傅瑾琛内心瞬间咯噔一下。 那边说了什么,傅瑾琛猛地...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 温今姝缓慢念出他的名字:“周嘉泽?” 韩梦笑得诡异:“表妹,我喜欢周嘉泽,怎么办?” 温今姝保持沉默,一言不发,安静看着韩梦。 韩梦用手戳了戳温今姝白净的脸蛋:“你能不能不要喜欢他啊?放弃他可以吗?” 温今姝此时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你喝醉了,我马上带你回家。 韩梦歪歪扭扭站起来,指着自已的嘴唇,故意刺激她: “我们刚才在玩游戏,他输了,他亲了我,表姐你说,他是不是...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 “明天晚上回来。”陈曼的嘴唇贴着她的肩膀,嗓音低哑性感,透着不容反驳的霸道。……大热的天,宋辞穿着高领无袖的黑色长裙,略有些保守,但是文艺优雅。一头长发披肩,整个人透着慵懒气质,偏偏那五官又精致得让人眼前一亮,明媚娇艳。表姐看到了宋辞就笑着问她,“穿成这样不热?”宋辞摇头,“还好。”要不是为了遮住陈曼昨晚在她肩膀上留下的牙印,她至于穿成这样吗?“你姐夫已经在吃了,单...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 姜瑜冷笑一声:“妈,想要钱,这个态度可不行。”姜母顿了一下,随即咬牙道:“女儿,明天就要跟亲家谈婚事了,你弟弟结婚这么大的事,你作为姐姐怎么也得帮个忙不是。”“明天我一起去,把位置发给我。”说完这句话,便立刻挂断电话。第二天是个阴雨天。姜瑜赶到酒店时,双方已经坐下讨论。一见姜瑜到场,亲家立马挂起了笑容。亲家公寒暄道:“这就是姜瑜吧,真是厉害,年纪轻轻就当上经理了。”姜母喜笑颜开,怕是认为姜瑜是来撑...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   许鹤仪眸光微沉,手缓缓落在姜暖竹脸颊,指腹轻轻从她侧脸抚过,落在女孩的唇角,最终止步。   慢慢来,不急。   半个多小时后,姜暖竹蹭了蹭柔软的枕头,舒服的睁开眼,视线尽头落在一张放大的俊脸上。   她愣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身边躺着的人是许鹤仪。   许鹤仪睡的很端正,幽深的眼眸微阖着,侧脸线条堪称完美,薄唇微抿,胸腔微微起伏着。   姜暖竹只惊讶...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 是双双吗? 她是不是在怪他,明明说好的此生只娶她一人,结果又娶了另一人。 他垂下眼眸,前方敲鼓奏乐,可他却只觉刺耳。 终究是他负了双双。 是他的错。 …… 不多时迎亲的车马队便稳稳停在了秦王府。 荣安郡主凤冠霞帔,手持一柄团扇。 沈尽玺滞了一瞬,忽而想若是他的双双还在,今日也定是明艳动人。 沈尽玺下马给秦王、秦王妃行了礼。 秦王妃站在府门口已是泪眼婆娑:“尽玺,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荣安,她从小到大骄横惯了,她有什么过错,多包容多体谅。 “我膝下无子...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   听到魏元盛的通传,他不动声色的将宣纸反转过去,“让她进来吧。   毕竟是冯家的女儿,他还是要顾及几分面子的,谁让人家刚刚捐了万两黄金呢。   此番大手笔,就算是从国库出也是要伤筋动骨的,可冯府却可丝毫不在意。   芳贵人进来时,就看到皇上正坐在一旁的...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 今夜的港城,注定不太平。此时,城东的迟家庄园内一派歌舞升平,港城内的无数名流正在推杯换盏,高谈阔论。而城西的傅家别墅,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傅家别墅内,苏优优刚刚洗完了澡,换上了有些性感的吊带睡裙。她从傅南忱的酒柜上挑出了一瓶上好的红酒,随即在点好了烛光的餐桌上倒了两杯。而那其中的一杯酒,更是被她加了些猛料。苏优优晃了晃红酒杯,唇边扬起了一抹狠厉的微笑。在傅南忱身边的这三年来,哪怕苏优优曾经数次暗示...

    浏览全文心情随笔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