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散文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散文 > 游记散文
  •   李甜甜惊恐的看着季修文,她不断的摇头,害怕的,不敢相信的,她甚至张嘴像求饶。   但是几个黑衣保镖捂住了她的嘴,动作利落的将她带走了。   季修文握着我的软腰想将我压在身下。   但是我不肯,两条白玉的美腿紧紧夹着他的腰身,夹的他血气翻涌,我就要在上面上他,跟那个李甜甜一样。   季修文来吻我,我开始回应他,将小舌伸进他的嘴里去勾他,上面允他下面夹他,让他喘,听他受不了的闷哼。   今晚我不用装清纯,这些...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恍惚间,一封信落到我脚边。那信沾着血。我惶恐蹲下身去捡,脑子里有什么催促着我打开信封。我鬼使神差的拆了,看到了里头的内容。最下面那行,是一串数字【767601】。这是警号!我爸的警号!我努力想把这串数字刻进脑海,脚下空间却忽然开始崩塌,我慌乱想抓住什么,可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我慌了神。“不要!”我惊呼一声,惶恐的坐起身。额角的冷汗流到眼睛里,疼的我轻呼了一声,浑浑噩噩的思绪也跟着回笼。窗外的雨还在下...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楚虞浅压下心中的焦虑:“那就去申请,如果人质死在这里,发生暴乱,你能负得了责吗?”   被楚虞浅逼迫着,负责人总算是打电话了。   楚虞浅听着他申请了救护车,然后那人又看了她一眼,随即挂断了电话。   这里的电话还是座机。   挂断电话后,那人对楚虞浅说:“刚才上面说有人要和你通电话。6   “我?”楚虞浅不敢置信,心脏控制不住剧烈的跳动,紧张,忐忑。   是谁?   找她做什么?   ...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程宇寒跟了上去,却听到姜岁伊冷淡的声音传来:“什么时候去民政局?”他脚步顿了顿,仍旧是拒绝的态度:“不去。”姜岁伊猛地回身,正想说话,却突然眼前一黑。再醒来时,他就看到程宇寒坐在他病床边。见他睁眼,程宇寒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但神情欲言又止。姜岁伊视线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他眼尖地看到了他手中的白色纸张。“我病了?”姜岁伊撑起身子问:“我得了什么病?”他下意识伸手去拿单子。程宇寒微不可见地将手中的单子往身...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聒噪!”元启冷声道。   言罢放开了明姝,右手微旋,一把泛光的水蓝色长剑便被元启握在手中。   “走!”他左手牵起明姝,下一刻二人便出现在了水中。   他们皆是仙,这片湖泊灵气充足,明姝很快便习惯了水下。   水下此刻是阵阵漩涡汇集,许多水中的精灵都被卷了进去。   或是感受到他们入了水,万年黑蛟似挑衅般将漩涡搅得越来越大。   整个湖面...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是的,正哥,我们马上去找。   那些兄弟陆陆续续立刻帮忙到处找人去了。   但是熬个通宵,可不舒服。   尤其是大家都觉得是他们情侣之间闹矛盾,他们俩小情侣之间闹不和,受苦受累的往往是下面的人,看,这不就得熬个通宵帮忙找人。   正哥都发话了,底下的人也不敢不听,就假意配合演戏,帮忙找石小姐。   他们没有真的...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其他人才反应过来,接着喊了声“墨总”。 “墨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说着主位被让了出来,请赵楚明上座。 赵楚明唇角勾着弧度,掀着嘲弄的笑,他抬起腿—— 忽然间,包间响起一阵巨大的动静,桌子被掀翻在地上,酒瓶摔的到处都是,要知道,包间的桌子重量可不轻。 “墨、墨总,这是何意?” 就连宋致都站起来吓到了,“墨叔,这是什么意思?” 赵楚明冷冷抬眸,表情更是阴森让人发寒,“需要我提醒?” 张森挑眉,并不吃惊,他们刚刚说的话已经触犯到他们家...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她苦笑一声,魂不守舍的过马路,却被没有注意到,左边有一辆刹车失灵的车子正急速驶来!三秒后——“嘭!”巨大的撞击声响彻半空。段青夜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高高腾起,然后重重地摔落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意识好像抽离出了大脑,眼前虽然是一片漆黑,可却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尖叫声、议论声、救护车急促的声音……忽然,那些声音渐渐远去。原本沉寂的大脑里,走马灯般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是她脑海里最珍贵的回忆……沈山菡...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段青夜和沈山菡都不想去凑这个热闹,干脆就把车放在了停车处。在公园的鹅卵石路上散步。公园里有很多古代的建筑,还有一些喷泉,但是里边看样子是有几个鱼洞的,只是可能是因为是冬天的原因,这个水的温度应该是不能供给鱼存活下来。毕竟这水很有可能会结冰。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有人在唱戏的声音。沈山菡和段青夜也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就看到对面的那个亭子里面有戏团的人在那里唱戏,还有很多的游客在那里拍照。两人并肩靠在一起听...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 他能看见我了?我用透明的手在谢薄之眼前晃了晃。谁知他只是换了一个方向发呆。我苦闷扶额,连上来了一个人都没有发现,还是她说了一句话:“小叔,你抱着的这个是什么?”谢薄之没有回答她,只是问:“你又没去学校?”我愣愣地看向刚刚上楼的这个女孩,她叫谢薄之小叔,那她就是我以前的闺蜜谢舒婷?谢舒婷坐在他的身边,撒着娇:“大学又不像高中,没课了我可以回家啊。”谁知,谢薄之抽回了被我拉着的手,说:“在学校住宿,没...

    浏览全文游记散文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