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励志 > 睡前故事
  • 他这才瞥见我脸上的巴掌印,顿时眉心紧蹙,“刚刚怎么不说?疼不疼?”“……”倒打一耙的本事挺不错。我想笑,扯了扯嘴角,脸颊又疼得不行,“你刚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哪次不是事关傅衿安,他就急得不行。“晚漪……”“好了,你的‘姐姐’还在车上等你呢。”我不想再和他说什么,打断他的话,重新上车。关门时,他大手扣住我的车门,“脸上的伤,你遮一下,别闹到爷爷那里,不然他肯定会...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 嗒。房门打开,乔烟走了进来。我眼角被欺出水光,复仇的畅快和盛嘉泽给我的快感双双打到了顶峰,我哆嗦着大脑一白,声音都夹了起来叫他,“老公~”盛嘉泽没忍住,将精血全给了我。乔烟僵在门口,瞳仁不断的收缩放大,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的这一幕,整个人像是雷劈了。很快她发出一声尖叫,“啊——”盛嘉泽立刻抽身而出,拎过被子盖住了我,然后他拿起床头的台灯砸到墙壁上戾声道,“滚出去!”...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 我没有选择回到顾家,那里有太多不堪回首的回忆。只要看见爸妈和沈言崆和和美美,将他捧在手心里的样子,我就感觉像吃了只苍蝇一样恶心。用几年来自己在法国攒的钱,我购置了一套小公寓,把自己的东西从顾家一件不落地搬了出来。而我的父母却连假惺惺的挽留都没有。恐怕少了我这个碍眼的逆子,他们才能更好地和沈言崆相亲相爱一家人吧。……深夜,我拉开床头的台灯。将微博打开输入了一个昵称,按...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 “徐姐,没事,回头我和他说。”徐姐面色瞬间欣喜,连忙道谢:“谢谢太太,那我就先走了,回头让其他下人给你来送饭。”许欣婷温柔点头,与昨日判若两人。徐姐走后,许欣婷才向孟淮打去电话:“孟淮,我想请你帮我个忙。”……临近中午。京海集团,总裁办。严海扬紧蹙双眉,一脸冷肃凝着桌上的离婚协议,望着许欣婷的字迹久久失神。倏然,桌边的手机震动不停——是许欣婷。他眼前一亮,按捺几分惊讶接起电话。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 缓缓道:“瞎说什么,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半月后。 周望星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不断咳嗽。 自她被关起来的第二天,便生了病。 这时,听到门被推开,希姐的到允许,拿着止痛药走了进来。 她心疼不已:“若晴,你这又是何苦以卵击石呢?” 周望星又咳了两声,却还是倔强的说:“我没事,还倒不了。 希姐却红了眼。 周望星问:“怎么了?”6 希姐答:“我刚上来时,听到佣人对你的议论,替你难过。 这别墅里的佣人,都是应承川从墨家老宅调过来的。 见过她的‘嚣张跋扈...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 苏寒彻率先开口打破沉寂。喻裕城面色低沉把电脑上的监控视频转向我们。画面不过短短几分钟。开始时谢鹏的体征并未异样。可当喻裕城问他:“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卖出的‘货’会害死多少人?”“这其中可能包括你的家人!”谢鹏嘴角在这个时间点开始出现不自然地抖动和抽搐。直至他完全说出“我不那样做,你以为我的家人还能平平安安”后,没过多久便呈现出病床上的模样。我脑中模糊中闪过几帧画面...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 谢娇浅笑了一下,吃了一口饭,“你们真的不要这么说人家了,说不定她是风总认识的妹妹或者朋友呢,你们这样若是被风总听到了我到时候也保不住你们。 “娇娇,你总是这么心软,我们还指望你能拿下风总,带着我们一起走上人生巅峰呢。 “……” 楚怡然和风凌寒两人刚刚坐下,她的脑海中就传来屁屁机的咆哮声。 【楚楚!这些人里面有个叫谢娇的,她刚刚和她的好姐妹说你坏话了!如果我有实物形态的话我就直接上去揍她了!】 “无非就是说我物质,拜金之类的呗,多大...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 温若凡说:“那我值这个价。 男人笑出声:“你是值这个价,不是你的艺人值这个价。 温若凡怔住了,“我的艺人也值这个价,甚至以后会比这个价更高,我为什么要让步。 司靳柯:“值不值这个价不是你说了算的,是各方面的口碑说了算。 “他新品的酒卖不出去,肯定要找个流量高的,他现在愁的是知名度。 温若凡:“那怎么办,我第一次出来谈项目,真的...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 得让皮特早点准备好资料,把钢材这事弄完,不然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想到这里,韩思收回眼神。 “四号打包,谢谢!” 丝毫没有给俞景瑞喘气的机会。 俞景瑞站在原地,就这样静静地盯着她的背影。3 她还是和从前一样爱吃粉,她怎么可能忘记自己? 韩思提着打包好的粉,走出好久,发现男人没出门,这才松了口气。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看见俞景瑞就忍不住的紧张。 夜晚 景园别墅 “姐,他是你前夫,对吧!”裴祈穿着睡衣趴在沙发上看报纸。 韩思刚刚忙完最后一个合同回到家,...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 晚风吹过,厉向南阴森一笑,“那也tຊ看她有没有本事留下来。”“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挺好奇的。”周锐泽把玩着手机,说:“顾家这次明显已经一蹶不振了,你爷爷就算要往你身边安插人手,也该找个靠谱点的吧?怎么还瞧上这个顾念北了呢?”“这你就不懂了,知道什么人最容易控制吗?”厉向南眺望着山下远处的霓虹灯,低笑一下,自问自答:“缺钱的人。”“顾家曾经跟我家老爷子还是有点交情的,现在顾家落难...

    浏览全文睡前故事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