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说说 > 读后感
  • “问你话呢!是你吧?顾思远的女儿顾念北!”男人提高了音量。“你是谁?”顾念北紧了紧手中的门禁卡,不答反问。“我是来找你要债的!”那男人上下打量了几眼顾念北,说:“美女,你tຊ家欠我们老板的钱没还,我们最近找你们也是找得辛苦啊!”果然是债主雇人找上门来了……顾念北抿了抿唇,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她嘴角带笑地问:“你们老板是谁?”“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是不是想抵赖不还钱啊?”那来...

    浏览全文读后感
  • 不再去看他,她转身上楼。见状,张谨言更加慌乱,不管不顾将她带进了怀中:“我不许你离开……”他俯下身想要吻她,可下一秒——一滴鲜红落在了许若星的衣襟。她流鼻血了。张谨言立马止住了强吻,担忧沉下脸:“这怎么回事?我立刻送你去医院!”许若星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回过神来,她挣开了男人的手:“不需要。”“你走,我不想再看见你。”一提到医院,她就控制不住的去想在医院中看见的那一幕,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张谨...

    浏览全文读后感
  • 裴季深苦笑一声,内心涌起一股凉意直达心底:“姜清玥,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是真的冷血。这栋房子,我可以把它送给你,但你要和我结婚。”姜清玥蹙起眉头,微怒道:“这套房子对你没有任何意义……”还未说完,就被裴季深打断道:“这对我很有意义,如果你要把它当成生意来谈,我就一个要求,你和我结婚,房子归你。”姜清玥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面前的人给撕了:“裴季深,你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让我越来越恨你。”裴季深捏着她的...

    浏览全文读后感
  • 闻言,苏雅的喉间突然疼得像被刀刃划过。苏念,苏念,为什么他只关心苏念?!苏雅再也忍不住,泄愤般大喊:“景年,苏念已经死了!她死了!”话音落下,厉景裕浑身一震。他缓缓看向她,漆黑的双眸里布满了血丝:“……你说什么?”苏雅咬紧牙关再次重复:“苏念她死了,她的遗体都已经被火化了!”寂静的走廊上回荡着尾音。厉景裕瞳孔骤缩,本能地深呼吸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苏雅眼底划过一抹嫉恨,“是她...

    浏览全文读后感
  •   戴祈年见她来,绅士的帮她拉开椅子。   楚虞浅落座:“等很久了吧?”   以前每次和戴祈年约会,他都会早到,或许先动心的那个人,总是爱情里的输家。   戴祈年等她落座后,才重新坐回椅子上:“约我来,有什么事吗?”   楚虞浅避开他的眼神,抿了抿唇从包里拿出求婚戒指。   一瞬,戴祈年斯文俊美的脸色变了变,似乎明白了什么。   楚虞浅将戒指推给他:“祈年,对不起,我想通了,我不能答应你的求婚。   戴祈年紧盯着锦盒里的戒指,眼...

    浏览全文读后感
  • 她到处张望,终于在吧台那边看到了正在调酒的江漫。 她坐到吧台旁的高脚椅上,左手托腮,漫不经心的道,“江漫,你给我找的买家在哪儿呢?” 江漫染成紫色的长发扎成了脏辫,凹凸有致的身上套着一件黑色紧身辣妹裙。 她将调好的酒倒入一只宽口酒杯中,暗红冰冷的酒液上散着薄薄的雾气。 江漫拿起酒杯装作十分庄重的送到温可面前,“来,这杯血色浪漫送给你,我可听说了,你今天让谢子荣流了不少血,这杯酒正好应景。 温可端起酒杯,...

    浏览全文读后感
  • 叶酥汐感慨,可能是上一世自己没有接触,总听人说的缘故,总认为千平公主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现在看来也不是如此。千平公主将所有窗子关上之后,才意识到刚才叶酥汐在向自己致谢。然后急忙上前说道:“郡主,快请起,今日我是特来感谢你的。”千平公主将叶酥汐扶起,随后小声继续说道:“若没有你,恐怕我皇兄就......”叶酥汐诧异,此事不是封锁消息了吗?“今日父皇发了好大的脾气,还怪罪母后和...

    浏览全文读后感
  •   ……   恋综《今天你有心动吗?》要再次开机的消息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   更何况,在明确拟定的嘉宾里,还有最近新闻中常见的封霖萧。   一年前的事情又被网友们翻了出来,恋综官号下的评论更是五花八门。   【我看见了什么?居然又是宋博士和晏总?】   【这一次是要角色调换,让晏总拿火葬场剧本了吗?】   【好好好,这么玩是吧,我只是晏总play的一环罢了。】   【晏总那么多公开场合表示过会将宋博士追回去,现在终于是...

    浏览全文读后感
  • “这对祁嘉许就公平了?”祁老太太反问。祁蓦一噎。祁老太太有点生气,把遥控器放下:“当初带回祁嘉许的时候我就说过,这是祁家的孩子,只要他不伤害玥玥,没有坏心思,那就是我祁家的孙子你的儿子,安冉都不在乎这些,你怕什么?”“可是.......”“还是你在乎自己的名声?”祁老太太很是嫌弃。他叹气:“也不是......”“那就这样吧!找个时间,越快解决越好。”“......好...

    浏览全文读后感
  • |小家伙“噔噔噔”地跑到墙角,那里缩着蔫嗒嗒的彩虹花和铁刺柳。彩虹花:是栀栀啊,花花好疼啊!“疼?栀栀也疼。花花也被打屁股了吗?”小家伙像是找到了组织一样,眼睛都变亮了,趴在彩虹花的大花瓣上。彩虹花:花没有被打屁股,花只是被踩在脚下了。“谁?竟然敢把花花踩在脚下!栀栀去教训他!”栀栀愤怒地开口,做好要冲出去干架的姿势了。她的花,她罩着!栀栀,超凶!彩虹花已经放...

    浏览全文读后感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