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说说 > 观后感
  • 容昭裳只觉得心底升起一股寒意来。饶是已经见识过很多次程玦洲的可怕之处,此刻她依旧觉得他让人不寒而栗。他的心机永远是这样深。她竟然还以为自己那点小心思就能骗过了他,原来只是他不想跟她计较罢了。这时。她听见祁烈的声音再度响起:“我从来没想过裳儿要回心转意,我不奢求她留在我身边,我只求她过上她自己想要的日子。”“她最好的日子,就是该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妻子,只有我才能护住她一生。”程玦洲几乎是毫不犹豫反...

    浏览全文观后感
  • 贺又临侧开眼:“以后别乱跑。”“师父对我有恩,我会照顾你,但绝不是以婚姻的方式。”更何况,他的前妻生死未卜,他又和以前的初恋搞在一起,岂不是要被人狠狠地戳脊梁骨?“又临,若是我这个孩子掉了就好了,这样,我会不会有多一分和你在一起的机会?”韩玫呼吸有些困难。为什么?舒沫都死了,贺又临上辈子那么爱自己,宁愿和自己去死。现在为什么连和她重新在一起的机会都不愿意珍惜?舒沫想不明白。但是她不会放弃贺又临这个...

    浏览全文观后感
  • “我在南洋的时候,一心一意念的都是你。”“好不容易回来却得知你和沫沫结婚了,可明明是我们两个先相爱的。”韩玫边说边流出泪,红起了眼泪。说的贺又临狠狠地皱起眉头:“你胡说八道什么?”“又临,现在沫沫不在了,我们可以从头再来吗?我会把粥粥当做自己的孩子的。”韩玫缓缓蹲下,抓住贺又临的手。泪眼汪汪。贺又临下意识甩开:“谁跟你说的她不在了!”贺又临力气很大,直接将韩玫甩在了地上。“舒沫她那么要强,才不会死...

    浏览全文观后感
  • 傅知州脸色一僵,随后恢复如常:“‘二丫’是奶奶给你取的小名。”我震惊:“你怎么知道奶奶给我取了这个名字的?”傅知州眸子有些波动:“我见过你的次数,比你想象中多。”他看向外面夕阳的天:“你大概不记得,我短暂坐过你小学同桌的。”我绞尽脑汁,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小学时候婆婆使坏,老是让老师给我换座位,搞到最后班级里一个人都不熟,还挑唆别人孤立我,所以我那时候真不知道你也在班里。”傅知州直直看着我:“就在...

    浏览全文观后感
  • 就在刘晓艾哭得没力气的时候,刘爷爷端着满满一大锅甲鱼汤来到客厅,招呼道:“今天提前吃晚饭,都下来吧!”“二爷爷,你们家烧了什么好东西呀?隔老远就闻到了!”这会儿刘晓锦来了,看了一眼一桌子饭菜,说:“我是不是来的不凑巧啊,二爷爷要吃晚饭啦?”刘爷爷笑呵呵地说:“晓锦来啦,你来的正凑巧,看二爷爷给你们烧了什么好东西。”刘晓锦趴在锅前一看,好大一锅王八汤,汤汁乳白、辅料丰富、甲鱼够肥,腾...

    浏览全文观后感
  • “今日在门口值守的是谁?”陆轻坐下来朝着跪在地上的几人问道。闻言,宫女太监们都吓得要死,哪里还说得出话来。还是柳絮强忍着害怕回话“回陛下,今日值守的是宫女采薇和采玉。”今日的陛下格外的骇人,她说话声音都有些不稳。“既然连守门都做不好,那也不必留着了,焦禧。”“奴才在。”焦总管遮掩住眼里的不安,忙回答。陛下这是打算和太后娘娘对着干了?“将她们两人拖下去杖毙。”话...

    浏览全文观后感
  • “说皇后娘娘逝去已久,尸身却一直不腐,说皇后娘娘是……妖后。”“乔是陛下不将妖后火葬,大周朝必将走向灭亡。”沈晏修听后,眉心隐隐有些怒气,愤然道:“这群老东西倒是有精力的很,到现在还不安分。”他原本是不想要对这些人下手的,奈何他们把手伸向了不应该动的人。他不禁展颜轻笑,眸光微闪:“这可是他们自找的。”暗卫悄然抬眸看了沈晏修一眼,此时沈晏修的眼神在烛光之下,显得格外的渗人。身为暗卫的他,也只觉后背一...

    浏览全文观后感
  • 王明浩眨眼看着王丽,心里想,这不是小谢的后娘吗?怎么细看还很年轻。憨丫拿着个大米团子一直在王明浩眼前晃,还说道“你是傻子吗?为啥不拿大米团子。王丽在旁边一直捂嘴偷笑,这两人太有意思了,在路上要没有憨丫,可不行,看两个人的互动,能笑死个人。王丽道:“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你快吃东西吧,你是怎么伤了腿的,后面还有坏人追你吗?我们用不用躲起来。”“我叫王明浩,我们几天前见过。”王丽...

    浏览全文观后感
  • |颜笑扫了眼四周,除了趴在收银台上睡觉的收银员,店里这会儿也没人了。避孕套就摆在收银台边上,颜笑拿之前还是拍了张照给齐思雅,齐思雅把照片上的牌子圈了个遍。颜笑回了个“OK”,一盒一盒地往收银台上放,等她拿完,货架几乎都快空了。收银员还在睡,颜笑轻轻敲了敲柜台,可那人只是转了个脑袋,调整好睡姿然后又继续睡过去了。“你好,”颜笑开了口,“结账。”见人没反应,颜笑提高了音量,“麻烦...

    浏览全文观后感
  • “以后,朕每天都替你画眉,可好?”姜清玥羞涩的靠在他的肩头:“陛下可不许反悔。”他勾出她的下巴,含情脉脉的吻了上去。“天子之言,一言九鼎,怎会反悔。”听着两人的对话,姜绵绵的手不自觉一抖,针尖狠狠戳进肉里,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她默不作声抽出针头,强忍着手中痛意,终于绣完了那个鸳鸯。姜清玥看着手中的肚兜,嘴唇淡淡扬起。“都说姐姐的绣法名动京城,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谢靳宴扫了一眼,随即不屑的将那...

    浏览全文观后感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