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文章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说说 > 伤感文章
  • 说完,他推开林念昔,径直离开。卧室陷入一片悲寂。林念昔被霍时晏推到床边坐下,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砸落。“婷婷。”这样亲昵的称呼,他一次都没有对自己喊过。而她时日无多,又能对穆雨婷做什么?房间里只有一盏暖黄的床头灯,怎么也照不亮林念昔的心。第二天,清晨。霍时晏昨晚不知道去了哪里,但还是一早赶回来履行陪她回老宅看爷爷的约定。他和林念昔坐在后座的座椅两端,中间像是隔...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   这时,许湾湾忽然开口,眼眶带泪,怯弱可怜。   “乔小姐,你别误会司则哥,他只是想帮我,如果你不想看到我,我离开就是了。   说着,许湾湾就要推着行李朝外走。   秦司则一把拉住她:“你现在怀着身孕,能去哪儿?”   许湾湾低垂着脑袋,撇着嘴强装坚强:“司则哥,我没事的……”   “够了。   秦司则打断了她的话,抬头看向乔清晚,语气不容置疑。   “从今天开始,湾湾就住在这里。   乔清晚看着秦...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 要是需要人,他们也能帮帮忙不是? 小卷毛大妈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于是欣然同意,第二天三人约了八点一起走。 等到了中心医院,小卷毛大妈直接挂了神经内科的号。 专家号不好约,她就随便约了个普通大夫的。 “大妈,您这是哪里不舒服吗?” 诊室里的大夫年纪不大,看着也就三十多岁,见病人进来不说自己哪里不舒服,反而上来就让他开一堆检查,不免有些奇...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 顾老太太看着那镯子也十分喜欢,笑的眼睛也弯了起来,看着夏予沫说道。 “好啊,予沫,你可这是有心了,且不说这个价格,就是这份心意啊,也比我那个孙子强!” 提到顾淮西,夏予沫的神色微微顿住,随即消逝。 顾母倒是皱了皱眉头,脸色有些不悦。 “这小子,跑哪去了,平时不着调也就算了,今天是您寿宴还这么不懂事。 顾老太太摆了摆手,声音和蔼,语气中却带着几分无奈。 “算了,淮西也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他知道分寸,你也别总是说他,在他那些...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 这一瞬间,她不想去管外界的一切如何了,即墨言也好、溪明月也好。 只有姬青烨,是剧情意外的存在,可以与她平静共处,不需要她做任何任务。 虽然他是被她亲手从剧情里拉出来的。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命中注定…… 蓝音璃睁开眼时,天色昏暗了。 她发现自己被放在了床上,细心地盖着被子。 姬青烨已经醒了,正在桌前做些什么。 蓝音璃看着他的背影,忽觉姬青烨原来这么高大。 她起身,姬青烨就马上回头:“饿不饿?” 蓝音璃才看见,原来他是在把吃的一一拿出。 蓝音璃摇头...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   故作失落地应了一声,便离开了,留下芍药与她周旋。   楼望月不担心芍药背叛,毕竟芍药虽是很早就被卖到江家,也不是家生子,没有父母挟制。   她孤身一人,卖身契也在自个儿的手里,她应该明白跟谁才是最好的选择。   没有立即回上椿院,在偌大的花园里停留了片刻,府里的秋菊开得有些过,不日便凋谢了。   宋府里的花卉,是精心打理的,成片的菊花粉黄相间,也有成片的秋海棠。   这些年没有买过名贵的花卉,如此成片的花,也有几分赏心悦目。   楼望月没有过多停留,她不...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 只见芙嫣笑道:“说什么胡话呢,不是说好要一起去看荷花吗?”晏潮生眼中的光忽然亮了起来。“真的是你!芙嫣,我好想你。”说着晏潮生磕磕绊绊地向前走去,他想抱住她,不曾想却扑了个空。面前的人忽然消失了。晏潮生愣了一下,又听身后传来声音。“阿生你干嘛呢?我在这里。”晏潮生闻言转身,芙嫣笑着看向他。晏潮生刚走近,芙嫣便又消失了,他环顾四周,有些手足无措。再睁眼,他的身边出现了好几个芙嫣。“阿生。”她们都在唤...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 |她到小冰箱里拿了两纸盒冬瓜饮做招待。施去闲开玩笑:“多少钱?我请你喝。”饮料上没标价,孙鲤胡乱报了个数,施去闲又扫码付了一次钱,戳进吸管后才慨叹:“这是我在小乐镇上喝过最贵的冬瓜饮。”孙鲤怡然应他:“和其他冬瓜饮比起来怎样?”“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可以说是毫无区别。”他拿网络上的梗答她。孙鲤被他逗笑。“听我妈说,你也不是每次都相亲无果,曾处过一个女老师。”她啜了一口冻饮,...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 王丽付了钱,问店家要了个背篓,把东西都放进去,放不进去的一会放车上吧,跑去门口,叫了来时候的黄包车,让他帮忙又叫了一辆,问人家拉东西不,有的车夫不愿意...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 他就这么重要?周聿衡有些不明白了,明明自己比裴淮之更好不是。为什么,她这么执迷不悟。虞娇的大脑一片空白,走到十字架前面,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裴淮之,恨意让她咬牙切齿。想杀了周聿衡这个变态!凭什么能仗着自己有钱有势,欺压他们。她骨子里叫嚣着,想要杀死他的念头。可她害怕啊,她对周聿衡动手,倒霉的只会是她的家人和裴淮之。虞娇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去抱他,而是抚摸上他的眉眼,...

    浏览全文伤感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