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说说 爱情文章 浏览微说说内容

谢梵温婳小说(谢梵温婳)全文免费读无弹窗大结局_(谢梵温婳小说免费谢梵温婳阅读)

kongko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23 23:51:02 23
谢梵温婳小说(谢梵温婳)全文免费读无弹窗大结局_(谢梵温婳小说免费谢梵温婳阅读)  温婳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给自己招惹麻烦,但这个眼神实在太可怜,她仿佛从女子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明明弱小无助,但是又不得不在暴风雨下坚强的活下去,任何困难都击不溃她,但任何困难却可以轻易打破她的心理防线。
  温婳的手松了又放,她看着女子死死扒着门框不肯进去,她依然倔强的看着温婳。
  在这里只有男性才有话语权,才可以救她,而且她知道她只要踏进了这扇门,从此以后就会是她噩梦的开始,所以她不可能放弃!
  “你个臭不要脸的婊子,给老子进来。”
  女子的哥哥暴怒的吼了一声,随后重重一巴掌呼在了她的脸上。
  她原本苍白没有血色的小脸瞬间红了起来,红色的手掌印格外的明显。
  眼看女子扒在门上的最后一根手指也要松开,她忽然看向温婳,鼓足了浑身的勇气,朝着温婳喊道:
  “求求你帮帮我,我不想被活活打死,也不想沦为生儿子的工具,我想读书我想出去,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女子的哥哥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随后重重的一下接着一下往墙上撞去,即使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她撞得头破血流他也没有松手,甚至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你还想读书呢,你读书有什么用,你难不成能做官?你还不如嫁个好人,寻个好出路,家里人也是为了你好,你可千万不要不知好歹。”
  说罢,他还不肯善罢甘休,就算今天把自己妹妹活活撞死在这里,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寻常的事情。
  毕竟他家里妹妹还多的很,这个不行,那就再换一个更乖的。
  “住手!”
  温婳终于忍不住了,她大口喘着气,胸口不断的剧烈起伏。
  看到男子不断打自己妹妹的场景,她的脑海中不断闪过曾经的画面,每一帧都是那么痛苦。
  这次她不可能袖手旁观,因为她帮助女子,也就是在帮曾经的自己!
  男子闻声停下手中的动作,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温婳,随后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就你这瘦胳膊瘦腿的,老子劝你最好少管闲事,否则老子今天让你吃不了兜着……”
  还未等他将话说完,他的眼前忽然闪过了一道残影,下一刻,他的脸上剧烈一疼。
  数颗白花花的牙齿夹杂着血水从他的嘴里飞了出来,他通的一声撞到了神女像前的供台上,供台上供的花生、桂圆、枣子、莲子滚落了一地。
  温婳难以置信的看了眼自己微微发红的拳头,她万万没有想到那颗大力丸竟然有此神奇功效。
  系统虽然不靠谱了些,但奖励的这些药丸却是十分有用的。
  她本来想留着最后几颗药丸到关键时候用,不过,在一众乌鸦之中拯救唯一纯白的天鹅,也是值得的。
  男子满脸都是血水,就连说话都不清楚,但他还是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捏着拳头朝着温婳冲来。
  温婳只是轻轻一抬脚,男人便又被踹飞出去了数米远,他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她见状转过身看向身后娇弱的女子,她刚想开口安慰女子,让她不要害怕的时候。
  女子忽然拔下头上的发簪,朝着温婳的方向狠狠扎去。
  温婳的瞳孔猛然紧缩,她根本来不及避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簪子擦过自己的脸颊。
  但是疼痛感迟迟未传来,传来的反倒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啊——!”
  温婳猛地转过身去看,就看到那个原本应该昏迷在地的男人就站在她的身后,而他的手中还握着一片瓷器的碎片,很明显他是要偷袭她。
  不过现在他的眼睛上插了一根簪子,一片血肉模糊,让人不忍直视。
  他一直尖叫不停,温婳实在觉得不耐烦,她反手就是一记刀手就将他劈晕了过去。
  她拍了拍手,用脚尖踢了踢已经昏死过去的男人,见他没有动静,这才放下戒备心。
  温婳转过身,感激的对女子说道:“多谢你,刚刚救了我。”
  女子赶紧摇了摇头,她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中终于有了些光彩。
  “不不不,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若不是你,我可能就要被迫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可就在这时,温婳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她蹙了蹙眉,担忧的问道:“可是你伤了你的哥哥,你以后该怎么办啊?”
  “当然是离开这里了啊!”
  女子眼里满是光亮,和之前那个死气沉沉的她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即使我回去,也是被他们嫁人换钱,最终还是死路一条,不如我离开这里,山高水远总有我落脚的地方,哪怕前方险阻,我也义无反顾。”
  温婳微微愣了一下,她随即露出了一抹笑容。
  “对啊,山高水远总有落脚之地,你读的书不少啊。”
  女子不好意思笑了笑,“我爹我娘不让我读书,我就趁着喂完猪偷偷跑去私塾偷听,私塾里没有一个女子全都是男子,。
  他们都说男子更聪明更厉害,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我比他们还厉害还聪明,先生讲过的话一遍我就能记下来,但是他们却不能。”
  温婳的眼神明显变了变,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充满愚昧的肮脏的世界里,竟然还有这样纯洁干净的人存在。
  她转过身看了眼身后的神女像,以及那些麻木的立在不远处无动于衷的女子们。
  温婳的内心忽然窜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走出神女殿,片刻之后又折返回来,只不过这一次她的手中多了一把斧子。
  “你这是要做什么?”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那些木讷的人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澜。
  温婳弯了弯唇,“当然是……”
  说着她便抡起手中的斧子,重重朝着神女像砸下去。
  “当然是毁了这个罪恶的东西!”
  只听“轰隆”一声,神女像硬生生被温婳从中劈开了一条裂缝。
  令人不敢相信的是,竟然有鲜血顺着神女像的裂缝流出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


本微说说为铁扇美文网微说说频道爱情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kongko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