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说说 爱情文章 浏览微说说内容

小说(许静姝顾温瑾)_唯有一人,非要不可全文阅读_小说许静姝顾温瑾免费阅读(唯有一人,非要不可)笔趣阁

t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9:30 165

问题而且论坛上没有那么方便,就顺势加上了好友。

后来两个人就联系上了,许静姝高中毕业入学后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又发现彼此都在北城大学,还是同一个专业,于是网友就线下见面了。

曾修杰也跟着一笑,眉毛微扬,打趣她:“既然不客气,那怎么到现在还叫我学长?”

“那以后叫曾学长?”许静姝眼尾微微上扬,有一种灵动毓秀的美。

曾修杰眸色不动,脸上露出一个无奈又拿她没办法的笑,说:“随你开心。”

咖啡厅对面的马路上,站着三个人。

“温瑾,绿灯了,走了。”

见顾温瑾不动,江思源喊了他一声。

“来了。”顾温瑾把视线收回来,专心过马路。

“温瑾,你刚刚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

季朝问他。

“没什么,太阳太大,有点晃眼。”

顾温瑾随口找了一个理由,长睫下掩盖的眸子有异样稍纵即逝。

……

次日,许静姝去上专业课,这学期的专业课是和三班的一起上。

工商管理专业他们这届一共有四个班,许静姝和梁清媛林梦蕊在一班,古林月本来也在一班,这学期转专业去学了商务英语,用她自已的话说:她在语言上这么有天赋,不去学一个相关的专业白白的浪费大好的天赋。

因为班级和人数较多,大一的时候是前两个班和后两个班是分开上课的。

大二也不知道学院的老师怎么想的,一改往日的习惯,一三班在一起上课,二四班在一起上课。

许静姝刚迈进教室,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容貌绮丽,眼尾微微上挑,整个一风流多情贵公子的模样,是江思源。

许静姝压了压眼皮,不想和他们产生关系,目不斜视地走过去,一心躲避的许静姝没看到身旁梁清媛的神情微微一顿,面上极快的划过一丝不自然。

小说(许静姝顾温瑾)_唯有一人,非要不可全文阅读_小说许静姝顾温瑾免费阅读(唯有一人,非要不可)笔趣阁

“咦,许静姝?”一道男声响起,正是江思源的声音。

许静姝心下无奈,抬头看过去,对上一张略带惊讶的面容。

“你也在这个教室,真巧。”江思源对许静姝的心情和想法毫不知情,不然不知道他是否还能摆出这张笑脸。

许静姝旁边,梁清媛戴着帽子,特意压低了帽檐,听见江思源这话,心思活络,这风流男人不会看上静姝了吧,要知道静姝那张脸,那气质,那身段,对男人,杀伤力十足。

梁清媛帽檐下的眉蹙了蹙,心思电转,摘掉帽子,抬起头,也不说话。

对面,江思源余光看到许静姝旁边人的容貌,一时之间瞪大了眼睛。

“梁……清媛?”

他惊讶出声。

“江思源,真是冤家路窄。”梁清媛唇角抿紧,嘲讽一句。

“啧”

江思源暗自砸吧了一下嘴,怼人的话到嘴边,变成了:“梁家的妹妹,上次那是个意外,完全是误会,我当时脑子不清醒,这事儿我反思过了。”

“谁是你妹妹?”梁清媛回怼过去,语气十分不快。

许静姝的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来回逡巡,清亮的瞳仁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梁家和江家怎么也算是认识,我称呼一声妹妹不应该吗?”

江思源头脑灵活,嘴皮子也利索,从两家关系去说。

梁清媛听到他的话,一时之间无话反驳,家里的关系可不是她一句两句的话就能决定的。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还有一些不肯服输的劲头,梁清媛冷“哼”一声,扭过头,不再和江思源打嘴仗。

低下头,感受到身旁两个人看向她的视线,梁清媛陡然反应过来,这事儿还没有交代。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许静姝似笑非笑说。

“有些事,早说晚说都是说,放弃挣扎吧。”林梦蕊添油加醋。

“好了,我老实交代。”梁清媛举手投降,趁着老师还没来上课,她言简意赅的和两人说了一下和江思源之间的“恩恩怨怨”。

“人家是不打不相识,你俩这是不调戏不相识啊?”

第8章 好闻

“什么不调戏不相识?梦蕊,你会不会说话啊。”梁清媛被她这话说的脸色羞红,她和他又不是那种关系。

“其实梦蕊说的也不错,是吧?”许静姝也跟着笑。

“当然有错,一个风流浪荡的登徒子,有什么好相似的?”梁清媛言之凿凿地说着。

“哦~”

许静姝和林梦蕊同时哦一声,故意拉长尾音,分明是不信。

梁清媛气笑了,最后这场拉锯战是在老师走进教室的那一刻结束的。

这节课是专业课,教他们的老师是经管学院的副院长,是个很有意思的老师,温和中不失威严,严厉中带着幽默。

开学第一堂课就给他们来了场突然袭击,开学随堂检测。

“今天是本学期开学我们第一次上课,为了检验大家假期的学习情况,我准备了一份随堂试卷,大家做一下。”钟教授站在讲台上笑眯眯地说。

“唉……”

“我……”

场下顿时传来一阵哀嚎的声音,窸窸窣窣的交谈声瞬间响起,而后在钟教授的扫视下归于平静。

钟教授从文件袋里掏出一沓试卷,然后发给全场的同学。

“从现在开始到下课还有四十分钟的时间,足够你们完成这篇测验试卷的了。”

一声落下,教室响起纸张“唰唰”翻过的声音,笔尖和试卷摩擦的声音连续不断,一直到考试结束前这种声音还存在。

许静姝做题的速度不快也不慢,维持在一个正常的时间内,下课前五分钟,许静姝做完试卷,检查一遍没有错别字的情况后,放下笔,等待到点老师收卷下课。

“钟老师真是太懂我们了,开学第一天就随堂检测,这次惨了。”林梦蕊忍不住哀嚎道。

“别提了,我也一样,试卷上那些字,分开来我认识,拼在一起我就不懂了,就算偶尔的能懂,也不知道和它相对应的是什么。”梁清媛也跟着吐槽。

许静姝无意识挑了挑眉,嘴角上扬,淡笑说:“有……那么难?”

故意停顿一下,拉仇恨。

“静姝,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过分。”

“静姝,看这边。”

林梦蕊提高声音,许静姝条件反射被她的声音吸引看向窗外。

谁料这个时候梁清媛在背后突然袭击,一双手故意放到许静姝腰间,这是静姝的一个小弱点——腰间怕痒。

“嗯~”

许静姝下意识发出一声呢喃,腰间不适的避开来自梁清媛的“咸猪手”,身形摇晃,勉强站稳。

林梦蕊看准这个机会,从侧面偷袭过去,和梁清媛打配合非常完美。

这一次许静姝有了防备,腰肢一转,快速地向前,躲过林梦蕊的袭击,梁清媛跑过去,本意是想拦住许静姝,却不小心被绊倒,向一旁倒过去。

许静姝眼疾手快的扶了梁清媛一把,自已却因为力的相互作用身形不稳,向身后倒去。

向后倒去的一瞬间许静姝心想:这次玩大发了……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是鼻翼间袭来一阵好闻的味道,稳重端方的沉香味夹杂着清冽独具清冷感的薄荷味,说不出的令人心动。

好闻的味道总是会使人心情愉悦的,鼻间翕动,她又吸了一口这个味道。

只是身体相贴的温热感陡然间穿透衣服,传递给彼此。

“没崴到脚吧?”

头顶上传来一声低沉磁性的男性声音。

是她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许静姝从身后那人的怀里退出来,距离那人不远不


本微说说为铁扇美文网微说说频道爱情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