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说说 读后感 浏览微说说内容

苏韵锦宁行渊精彩小说苏韵锦宁行渊大结局全本免费阅读

t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3:19 41

  宁行渊这才转过头,皱着眉头上下打量苏韵锦。

  苏韵锦心头一跳,赶忙轻声道:“只是小伤,小禾小题大做,不妨事。”

  “鞭刑在军中是最轻的惩罚,的确小题大做。”

  宁行渊却是缓缓收回视线,淡声说着:“更何况你害了玉儿本就该罚,现在反倒心生怨怼,指使丫鬟议论母亲,心胸狭隘至极。”

  苏韵锦呼吸一窒,她想解释,但到底垂下头,逆来顺受道:“是我的错。”

  小禾却不恁,红着眼想解释,却被苏韵锦一拉衣袖,制止了。

  苏韵锦看向床榻,苏惜玉仍然熟睡着,而宁行渊望着苏惜玉,头也不抬。

  苏韵锦静静地望了许久才轻声道:“我去吩咐厨房给玉儿准备些吃食。”

  宁行渊仍然不理会。

  她不禁苦笑,缓缓走了出去。

  在厨房盯着厨娘做了滋补的吃食,苏韵锦亲自端进了内院。

  然而一走进内院,她的脚步便顿住了。

  苏惜玉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抱着宁行渊,哭得梨花带雨。

  而她的丈夫,也紧紧抱着苏惜玉,那张淡漠的脸上满是心疼。

  眼前这一幕多么温情,可却让她浑身的血液冰凉。

  苏韵锦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苏惜玉发现了她。

  苏惜玉埋首躲进了宁行渊的怀中,害羞地娇声道:“姐姐进来也不说一声,害妹妹丢了好大一个脸。”

  宁行渊这才回头看向了她。

  四目相对,尽管在如此出格的场面里,他的神色依旧淡淡,仿佛眼前的她不是他的妻子。

  甚至,他轻轻拍了拍苏惜玉的脊背,柔声安慰:“无事,并不丢脸。”

苏韵锦宁行渊精彩小说苏韵锦宁行渊大结局全本免费阅读

  苏惜玉这才将头抬起来,红着脸笑说:“行渊哥哥说的是,下月我便要嫁给你做妻子了,姐姐看到便看到了吧。”

  “行渊哥哥,你应当也和我一样期待我们的婚事吧?”

  苏韵锦浑身一僵,抬头看向宁行渊。

  这一次,她直接撞进了宁行渊的幽深的视线中。

  四目相对,她的嘴唇蠕动,但不等发出声音,便听宁行渊说。

  “嗯,能娶到玉儿,我此生有幸。”

第3章

  一种难以名状的痛意涌上心头。

  苏韵锦手里的托盘险些滑落在地。

  她愣愣地看着宁行渊。

  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苏韵锦想问他,可是看着看都没看她一眼的宁行渊……她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她不应该自取其辱的。

  宁行渊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苏惜玉一人。

  她嫁给宁行渊的这三年,竟好似是偷来的三年。

  收回视线,苏韵锦强压着心头的酸痛,低眉顺目地布置手中的吃食。

  这时,苏惜玉撒着娇笑道:“姐姐和行渊哥哥的关系何时如此亲密了?竟都能随意进出内院。”

  苏韵锦手一顿,下意识看向宁行渊。

  她的心里,也升起了隐秘的期盼。

  可宁行渊看都没看她一眼:“不过是来照顾你的,你爹娘也已在路上了。”

  说罢,宁行渊才终于转头看向了她。

  这是苏惜玉回来后,他第一次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他淡声道:“你出去,我同玉儿说会儿话。”

  苏韵锦握着托盘的指骨泛白。

  见她不动,宁行渊皱起眉:“没听见吗?”

  苏韵锦垂着头,牙关紧咬,转身离开了。

  整整一个上午,苏韵锦都待在她的院子里。

  她能看到一向得体大方的苏父苏母不顾仪态地跑进内院。

  随后哭声、笑声杂糅在一起,远远传进她的耳朵里。

  那边家人团聚,可却从未有人想起,要来邀请她前去。

  苏韵锦定定地看着内院的方向,久久未曾挪动一步。

  到了下午,她终于等来了宁行渊。

  看到宁行渊,苏韵锦无法控制地想起他和苏惜玉的对话。

  思绪万千,但终究化作一抹勉强的笑容,她起身迎上去:“行渊。”

  宁行渊没有说话。

  四目相对,那双黑沉的眼眸中满是探究,锐不可当。

  不知过了多久,他淡声道:“玉儿失忆了,这五年的事情,已全然忘了。”

  苏韵锦微愣。

  他这是,在解释上午的事情吗?

  苏韵锦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无法控制地泛起一丝涟漪。

  她轻声追问道:“那她这五年去了哪里,可有人知?”

  宁行渊嘲讽地勾了勾唇角,淡声道:“这不该问你吗?玉儿失踪时,只有你在身边。”

  这话如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苏韵锦只觉得浑身冰凉。

  她缓缓闭上眼睛,将鼻尖的酸涩逼下去。

  “我已解释了千百遍,我从未害过她,如今玉儿已被寻回来,你们为何不去问问她?”

  “我说过,她失忆了。”

  宁行渊没了耐心,冷声道:“苏氏,我今日并不是来与你翻旧账的,如今玉儿回来了,下月她便要住进来,你尽早从这院子搬出去。”

  这是整个侯府的正院,是苏韵锦现在住的院子,也是她和他成亲的院子。

  可如今他却要她搬出去。

  苏韵锦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你要娶玉儿?”

  她的眼圈红了,强压着哽咽的声音,喃喃问:“那……我呢?”

  “你什么?”

  “要不是玉儿忘了是你害了她,还当你是姐姐,否则你以为此事我会如此轻轻揭过?”

  宁行渊居高临下,一字一句:“这是你欠她的。”

  说罢,他拂袖离去。

  苏韵锦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眼眶倏然红了。

  宁行渊的话就像一把火焰。

  烧得她心脏生疼,却又只能默默承受那种灼热与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苏韵锦终于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她无法反抗宁行渊,刚准备将小禾叫进来,便看到苏母走进来。

  “母亲。”苏韵锦连忙迎上去。

  苏母的表情严肃,看也不看她,在上首坐下来。

  “你妹妹虽然找回来了,但却失忆了,此事你可知道?”

  苏韵锦亲自沏了茶,放在苏母的手边,然后才强撑着笑点点头。

  “女儿知道。”

  苏母看了她一眼,端起茶吹了吹沫子,语气随意地开口。

  “既如此,那你便自请下堂,将这侯夫人的位置,还给你妹妹。”

第4章

  苏母的声音随意,就像是在说天气很好一般。

  苏韵锦却僵在原地。

  一瞬间,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凉透了、仿佛说话的力气都消失殆尽了。

  只余一阵沉默以对。

  见她不说话,苏母语气顿时变得不善:“为何不语?你要知道,婚约本就是玉儿的!”

  这些话像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扼住了苏韵锦的咽喉。

  痛苦的窒息下,苏韵锦只能摇头。

  她不愿。

  从小到大,无论是吃食还是首饰,她都让给了苏惜玉。

  可唯独宁行渊,她不愿放手……

  苏母见此,直接摔了手中的茶盏,随后扬起手。

  “啪”的清脆一声。

  火辣辣的痛感瞬间攀上苏韵锦脸颊。

  苏母的声音愤怒无比:“让你自请为妾也算留你几分颜面,如若不然,那便只能赐你一纸休书了!”

  说罢,她头也不回地离开。

  第二天,苏韵锦带着小禾搬离了正院。

  小禾在走出正院时还在哽咽:“小姐,您才是侯爷明媒正娶的侯夫人!为什么咱们却要处处忍让?”

  苏韵锦听着,心中一酸。

  她想着,傻丫头,什么明媒正娶,终究比不过一个两情相悦罢了。

  苏韵锦干脆搬到了离正院最远的落霞院。

  她刻意不去探听,也从不出现在苏惜玉和宁行渊的面前。

  直到这日,许久未见的宁行渊,竟来了落霞院。

  苏韵锦迎上去,嘴角的笑容还未扬起,便见一群丫鬟捧着一件喜服,鱼贯而入。

  苏韵锦的呼吸一顿。

  那是身没有刺绣,唯有一枚硕大的东珠镶在胸前的喜服。

  而那东珠,则是宁行渊首次得胜归朝时,皇上亲自赏赐给他的。

  苏韵锦愣愣的,轻轻的问道:“这是……何意?”

  宁行渊目光沉沉,声音


本微说说为铁扇美文网微说说频道读后感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