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说说 搞笑文章 浏览微说说内容

苏韵锦宁行渊小说叫什么名字(苏韵锦宁行渊)完整版大结局-苏韵锦宁行渊小说在线阅读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3:15 45

  而后,不等苏韵锦反应,便匆匆去了沈玉春的院子。

  春桃跟在苏韵锦身边,模样很是紧张,但还是强忍着忧愁,低声安慰着她。

  “小姐,你别担心,就算他们都误会你,姑爷也一定会站在咱们这边的。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根本不是你推的!我看的清清楚楚,分明是她自己跳下去的!我们都能为你作证。”

  苏韵锦看着她的眉心拧在一块却还要安慰自己的模样,给面子地点了点头。

  但她心里却不在乎。

  她还是苏韵锦的时候,苏惜玉对她用过同样的招数。

  那时候,宁行渊是什么样的态度来着?

  苏韵锦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

  他用力将她推开,让她去祠堂跪了好几十个时辰,跪到双腿发麻毫无知觉。

  他那时候对她毫无怜惜,而如今,他或许也会对她纵容。

  但是,一个是生活在边境,会使一手软鞭子的县主殿下,一个是他娇弱的表妹。

  他会站在谁那边,人尽皆知。

  尽管苏韵锦这些日子闭门不出,与沈玉春更是毫无来往。

  苏韵锦不着痕迹地将视线落在前面的宁行渊身上,在心中淡淡苦笑。

  过去,她从来不会用这样的心思揣度任何人。

  但是死过一次,所有人在苏韵锦的心中,都早已经失真了。

  刚刚走进沈玉春的院子,宁姑母在主位才坐下。

  她便对着苏韵锦怒声道:“苏韵锦,你给我跪下!”

  众人纷纷看向苏韵锦,若是以前,哪怕觉得丢脸至极,她也定然是不会忤逆长辈的要求的。

  但如今她却只是低垂着眼眸,而后轻声问:“姑母,这是为何?”

苏韵锦宁行渊小说叫什么名字(苏韵锦宁行渊)完整版大结局-苏韵锦宁行渊小说在线阅读

  哪有一进门就让新嫁娘受罚的道理?

  听苏韵锦明知故问,宁姑母的手猛地一拍桌子,发出一声巨响。

  屋内的丫鬟婆子跪成一团,但她只是指着苏韵锦,满面怒容。

  “苏韵锦!你还不知错!?你为何要害玉春!尽管你是行渊的新嫁娘,但你眼睛就这么窄,非要害死行渊的嫡亲表妹吗?你不要以为行渊没了父母,你就能如此在平南侯府放肆,你可别忘了,我是他的嫡亲姑母!也是你的长辈!”

  宁姑母说着,表情满是愤怒和失望:“我虽不如在京城,但是也听说过韵瑾县主的名声,可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恶毒!”

  这些指责,可谓是字字泣血。

  可是,苏韵锦分明没有做。

  不过,她知道真相就算说出口,他们也不会信的。

  苏韵锦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选择了解释:“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掉进去的。”

  苏韵锦没有说是沈玉春陷害自己,但这样的委婉解释,她知道宁姑母能听得懂。

  所以宁姑母的面色瞬间黑沉了下来:“你是说你妹妹自己跳进水池里故意陷害你?”

  苏韵锦不语,算是默认了。

  宁姑母更是笑了,语气里满是讥讽:“那你说说,她为何要这样做?”

第38章

  苏韵锦垂下眼睛,没有说话。

  气氛一时之间尴尬了起来。

  沈玉春主动开口,带着哭腔柔柔道:“娘,您就别怪姐姐了,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宁姑母见状,更是生气了,她满眼失望地看着苏韵锦:“虽然玉春是我的亲生女儿,但是我给过你机会了,你为何不解释?玉春都为你求情了,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宁姑母的话算是戳在苏韵锦的脊梁骨上,就差直接指着她的鼻子说她是个蛇蝎心肠,不配做平南侯夫人的人了。

  但苏韵锦没有生气,她其实,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指责。

  过去为了苏惜玉,苏母也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指责她的。

  但如今她已经悟出了道理。

  只要心中没有他们的位置,自然也不会被他们伤害。

  更别提,她恨不得他们现在就将自己赶出了平南侯府。

  她本就不稀罕这个所谓的平南侯夫人的位置。

  沈玉春想要,她完全可以让给她!

  但苏韵锦没想到,宁行渊生气了。

  他不等宁姑母把话说完,冷声打断了她:“我竟然不知道,姑母如今也能在我平南侯府,随意处置我的夫人,掌管我平南侯府的事物了。”

  一瞬间,屋内一片寂静。

  谁也没想到,一向礼貌得体,甚至骨子里自带着几分疏离的宁行渊会如此贸然开口,让气氛陷入尴尬之中。

  他的话完全不给任何人面子。

  宁姑母这几年被人尊敬惯了,过去宁行渊也从来都对她十分礼貌尊敬。

  或许是过去那些时候,让宁姑母忘了,宁行渊是平南侯,他是有实权的侯爷,更是当今圣上最为宠爱和器重的臣子。

  而她与宁行渊之所以可以如此亲近,不过是仗着一层可有可无的血缘关系罢了。

  所以宁姑母的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尴尬地沉默了许久才硬着头皮委婉地说:“行渊,姑母也是为了你好,这自古以来娶妻娶贤,若是你这夫人连你表妹玉春都容不下,又如何能容得下生儿?”

  我扯了扯唇角。

  这宁姑母反应倒是快,这时候知道扯出生儿这张大旗。

  但宁行渊却根本不吃这一套,他静静地看着宁姑母,只说了一句话:“韵儿是本侯认定的妻子,任何人都不能在平安侯府这个地方,给她气受。”

  苏韵锦的表情微动,想说什么,终究还是闭上了嘴。

  他的话可以解读出很多意思。

  比如,苏韵锦是他认定的妻子,而他是平南侯,这个府邸里,他才是最大的人。

  尽管是父亲的妹妹,是他的亲生姑母,也不能如何苛责了苏韵锦。

  又比如,他护定了苏韵锦。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

  宁姑母的脸更是青紫一片,最后只是拂袖匆匆离去。

  沈玉春也如同一只斗败的公鸡,愤恨地目光死死盯着苏韵锦,随后跟着宁姑母身后,准备离去。

  然而就在二人即将踏出正院时,宁行渊又一次开口了:“慢着。”

  宁姑母和沈玉春的脚步顿住了。

第39章

  宁行渊三两步上前,站在沈玉春的面前,那双黑沉沉的深邃眼眸静静地望着她。

  沈玉春的面上浮现出两块红晕,含羞带怯地唤了一声:“行渊表哥……”

  这副娇俏的模样,就连苏韵锦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但宁行渊却连眼神都没有变换。

  他冷声道:“沈玉春,过去本侯看着生儿的面子上,没有对你多加苛责,但如今你既已经主动撕破脸脸面,那本侯便懒得再给你颜面。”

  “如今本侯的妻子不喜欢你,你日后便不要再来侯府了,若是让我发现你偷偷来见生儿,那就不要怪本侯心狠手辣。”

  这话果真不留一丝一毫的颜面,沈玉春的脸也彻底绿了,眼圈也红了。

  这次不是演的,是真的流下了眼泪。

  那模样,是尴尬,也是恼怒。

  她哭着跑出了院子,但就在她回过头的一瞬间,那一束带着恨意的眼神落在了苏韵锦的身上。

  那一瞬间苏韵锦知道,她彻底恨上了自己。

  院子里的人鱼贯而出,苏韵锦自然也不会留在这里,跟着走了出去。

  苏韵锦才刚回到院子,半只脚踏了进去,宁行渊便追了上来。

  他唤了苏韵锦一声:“韵儿。”

  苏韵锦的脚步微顿,屏退了身边的丫鬟后,停了下来。

  宁行渊三两步来到苏韵锦的面前,乌黑的眼眸里蕴着几分期待和小心翼翼:“我这样,算是为你出气了


本微说说为铁扇美文网微说说频道搞笑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