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说说 非主流文章 浏览微说说内容

夏柚白慕亦舟小说全文-(夏柚白慕亦舟)精选小说夏柚白慕亦舟大结局阅读

qingyan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2:44 123

出他的疲倦,还是只是想抒发她的怒意,又去撕裂他的伤口:“昨晚夏柚白只顾着看徐宁桁,她好花心,现在又去钓徐宁桁了,两人关系很亲密,她今天又来了,我还看到她和徐太太一起手挽手走着。”

  “舅舅说的没错,她贪婪恶毒,宴声哥,你不要帮她了,好不好?”

  她一抬眸,却意外撞进了慕亦舟冰冷似寒潭的眼睛之中。

194 慌

  温岁第一次这样直白地在慕亦舟的眼里,看到不耐和厌烦,尽管只是一闪而逝,她再去看的时候,他的瞳仁里就只有平静了。

  医生说:“在病房呢,还是要保持安静,他刚醒来,不要跟他说这么多话,要让他好好休息。”

  温岁和夏云初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

  夏云初很少见到慕亦舟脆弱的样子,可能都没见过,反正她记忆里都没什么印象,他总是一副强大冷静的模样,就算小时候他爸打他的时候,他也不会轻易掉泪,后来他长大了,谢冠辰也不敢动他了,甚至还会对他有所忌惮,连带着她这个做母亲的都脸上有光了,谢冠辰也不敢随意在外面乱来了。

  夏云初内心挺依赖慕亦舟的,她也会幻想自己的儿子足够听话,也足够爱她,毕竟这是从她腹中出来的儿子。

  慕亦舟的强大总是让她忽视他也有脆弱和敏感的一面,就算眼下慕亦舟刚刚遭遇了车祸,但他醒来又不喊疼,又沉默不语,她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应该受伤得不算严重,所以她尽了本分关心完他之后,就忍不住埋怨起夏柚白和谢冠辰了。

  医生的这一番提醒又让夏云初想起了那一瞬间的愧疚和心疼,对呀,她儿子刚受伤,她这是在做什么。

  慕亦舟闭上眼睛休息,全身都是疼的,他既不想一人待着,也不想见到他妈妈和温岁。

  医生又说:“病人也还没吃东西,现在可以吃点东西了,最好是先吃流食。”

  夏云初连忙道:“我让家里人送来了,在路上,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慕亦舟吃饭的时候,没让温岁喂他,他只冷声道:“不用了,让助理来,我自己也有手,岁岁,妈妈,你们去忙你们自己的事情吧,我没什么事。”

  温岁就有些不高兴了。

  夏云初又忍不住问:“宴声,你怎么和徐家的宁桁一起出的车祸啊?这还是你开车的,是你闯的祸,晚点我还是去看下宁桁,也算给人家赔礼道歉了,不过,好在我听说他也没什么事。”

  慕亦舟扯了下唇角:“他能有什么事情?”

  “那不行,我还是得跟你爸爸一起去看望一下。”夏云初这还觉得她为儿子着想,也算是变相地为儿子解决麻烦。

  慕亦舟胸口又闷了起来,他父母不怎么关心他,又要去关心徐宁桁,夏柚白也是。

夏柚白慕亦舟小说全文-(夏柚白慕亦舟)精选小说夏柚白慕亦舟大结局阅读

  ……

  接下来的几天,慕亦舟的病房来了许多人,他的狐朋狗友们,谢家的亲戚们,他的生意合作伙伴们,但就是没有他想见到的人。

  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依旧给她发信息:“你来看我么?我这几天住院了,很疼。”

  “我和徐宁桁一起出车祸的,我应该比他严重吧,你来见我么?”

  “柚柚,睡不着,你带小惊蛰来看我吧。”

  他发的所有信息都石沉大海,就算他提到他想给她什么业务,她也不回复。

  慕亦舟想过,该不会夏柚白又不想用这个微信号了吧?但他去她朋友圈看,她还发了个她这几天去参加的一个投资大会,所以,她只是不想理他。

  他不知道该如何提起信的事情,内心的恐慌却在不停地放大,他一开始的不以为然,中后期的刻意忽视,一直到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她现在从徐宁桁那边知道了真相,就她记仇的性子,现在肯定把他当作仇人了。

  他脑袋放空,在医院休息的这段时间,他人被困得情绪过于烦躁,偏偏还有一堆工作等着他去处理,以往不管如何,他在工作的时候总是能全心全意的,但最近却不行,他总是能忽然想起和夏柚白有关的点点滴滴。

  或许他内心深处早已知道,他不该骗夏柚白,他不该冒充写信的人。

  夏柚白跟谢氏合作的那一支广告上了,广告是有质量的,有美人,但却没夺走香水的主角光环,有美感,在梦幻和浪漫之间徘徊,有记忆点,在第一次推出去后,短短一小时内,这款香水的全网搜索量就有了大幅度的上升。

  慕亦舟有意为夏柚白造势,买了多方位的渠道,推广这一支广告,而他也教过夏柚白,如何拓展自己传媒公司的运营渠道,所以,这一支广告几乎是随处可见,好评也是汹涌如潮水,普通的消费者关注的是香水和拍摄的网红,业内相关人士注意到了香水销量、网红身价,广告出品方,闻氏旗下的传媒公司,以及现在的负责人,夏柚白。

  谢冠辰来医院看慕亦舟的时候,还特意提起了这件事,他沉着脸,话说得很直白:“你现在为她做的这些有任何意义吗?你得为谢氏着想,而不是眼里只有男女情爱,呦呦的确聪颖漂亮,也有足够的能力,但她没有足够强劲的后台,如果是温岁接手了这个传媒公司,她还需要你来帮她提供渠道吗?温家自会帮她,根本不用我们家自割腿肉给她。”

  这几个年轻人的事情,谢冠辰调查得足够清楚了。

  他说:“宴声,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些,有一点你说错了,如果当年你真的跟呦呦结婚了,就算后面我得知自己认错人了,我也不会逼你们离婚的,当年,我误以为呦呦是元笙的孩子,难免爱屋及乌,也考虑到真相大白后,她也算温家千金,和我们家门当户对。”

  “但你当时放弃了那个机会,所以,你和她再也不可能。”

  他的语气平静,很认真:“有所得就有所失,你想养着夏柚白我不会阻拦,但现在不能跟她结婚了,你要明白,我当年也没能和挚爱结婚,为了谢家的血脉传承,就算我再讨厌你妈妈,我也没在外面搞出个孩子,你比我幸运点,你还有个女儿。”

  “更何况,你觉得你和呦呦还有可能吗?你两次住院,她来看过你一次吗?她心里已经没有你了,她甚至在陪徐宁桁。”

  慕亦舟的心几乎瞬间跌至谷底。

  温岁进来病房,又在往他伤口上撒盐:“徐天才怎么总跟宴声哥同时受伤,上一次他也腿受伤,他说他腿也还没好,二次受伤了。”

195 抢

  谢冠辰走了之后,慕亦舟从他的话里提取出一个有用的信息,夏柚白也在这个医院里。

  他没跟温岁说什么,耐心地等温岁离开之后,才让助理给他找了个轮椅,推他出去散步,他先跟助理说:“我想去看徐宁桁怎么样了,毕竟是开车载他,才出了事情。”

  助理不会多话,更不会怀疑什么,他推着慕亦舟去了徐宁桁的病房,却发现里面没人。

  护士说:“刚刚病人的女朋友来了,他们出去散步了。”

  助理不敢看小谢总的脸色,他沉默不语,生怕自己多说一句话,就遭到小谢总的怒火袭击,他听到小谢总沉如水的嗓音:“推我去散步。”

  “好的。”

  接下来谁也没说话,气压沉沉,压迫得两人都忍不住憋住了呼吸,如履薄冰。

  慕亦舟薄唇微微抿着,那双漆黑的瞳仁盯着住院部附近散步的每一个病人,他睫毛纤长浓密,微微遮住了眼里的神色,他觉得他应该能一眼就认出夏柚白来,但他却不能,他神经紧绷,见到每一对稍微亲密的年轻男女,心脏都会紧紧地绷起,魔怔到总怀疑是她和徐宁桁。

  以至于当他真的看见夏柚白带着小惊蛰,给徐宁桁推轮椅的时候,他面色看起来很平静,他甚至荒唐地告诉自己,你看,还只是推轮椅,他们没做别的事情,朋友也是可以推轮椅的。

  他们如同一家三口,就在公园的中间,这时候天气还很冷,小惊蛰包着头和脸,眼睛眨啊眨,可爱得就像她一直心心念念的小熊猫,她在努力地逗徐宁桁开心,把自己的手交到徐宁桁的手中,任由着他握住。

  慕亦舟人到了那边,才听清楚,他的女儿在说:“徐粑粑,你还冷吗?手给你,不冷了吧,妈妈说我的手很温暖的。”

  徐宁桁笑意温和:“嗯,不冷了,你来看我的时候,我就不冷了。”

  “你的腿疼吗?”

  “不疼。”

  “肯定很疼的。”小惊蛰斩钉截铁,“徐粑粑,你疼是可以告诉我的,不用很坚强,我难受的时候也会告诉妈妈的,我们给你安慰,你就不会疼啦。”

  慕亦舟好像听不到徐宁桁的回答,就这句话就将他在病痛下本就脆弱的心防打击得崩溃了,他手指紧紧地攥着,指甲掐入掌心之中,青筋起伏。

  他的胸口被火烧得又疼又灼人。

  有没有人跟他说过,他也


本微说说为铁扇美文网微说说频道非主流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