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说说 搞笑文章 浏览微说说内容

常云溪苏临赋(常云溪苏临赋)全文免费阅读常云溪苏临赋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q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32:56 33

  我也敢说话,钱大夫是皇城唯一的女大夫,当初我也帮了她一把,我们两个人算是朋友,所以她怎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回去。

  最后她给我开了药,嘱咐道:“每天都要吃,而且我觉得你应该需要一些护卫,要不然你让皇上给你派个锦衣卫过来吧。”

  “我知道了,你放心,肯定不会有下一次了。”

  钱大夫就给我去配药了。

  中午喝完药,感觉身体没有怎么疼了。

  祈越风尘仆仆地又来了,嘴角的笑都要到上天了,说了一句让我有些震惊的话:“云溪,你知道吗,苏临赋半死不活了!”

第28章

  我趴在院子里的贵妃椅上,抬起脑袋,“什么?半死不活?”

  祈越点头道:“没有,半死不活,也不知道昨晚苏临赋回去后发生了什么,今早上眼线传来消息,说苏临赋伤得很严重,一直昏迷不醒。”

  我眉心紧蹙,思索着,苏临赋成这样,我脑海忽地划过迟晏的脸,难道是他?

  或许还有苏临赋其他的仇人,也不一定是迟晏。

  “云溪……云溪?”

  祈越一直叫着我。

  “啊。”

  我回过神,“怎么了?”

  他问道:“你在想些什么呢?”

  “没想什么。”

  祈越这才发现我的姿势,指着我问:“你这是怎么了?”

  “昨晚上不小心被苏临赋打了一掌。”

  “什么?!”祈越大叫,“那昨晚上你怎么没和我说?”

常云溪苏临赋(常云溪苏临赋)全文免费阅读常云溪苏临赋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我忘了。”

  这是真的忘了,我都还是早上起来看大夫的,当然这话不能让祈越知道,要不然他有事一声大叫,之后我就要被说教了。

  祈越被我气得笑了,走近看着我说:“你可真的是好样的,我是从来没见过谁受伤了自己都忘了,你还真的有史以来第一位。”

  我都不敢言了,就等着他说完。

  最后祈越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似的,那我没办法。

  他坐在一旁的石凳上,“需要我找御医过来看看吗?”

  我摇头拒绝:“不用,钱大夫过来帮我看过了,她说好好养着就行。”

  “她也说了你吧。”

  “嗯。”

  祈越被气笑了,“你就是活该,你说说就这个月以来,你都遇到了什么事呀,要不然我给你请个大师来驱驱邪?”

  我扯了扯嘴角说:“倒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我觉得你需要。”

  “对了,迟晏的身份我这边没有任何消息,我就说他身份有鬼,现在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祈越刚刚说完,抬起头时,就见到迟晏走了进来。

  我有些想笑,这就是不要在背后说人坏话,要不然就像现在一样,被抓个正着。

  迟晏没有理会祈越,只是径直走向我,递了一个小药瓶过来,“吃了。”

  我都还没来得及说话,祈越就伸手过来将药拿走了。

  然后对着我说:“别人的东西还是不要乱吃,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结果他话音刚落,迟晏就对着祈越出手。

  两人就打在了一起。

  迟晏的实力我是见过的,他连苏临赋都能打得过,而祈越的武功虽然是在大祈也算是数一数二,可和迟晏打起来,他真的打不过。

  还没过两招,祈越就处于下风。

  祈越的暗卫也跑出来,对着迟晏出手。

  四打一,迟晏都没有丝毫吃力的。

  我看祈越他们要σwzλ受不了了,便大声地说:“都住手!”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迟晏过来,对我告知说:“是他先拿了我给主人的药,这药是可以化主人身上的伤,比吃普通的药强。”

  这说得让我有些心动。

  而祈越带着敌意地说:“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迟晏盯着我的眼睛,诚恳道:“我没必要骗人,要真的害人,我直接杀了就好了。”

  这是全部想起来了吧。

  我对着祈越说:“药给我吧。”

  祈越皱起眉,走过来,将药给我了,“你真的要吃?”

  “没事,至少就像他所说,没必要拿药做手脚。”

  我吃下药丸,只感觉凉飕飕的,挺舒服的。

  祈越的下手又过来了,不知道对祈越说了什么,他对我说:“云溪,我有事先走了,我会留几人在这里的。”

  “嗯。”

  院子里,就我和迟晏了。

  我缓缓地从贵妃椅爬起,仰着头望着迟晏,“苏临赋的事情你做的?”

  迟晏没有隐瞒:“嗯。”

  眼眸垂了垂,没想到真的是他。

  我出神的时候,又听到他说了一句:“我要走了,这药你记得吃。”

  等反应过来时,人已经不在了。

第29章

  我深吸了口气,目光看着手中的药,算了,这次又是做了一件善事。

  突然好奇想问:“系统,我能加功德吗?”

  【宿主,你的功德很多,而且我们也不是复仇系统,不用在意这东西。】

  “我觉得我需要,你之前还是拯救男配的系统呢,现在也不是解决女主吗,怎么就不算复仇了,我之前被害得多惨呀。”

  【我尽力帮你申请吧。】

  我眼睛一亮,没想到随口一说,都没想过成功,结果系统还真同意了。

  “对了,申请那种功德可以换东西的哈,毕竟现在太危险了,我需要保命。”

  【我尽力。】

  这插曲的就这样过去了。

  只是没想吃了迟晏给的药,到了下午,真的没有怎么疼了。

  后来苏临赋也离开大祈,听祈越说是一直昏迷不醒,所以苏临赋的手下只能带着他回大景治病了。

  那迟晏出手也太狠了,也不知道苏临赋挺得过去嘛。

  当然这些和我可没有什么关系。

  我的生活一如往常。

  没有什么风波,过了一个月。

  而祈越也将朝堂处理干净了,他也彻底掌握大祈。

  四国的大战依旧在继续,石羯如今强出,对着三国发起攻击,随后大祈和大景丢了三座城池,只有西域那边没打输。

  好像是因为西域那一边找回了自己的太子,西域太子是足智多谋的人。

  当然这些都是祈越告诉我的。

  就像现在祈越和我说:“云溪,这次石羯邀请三国和解休战,你有什么看法?”

  我放下手中的杯子,眼眸半阖,“我也不知道石羯打什么主意,但定不是什么好事。”

  “这我知道,就是石羯邀请我们去他那里谈休战的事情,你说要不要去,若是大景和西域都派人去了,我们没去,岂不是惹上麻烦。”

  “如今密探也没有一个准信,还有两天的时间,我有些拿不准。”

  我看向祈越说:“你好好想一想。”

  不能一直帮着祈越了,如今朝堂的事情已经解决,接下来就是他一个人要走的路。

  祈越沉思许久,开口道:


本微说说为铁扇美文网微说说频道搞笑文章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