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诗歌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语录 > 经典诗歌
  • 我眼扫周围,在巷子口捡起一块散落的砖块,几个箭步向那些小混混冲过去。毫不收敛的脚步声踏在积水里,引起了其中小混混们的注意。他们立即向我投来敌视,摩拳擦掌地向我走来。而等他们都散开,我这才看清那个女孩的脸。此刻的她头发凌乱,平日精致的妆也哭花了,眼眶噙着泪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漪染?”我的心狠狠一揪。...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 “若星,我听说张总昨天顶着大雪,在许家门前站了整整一夜!你快去群里看看吧,圈子里现在都在看你们的热闹。”张谨言昨夜一直守在她门前?许若星有一瞬僵硬。挂断短话打开群聊一看,果然是铺天盖地的闲话——“张总的深情大家有目共睹,从小就为了许若星拒绝一切异性,她要天上的月亮,就绝不会给星星。”“结果许若星倒好,硬是让张总在雪天站了一夜,真替张总不值,就是哄条狗,哄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就是,结婚后就是再重...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 霍钧尧疯了一样冲了进去,把秦又铭打得半死,满眼戾气森然:“就算豁出这条命,我也一定要你后悔来到这世上,后悔背叛了舒念染!”他不顾世俗,抢走了她的骨灰,承诺给她报仇。最后,他确实做到了。倾尽资产,不计后果,搞垮了秦又铭。……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舒念染醒来,入目是一片洁白,她躺在病房中。“若星,你终于醒了!”她偏过头去,才发现霍钧尧眼中布满红血丝,眼中是止不住后怕:“你答应了我,要永远和我在一起,你不...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 她知道,暴风雨来临前,都是安静的。她在等,等母亲开口,等父亲来。她当年发现了,还以为父亲只是图新鲜,可是后面来,并不是……父亲来了,两人说这话。父亲问道:“我们离婚了,你跟谁?”“我知道。”温今姝最先发现这个事情,是在三年前,她看到父亲和一个女人举止亲密想要跟踪去看情况,车流量多,路错综复杂,她跟到巷子里跟丢了,准备出来时,遇上了醉鬼:“你们是为了我,怕耽误我成绩一直没有说出口。”“我只想不想面对...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 秋姨娘被齐韵气到了,吩咐丫鬟掌嘴。一时间店内都安静了起来,有些贵妇人甚至开始同情起齐韵来了。露珠看那个丫鬟恶狠狠的样子,当即挡在了齐韵面前,云舒也不甘示弱,两人将齐韵挡的死死的。秋姨娘的丫鬟看到她们俩手上拿的东西,当即嗤笑道:“出门都买的一些破烂玩意儿,竟然还有脸进京城最大的银楼,也不知道你们付不付得起银子。”露珠闻言眼神冷了冷,要是以前她不敢确定,但是现在她家小姐可是有月银的...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 辛甘说:“沈渡,你是我的,你以后不是一个人,你要多想想我。 沈渡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半晌无话说,使出全身力气抱她。 辛甘说:“如果有一天你殉职了,我是说有一天,我不会改嫁,能爱一个人很难,我大概率是遇不到第二个你了,沈渡。 沈渡想起来他很早之前跟她说的,他要是哪一天殉职了,她可以再找男朋友,然后结婚生子,不用想他,把他忘掉。 她会有更好的人喜欢。 沈渡一向不认为...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 这些话让温可觉得亲昵,但她心里又总觉得有些愧疚。 她并不熟悉许泽言,自已更不知道和许泽言的关系会走向何处。 不过,那总归是些美好的祝愿,也许愿望真的会成真呢! 安顿好两个老人后,温可和许泽言也终于可以休息。 温可躺在许泽言的旁边,痴痴的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俊美侧颜。 许泽言抵着她的鼻尖,轻柔问道,“怎么了?还没吃饱?” 温可缠着他的腰,摇摇头,“许泽言,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幸运,能碰到他们这样的养父母。 许泽言眉头不经意间皱了一下,“嗯?...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 徐颖从看见傅瑾琛开始,人就已经傻了,压根没想到傅瑾琛会来,白天见她的时候自己都是躲着,没敢上前,但那是傅瑾琛没来找她,她以为傅瑾琛不会来找自己。今天来完全是因为有消息说今晚颜语在,所以才和朋友订了间包厢。徐颖看着傅瑾琛往自己这边来,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慌乱地拿起桌上的酒杯朝傅瑾琛扔去,傅瑾琛躲开了,但还是让液体溅了一身。傅瑾琛没停下,像没感觉到湿意一样,径直朝她过来。此刻她已经慌了,手都无处安放,...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 “心心!”她笑着回过头,就被张笑笑抱了个满怀。说着说着张笑笑语气嗔怪:“你可真狠心,出国这几年竟然都不联系我。”夏念薇连声喊冤:“哪有,我不是给你发邮件了吗?”说到邮件张笑笑就想起来:“朝朝呢?你在邮件里只提到了有这么个孩子,还千叮咛万嘱咐我不让告诉江主任,怎么,他是你跟别人生的?”她这话,玩笑意味居多。夏念薇拿出手机,指着屏保里的夏朝朝给张笑笑看。都不用说话,后者一看就立马明白:“长得真可爱,这...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 我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出门。刚到化验室门口,苏寒彻把化验报告递给我。“看看哪个是核心成分,这个你比我更了解。”我的视线落在检验出的成ⓝⓜⓩⓛ分那栏,唇色霎时苍白。昨晚战栗和疼痛似乎还未从我的身体上褪去。我颤抖着指向化验单上的成分:“是它!”苏寒彻神色担忧地看了我一眼:“你没事吧?”我摇摇头,避开他伸上来想要扶我的手:“江医生,你马上就要结婚了不合适。”苏寒彻看...

    浏览全文经典诗歌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经典诗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