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油诗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语录 > 打油诗
  • 秦老太一脸懵,“什么驴?”赵锦儿到院外把驴车拉了进来。驴大哥不满的嘶鸣了两声,似在骂骂咧咧:说好的老子媳妇呢?赵锦儿贴着它耳朵低声道,“你别急,讨媳妇也要三媒六聘啊,明儿天亮让我奶去给你说亲。”驴大哥这才消停,也不要人牵,自顾自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似乎对新家还算满意,找了个角角,老大不客气的就自已睡下去了。秦老太和王凤英都是目瞪口呆。被拍花子的掳走,还能捡头驴回来?这丫头到底是个什么命,哪有人能这么...

    浏览全文打油诗
  • 良久,也许只是片刻,林芊芊一手紧压着自己头顶的绒线帽,一手吃力的攀着窗棂坐回了床榻。她到底没有勇气让容宴看一看如今的自己。明明容宴带给她的疼痛和悲伤大于欢喜,可她却无论如何也忘不掉容宴的眼睛。那双眼睛很久很久之前望着她的时候,是没有嫌恶和讥讽的,可是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容宴开始对她冷冰冰的。这其中也许少不了林沁的功劳,但林芊芊坚信,容宴心底里是柔软的。林芊芊吃力的闭上眼...

    浏览全文打油诗
  • 翌日。我再醒来时,腿间酸痛仿佛被车轮碾过。身旁,叶楚寒的双眸还紧闭着,紧拧的眉宇中似是又无尽的愁绪。我想抚平他的眉心,却又在触及时停了下来。转而从叶楚寒贴身的荷包间,拿走了密室的钥匙。按下胸腔中翻涌的情绪,我匆匆起身,去了叶楚寒寝卧中的密室。叶楚寒不肯阻止阿爹去战场,我只能抓紧时间另想办法!密室中,烛火摇曳。与冰棺中秦姬妩尸体相伴的,是我生前收藏的兵器。这里的所有的兵器都熠熠生辉,似是常常有人来擦...

    浏览全文打油诗
  • 厉景裕放在桌下的手骤然收紧:“那为什么医院不通知家属?” 沈寻对上他的双眼:“我在告知程小姐病情时,就嘱咐她要通知家属,最好让家属陪同她一起来医院,但是她当时给我的回答是……” “她没有家人。 像是晴天霹雳砸在脑袋上,厉景裕呼吸滞住,眼前黑了一瞬。 没有家人。 两三个月前,正好是苏念父母离婚,而他也和她提出要分开的时候。 那时的她,的确是没有人可以依靠。 心里被愧疚淹没,厉景裕垂下眼眸,唇紧紧抿成条线。 沈寻一...

    浏览全文打油诗
  •   她有点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以后要是真没有贺川,她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不敢继续想了,鼻子跟着一酸,眼眶微微发涩,她赶紧低头装作在吃饭,不敢抬头看他。   怕被他看到她眼眶都红了。   不过转而想想也不可能,贺川身体这么好,肯定是祸害遗千年的。   她不要胡思乱想了,乱想是给自己添堵。   贺川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她低着头...

    浏览全文打油诗
  • 顾骁看着她,“今天很是不一样啊,这妆画的这么用心,说,用意何在。 温若凡想了想,“我开心,我高兴行吗。 好,你开心最重要。 饭桌上。 司靳柯是最后来的,有人跟他打招呼,他散漫的点头,兴致不是很高。 他的位置在温若凡的对面,长方形的桌子,距离不是很远,半米的距离吧,微微一抬脚都能碰到司靳柯。 目前处在冷暴力的状态,这是这几天离得最近的一次,温若凡发现这男人身上的禁欲感更重了,两人有一股子...

    浏览全文打油诗
  •   等老夫人走后,齐思思问她:“二妹妹想拾tຊ阶而上自己去就行了,为何要拉上我?”   “长姐,你要是想拒绝刚才就可以说,祖母在的时候不说现在找我的麻烦还真是无聊。   “齐韵,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齐韵抬头看着她,“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怎么样?”   “你……”齐思思气急败坏的看着她,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齐韵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道:“长姐,我这不是为了你吗?听说你是专门来给爹爹和祖母祈福...

    浏览全文打油诗
  •   弹幕都疯了,“对!我家的比格就爱吃屎!”   “比格受害者加1。   “防不住,根本防不住,一眼看不见,它就去吃屎。   花花颤抖的声音问道:“林医生,我该怎么办?他会不会?”   林清酒冷静的安慰道:“别怕这只比格狗狗会替你拖延时间的。   “我还有五分钟赶到战场!”   “马上来!”   弹幕上的网友们都在问如果花花没有阴差阳错被变态老头推到了林清酒面前,会发生...

    浏览全文打油诗
  • 就连那个亲生的侄女都那么凶。是因为什么?薛紫咬唇,犹豫了半晌,还是开口劝慰:“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帮月柠讨回公道,而且,你得往前看。”“我只爱她。”谢薄之语气坚定而执拗:“你知道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可……”薛紫欲言又止,“江月柠真的很可怜。”谢薄之垂眸,掩住眼中的痛楚,片刻后,他淡淡道:“她父母会付出代价的。”薛紫看他这副模样,不由叹了口气。谢薄之的性格从小就偏执固执,认准...

    浏览全文打油诗
  • 萧流棠踉跄的跑了过去,跪在地上身体不断颤抖着。 她气血翻涌,嘶声哭喊:“爹!娘!” “军医,快!” 她双眸猩红,发冠散下,状若疯癫。 蓦的,她吐出一口鲜血,直直跪在那里,再无意识。 “阿棠!” 萧流棠再次醒来,眼前是熟悉的军帐。 她惊坐起来,凄厉的哀乐骤然入耳。 她往帐外一看,丧幡飘扬,满目皆白。 大滴大滴的泪从眼眶中滚落下来,萧流棠冲出帐外,想要去看她的爹娘。 军营的主帐处,赫然摆放着两口灵枢。 两口黑棺并列,被身穿金甲的萧家军紧紧...

    浏览全文打油诗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打油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