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语录 亲情诗歌 浏览微语录内容

(唯有一人,非要不可)是什么小说-(许静姝顾温瑾)无弹窗免费阅读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qingyan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9:27 49

大门贵族管家身穿燕尾服,戴着白手套,恭敬弯身把顾温瑾请进去,语调客气还透着亲昵。

开口:“公子,您要来怎么也不叫司机去接。”

出乎意料的,说的是中文,许静姝心头思绪翻转。

顾温瑾和老管家亲切地交谈几句,言谈自然。

从铁大门到正厅的这段路,许静姝默不作声地由顾温瑾领着,和老管家说话的时候他手一直没松开。

老管家一看就知阅历深厚,由始至终没有看过来两人牵的手一眼。

进门,典型的欧式室内装饰,墙挂油画,高穹顶配壁画浮雕,黑金色壁炉燃着雾化火苗,皮质沙发摆放在中间,花纹地毯蜿蜒到脚下。

浓墨重彩,用来形容这座城堡分毫不差。

然而,令许静姝惊讶的是,这里到处都装饰着中国红,红灯笼,红福字,红笺纸……

走近,沙发靠背上并坐着两位花白头发的老人,男人是明显的欧洲人长相,而女人则是东方人的长相,且莫名有种熟悉感。

不待她多想,顾温瑾的一句称呼立马让她解惑。

“姑奶,姑爷。”xĺ

顾温瑾视线看到面前的两人,出声喊道。

两位老人家站起身,面带激动地看着眼前的人。

“臭小子,喊了你几次都不肯过来,到底还是过来了!”

白头发老太太笑骂他,语气里带着长辈对后辈的疼爱。

“我不是答应您了,有时间一定会过来吗?姑奶不能欺负我年龄小。”

顾温瑾从善如流地说道,面上浅笑,长辈面前的听话样儿。

“不光我过来了,我还带了漂亮姑娘来。”

顾温瑾笑着说完,视线一转,看向许静姝,脚步微动,让许静姝完全暴露在面前人视线中,凤眸和她对视,笑意盎然。

(唯有一人,非要不可)是什么小说-(许静姝顾温瑾)无弹窗免费阅读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四目相接那刻,许静姝秒懂他意思。

她唇角上扬,勾勒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温婉端庄,落落大方,走到顾温瑾身旁,和他并肩而站。

浅笑和人打招呼,“您好,我是许静姝,年节时分,上门打扰,希望您见谅。”

白发老太太在许静姝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自家这后辈唯一带到眼前的女子,心下不免好奇几分。

余光看到这姑娘进门后姿态从容,举止端庄得体地跟在自家后辈身后,更是好奇。

眼下她站到面前打招呼,嗓音清淡之中卷着柔婉,容貌清雅至极,一双眸子清澈透亮,盛着从容,她静静立在那儿,透着一股子静世芳华的气韵,这般极简的打扮都如此令人眼前发亮,若是盛装,不知该是何等的惊艳众生。

她苍老且温和的眼神看着许静姝,热情地回应:“老人家年纪大了,偏爱热闹,逢年过节的时候就喜欢和你们小辈在一起,你们能来,我高兴得很。”

许静姝笑的温和乖巧,“您不嫌我们小辈闹腾就好。”

老太太笑的和蔼,身边的老爷子目光温和宠溺地看着自已的爱人,顾温瑾牵住她手,源源不断的暖意从他的手上传递过来。

老夫人和老爷子是十分慈祥的人,几个人说话的期间对许静姝热情友好,俨然把她当成了家里的后辈。

俩老人家去厨房看菜品的间隙,许静姝捏了顾温瑾手一下,眼眸看向他,眼里有明晃晃的恼怒。

顾温瑾眼角带笑,笑中含着宠溺和温暖,他用手指在她手掌上轻轻地摩挲几下。

就那种,似安抚,似撩拨。

许静姝清眸瞪他,提醒他注意场合。

顾温瑾俊颜染笑,笑的极为欢欣,她的小表情可爱极了,可爱而不自知,独他一人能懂。

许静姝不看他了。

有佣人进来喊开饭,许静姝和顾温瑾去餐厅。

待到现在,许静姝已经明白顾温瑾和这里人的关系,顾家老爷子的亲妹妹,顾父的亲姑母,顾温瑾的亲姑奶奶。

推杯换盏间,许静姝想起一桩往事。

传闻,顾家老爷子的确是有一个妹妹,生的伶俐漂亮,身姿高挑,聪明讨人爱,敏锐的商业头脑令人艳羡,年轻时去了国外,后来出了车祸,就没有这位小姐的消息了,时间久了,北城里的名门世家渐渐就不提起了,但老一辈的那群人都记得,当年顾家有位小姐,灼灼迷人眼。

没想到,许静姝有生之年会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年过花甲,慈祥优雅。

饭后,老夫人还要留两人住一晚,顾温瑾言辞委婉地拒绝了,找老夫人拿了笔砚纸墨,打道回府。

回家路上,碍于老夫人派来的司机,许静姝没和顾温瑾说话。

倒是顾温瑾主动说:“你应该猜到了,是么。”

第103章 于他怀中惹火

许静姝偏头看他,眸光含笑,反问:“猜到什么?”

顾温瑾眼底神色一动,唇角上扬,笑着轻点她鼻尖,贴近她。

“拿我寻开心,是不是?”

低沉的声音带着磁性,极具诱惑性地在耳边响起,薄唇似有若无地触过她白肌,分明是赤裸裸的调戏。

许静姝条件反射想躲,细细小小的颈部青筋凸起,遍布在雪白肌肤上,无声的诱人。

前面有老夫人派来的司机,许静姝暗自羞窘,斥他:“有人在,你干嘛?”

顾温瑾低低笑,就是不肯从她脖颈旁起来。

司机倒是恪尽职守,懂事地一眼也没往这处看,但许静姝要脸,推他,“起来了。”

压着嗓子,细声细气的,她在不好意思。

“没人的时候,可以么?”

顾温瑾低沉询问,笑的有点混不吝的,就那种故意的。

许静姝:“……”

许静姝睨了他一眼,那一眼,有羞恼,有无奈,有威胁。

再闹,她就要恼了。

这是顾温瑾领悟到的,他从人身上起来,表面正襟危坐,正人君子模样,前提是,忽略他不老实的手。

他手骨节分明,长指有力,青筋虬结,暗自揉捏着许静姝的手,细腻如雪、纤细修长的柔荑被抓在一双男性手掌中,就那种,一刚一柔的美感,反复穿梭,氛围感十足。

车子继续行驶,司机师傅目不斜视,半句话不讲,隐形人当的尽职尽责。

直到目的地,司机熄火开门下车,拉开后座车门,恭敬弯身,一声称呼:“公子。”

顾温瑾拉许静姝手下车,姿态从容,淡淡启唇:“麻烦了。”

态度平易近人,那股子与生俱来的贵气却怎么也挡不住,贵公子的架势初见苗头。

司机师傅忙客气回话,目送人进门后,开车回城堡。

天黑了,顾温瑾一手牵着许静姝,一手拎着文房四宝,进门,开灯,暖白灯光照亮室内,满地的红色喜庆鲜艳。

顾温瑾目光从一地红上扫过,眼光中带了点无奈的笑意。

“时间匆忙,春联还贴么?”

许静姝一锤定音:“贴,怎么不贴。”

“不贴,这一趟岂不是白跑了,上好的笔砚纸墨,不能浪费。”

她目光看向顾温瑾另一只手里的东西,意有所指。

顾温瑾笑出声,道:“行。”

书房里,护眼灯光打开,书桌上宣纸铺好,用镇纸压紧,许静姝执笔,顾温瑾研墨,上好的墨锭含香,气味淡淡好闻。

许静姝目光专注,抬手开笔,蘸墨,提笔落下,一个一个大气飘逸的字体在宣纸上浮现,行云流水般,洒脱俊逸,赏心悦目。

“怎么样?”许静姝收笔,朝顾温瑾挑眉,颇为得意的模样,俏生生地好看。

顾温瑾不吝夸她:“字迹飘逸,自有风骨,小生甘拜下风。”

他像模像样的拱手一拜,眉眼含笑,宠溺地望着面前的女子。

许静姝“噗”一声笑出来,笑声开怀,眼里似是装了漫天的烟火,璀璨盛大,引人注目,恨不能以身代之,让她眼里只有一人。

顾温瑾跟着笑,他长臂伸展,把人从书桌后拉过来,揉进怀里,薄唇压下,软软的触感,是只有他尝过的味道。

许静姝仰脸承受,也不反抗,任他吻。

良久,他退开,手指拂过她发红的眼尾,温文笑道:“今天这么乖。”

许静姝轻声说:“今天大年三十。”

她低声:“我答应了的。”

顾温瑾脑海中陡然浮现两人白日里的对话。

——怎么样,都可以吗?

——可以啊!

顾温瑾心弦微动,眸色跟着深沉,一颗心酸软难耐,她的心意总是这般直白,一旦在一起,就是交付所有真心。

以诚相待,掏心掏肺。

“嗯”顾温瑾喉骨滚动。

“真的可以吗?”

许静姝听他再次确认般询问,勾唇笑笑,拉他皮带,嗓音轻柔:“都说了可以,怎么这么忐忑?”

“怎么感觉你比我还要怕?”她故意这么说。

顾温瑾眉头轻扬,笑眼望她,“我是心疼你。”

许静姝心知肚明,她抬手,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耳垂。

顾温瑾面色微变,身子有些僵硬,耳根子的地方似是有绯红渲染。

许静姝心思敏锐,发现他泛红的耳朵,轻笑着,学着他先前的样子,贴近他耳边,声音压低,娇言软语:

“耳朵不能碰呐”

“呐”字她故意拉长尾调,放缓语气,就想戏弄他。

顾温瑾眼皮子猛地一跳,喉结微动,是欲望难耐的那种,他狠搂她在怀里,眸底深邃,再开口,嗓音沙哑:“故意的,是么?”

许静姝被他这样抱也丝毫不带慌的,浅笑盈盈,于他怀中柔声:“唔,也没有。”

“就是突然发现,很有意思。”

她意有所指,什么很有意思?

分明是在说他耳朵敏感,会红,有意思。

顾温瑾笑笑,“怎么变成这样?”

许静姝在他怀里转了个圈,眼眸凝着他,葱白手指隔着一层羊绒薄衫在他心口处轻点,柔声问:“哪有变,你不喜欢么?”

顾温瑾轻笑,搂她在怀里,任她手作乱,还未来得及说话,听她再启唇。

“想你,这个理由够不够。”

话音落下,他眸色深沉,身形一动,压她身子在桌上,总还算有理智,在侧桌上,一手垫她腰后,小心护着她不受伤。

许静姝眼波晃动,后腰位置贴合男人的大掌,火热温度从那处传来,气氛遽然升温。

“别玩儿火!”

他低声斥她一句,嗓音低沉又发哑,听着是斥责,语气却


本微语录为铁扇美文网微语录频道亲情诗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