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语录 现代诗歌 浏览微语录内容

苏韵锦宁行渊满分小说全章节_苏韵锦宁行渊下拉式阅读_笔趣阁

qingyan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3:26 136

  他亲眼看着苏韵锦从此沉入土下,自此百年。

  竟然在宾客面前落下眼泪。

  人人传颂平南侯对夫人用情至深。

  唯有远处,以为蒙着面纱的姑娘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她的脸上是与周围人不同的宁静。

  仔细看去,甚至还有几分嘲讽的模样。

  她站在人群中,并不算起眼,可是却又显得格格不入。

  “若能被宁小将军这般神仙人物用心爱国,我此生也算是无怨无悔了!”

  身侧,有未出阁的姑娘拿着手帕红了眼,哽咽说着。

  其他人纷纷复合。

  唯有这位面纱姑娘发出一声轻轻的冷笑,转身离开。

  她的离开无人知晓,唯有前方的宁行渊似有所感般抬头看过去。

  然而,却是一片安宁。

第21章

  面纱姑娘直到离开了人群上了一辆路边的马车后。才缓缓摘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尚且稚嫩的面容。

  若有熟悉苏韵锦的人在,恐怕要不敢相信的惊呼一声。

  只因为,这张脸和苏韵锦实在是太过相似!

  但再仔细看去,却也仍然能看出不同之处。

  “小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马车里,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拍拍胸膛,嘀嘀咕咕地抱怨道。

苏韵锦宁行渊满分小说全章节_苏韵锦宁行渊下拉式阅读_笔趣阁

  “您这是干了什么事?神神秘秘的,若是让老爷和夫人直到您现在还在乱跑,您是没事,只怕春桃我可就遭殃了。”

  面纱姑娘听着春桃叽叽喳喳的声音这才缓缓回过神。

  她淡淡一笑,用力吐了一口气,将刚才的画面彻底抛之脑后。

  那是她的尸体,如今既然已经下葬,那么她和过去的生活,也该彻底告别了。

  没错,她就是苏韵锦。

  那日,她的确死在了那破庙之中。

  但是,她的灵魂却没有如画本子里写的那样或消散,或进入阴曹地府。

  而是睁开眼睛,她便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从苏韵锦变成了与她同名同姓的,骠骑将军的小女儿,当今的韵瑾县主苏韵锦!

  韵瑾县主比她小了三岁,人人皆知这位县主是将军夫人生了三个儿子后的老来得子,还是个早产儿,因此从小体弱。

  前不久,县主掉入湖中生了急病。

  因为这场急病韵瑾县主抱憾离世,而她,在韵瑾县主逝世后,则莫名进入了这具身体,还拥有了韵瑾县主的全部记忆。

  如今,骠骑将军即将带着一家老小前往边关凉城驻守,如今正是举家收拾行李的时刻。

  韵瑾县主本就体弱,一直被将军夫人视为掌中宝,宠爱非常。

  前不久那场急病更是吓坏了将军夫人,发了大火不说,还勒令决不允许县主随意外出。

  如今苏韵锦跑过来,还是偷偷瞒着所有人干的。

  “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春桃鼓着脸,伸手在苏韵锦的面前晃了晃,苏韵锦这才会过神。

  她笑了笑,抬手拉住了春桃的手,安抚道:“春桃,你尽管放心好了,就是小姐我受罚,都不会让你受罚的。”

  苏韵锦在将军府这些日子,深切体会到了骠骑将军夫妇两人对韵瑾县主的爱护。

  就连三个哥哥,也是将她当做眼珠子一样疼爱。

  在这里,苏韵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偏爱……

  更何况,还有一个与小禾性格极其相似的春桃。

  一切,都美好得像是一场梦。

  苏韵锦低下头,忍不住红了眼眶。

  既然韵瑾县主已经离世,而她占用了韵瑾县主的身体也享受了韵瑾县主的偏爱,从今以后,她就是骠骑将军府的苏韵锦。

  若有朝一日用得上她,需要她来守护将军府,她定然义不容辞。

  马车到了将军府,苏韵锦溜回了闺房。

  刚换好衣服,将军夫人便带着人来到了她的院落。

  “韵儿,你可已经收拾妥当了?”

  即将出发边境,将军夫人表情有些担忧。

  她知道这个女儿素来身体不好,也不知到了凉城,还能否适应那边的艰苦环境。

  苏韵锦却不知道将军夫人的想法,她只觉得新奇痛快。

  离开京城就意味着可以远离宁行渊和苏家人,只有离开他们,她才能开启新的生活。

  想到这里,她笑道:“女儿已经收拾妥当了。”

  将军夫人勉强点头,带着她朝外走:“那便走吧。”

  将军府的人都习武,将军夫人也是将门虎女。

  众人都骑着高头大马,唯有一辆马车奢华无比。

  一看便知道,是为了她准备的。

  苏韵锦心中温暖,在春桃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一行人启程,朝着京城外走去。

  苏韵锦挑起马车的帘子,看着熟悉的景象一点一点消失在视线里。

  此去一别,或许再无回到京城的可能。

  但苏韵锦却并不后悔。

  她在京城的回忆,全部都是痛苦、悲伤的。

  离开,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苏韵锦脸上的表情平淡,缓缓放下了手。

  再见,京城。

  再也不见,宁行渊。

第22章

  两年后。

  边境凉城。

  将军府的演武场上,苏韵锦一袭红色劲装,耍了一手极为漂亮有劲儿的长鞭。

  一个转身,漂亮的收势结束后,苏韵锦满头大汗地朝着台下的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娘亲,女儿如今的鞭子如今耍得如何?”

  将军夫人拍手叫好,满脸骄傲:“好!”

  苏韵锦跳下高台,将军夫人笑眯眯地迎上去,替她擦去鬓角的汗水,自豪道:“不愧是我的女儿,如今这一手长鞭可比你娘我当初刷得还要威风呢!”

  苏韵锦满脸笑容,如同乳燕投林般,依恋地抱住了将军夫人,撒骄道:“还是娘厉害,入喉还需得多教教女儿才是!”

  来到凉城,至今已有两年有余。

  苏韵锦只觉得,她的人生里,从未有过如此快慰的时光。

  也是到了这里她才知道。

  原来,女子的人生并不完全拘泥于后宅之中。

  原来女子也可肆意骑马,也可以“抛头露面”地做生意,也可以独当一面,甚至招收赘婿,成为一家之主。

  在凉城,女子也可以和男儿一样上阵打仗,可以保家卫国,甚至不比男子差!

  初来凉城的那些日子,苏韵锦简直对凉城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她整日带着春桃在城中闲逛,那些与京城完全不同,甚至于格格不入的习俗,每一样都让她感觉到无比震撼。

  而在这里,苏将军夫妇也未曾拘束她。

  于是就这样过了好几日,苏韵锦终于下定了决心,在一日早膳时,郑重对将军夫人提出。

  “娘,我也想学武。”

  不为上阵杀敌,也不为闯荡江湖。

  苏韵锦只想,若有朝一日用得上,也是一门自保的手艺,若是用不上,也算是为这具病弱的身体强身健体了。

  起初她还忐忑,可谁料想,将军夫人和苏将军对视一眼,具哈哈大笑道。

  “好,不愧是我们苏氏的将门虎女,既然你想学,那爹娘便无有不应!用过早膳,便叫你娘将她的看门绝技,那一首虎虎生威的软鞭技艺传授给你吧!”

  苏将军摸着下巴笑着。

  于是从那一日起,苏韵锦便快速跟上了苏家人的脚步,踏上了习武之路。

  “好了,韵儿,你今日的训练已经足够了,今日府上有贵客来访,你便回你的院子里好好钻研娘今日教你的这一招,等到明日,娘再来校考你。”

  苏夫人将手负于身后,笑着吩咐道。

  苏韵锦自然迭声应了下来。

  在将军府这两年,她的性情也与过去大有不同。

  比起以往曾经,她需要处处忍让而养成的怯弱和沉稳,如今在将军府上下的宠爱中,苏韵锦倒像是骨子里的叛逆和活泼因子被激发了一般。

  如此刻,她追问了一句:“咱们府上有客人?还是贵客?什么贵客会来凉城做客?”

  实在不是苏韵锦看不起凉城。

  凉城地处边境,城外不远便是西凉的邦外势力,常年打战不说,经济条件也并不好。

  除了被派来打仗的士兵军队和远渡他国的商队,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贵客”来访。

  将军夫人正准备说话,却听远处,苏将军豪迈的笑声传来。

  “侯爷实在过奖了,凉城地界偏远,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演武场外,苏将军的身影渐渐显现在苏韵锦的面前。

  而他的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让苏韵锦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那人,她化成灰也无法忘记。

  竟然是宁行渊!

第23章

  苏韵锦僵硬在原地。

  那些在京城里的痛苦回忆如同潮水般涌入脑海之中。

  


本微语录为铁扇美文网微语录频道现代诗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