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语录 经典诗歌 浏览微语录内容

严绾君宋序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严绾君宋序城免费阅读无弹窗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2:56 45

曾经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抹去,他对严绾君的冷淡是事实,他跟何婵有过绯闻也是事实。

严绾君当着他的面放弃生命,更是事实。

种种证据摆在眼前,他的胜算,无限趋近零。

陶质不笑了,脸上是冷漠和讥讽:“曾经的严绾君没人撑腰,现在有了,你以为你还能留下她?”

爱情这东西是最不靠谱的,在开始之时,别低估它的威力,在结束之后,也别高估它的余波,啊,对了。”

陶质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听说,司总还有个私生子尚在孕育之中,你有什么资格,说你是严绾君的丈夫?”

陶质不屑的嘴角一勾:“宋序城,你配吗?”

陶质的字字句句,宋序城无话可说。

第二十五章 平等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三辆车在他眼前逐渐远去,直至再也看不见踪影。

宋序城站在疗养院门口,一时间不知道何去何从。

严绾君走了,他一下子像是失去了人生的归途,不知道该从哪里找到回家的路。

没有严绾君的存在,哪里都不像是家。

他想追上去,可陶质的话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扎在他心上。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不对。

不仅仅是因为没有珍惜严绾君,而是一直以来,他把严绾君当作自己的所有物,从未平等的看待过这个女人。

严绾君爱他时,他觉得是理所当然,严绾君对他冷淡时,他觉得她在闹脾气,哪怕是后来严绾君成为了植物人,宋序城依然不觉得严绾君会离开他。

严绾君宋序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严绾君宋序城免费阅读无弹窗

哪怕可能的死别近在眼前,可严绾君沉睡的每一秒,宋序城都觉得这个人是自己的。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严绾君会被别人带走,而他,无力反驳,没资格让她留下。

这种挫败感,宋序城二十多年来,从没有体会过。

他彻底明白,自己错得离谱。

爱一人,不应该是画地为牢别人多看一眼都不准,而是纵使万人都说爱她,也要有足够的自信站在那人身边,坚定的相信。

宋序城做不到,所以他就那么站在原地,对自己狭隘自私的感情,产生了深深的质疑。

嘴上说的好听,他要等严绾君醒来,

可他何尝不是仗着严绾君毫无所觉,将她禁锢在身边,心底最深处想的是,那个人,哪怕是死,也得死在自己眼前。

“宋序城,你真是…不堪。”男人喃喃自语道。

天空渐渐飘起了小雨,很快便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身体,冰冷的雨水让宋序城更加清醒。

原来他的爱,对比严绾君,一文不值。

“先生,该回家了,您的父母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管家撑着伞到了他身边,对他说道。

宋序城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身上颓废的气息完全遮掩不住,他说:“我这样,怎么去见他们。”

严绾君的情况他瞒得很紧,就连父母也不知道她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而司家父母对严绾君这个儿媳妇,是一千个满意一万个喜欢。

他怎么跟二老说,严绾君自杀成为了植物人,还被简定带走的事情?

宋序城此刻给人的感觉,不再是那个一往无前冷漠狠辣的总裁,而是像极了一个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孩子,彷徨又恐慌。

简定的身份,和严绾君的关系,以及认识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的感觉,都给了这个男人太大压力。

像是千斤重石,一瞬间压了下来,几近要压碎他坚韧的脊梁。

管家开口道:“不管怎样,您和夫人之间是有感情的,先生,我无法评论对错,更没办法衡量爱意,可事实无法逃避,你若还喜欢夫人,又何必轻言放弃?”

“您父母那边,也迟早是要知道这件事情的,您亲口跟他们解释,总比他们接受到道听途说的消息,要好得多。”

管家人生阅历丰富,一番话似乎让宋序城在黑夜中看到了希望。

不知道管家那句话触动了宋序城的心,他眼中浮现出思索之色。

第二十六章 是我的错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什么?星儿成了植物人?!”

宋序城一回家,就见四处旅游的父母笑眯眯的坐在那里,见到他的那一瞬间,更是眼睛都眯的看不到了。

当他们问起严绾君的去向时,宋序城将全部的事情和盘托出。

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句话。

司父没想到,他最喜欢的儿媳妇,在他不在的时候,竟然受了这么大委屈。

当即一拐杖狠狠砸在了宋序城身上,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司母赶紧拦在宋序城面前,喊道:“老头子你这是干什么,等孩子把话说清楚再动手也不迟啊!”

严绾君对二老来说,不仅仅是儿媳妇那么简单,她是故人之女,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小辈,说是半个女儿也不过分。

但对于司母来说,严绾君重要,宋序城也同样重要,手心手背都是肉,该护着的还是要护着。

宋序城伸手按住母亲的肩膀,低声道:“妈,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司母顿了顿,不等自家丈夫说话,转身利落的给了宋序城一个耳光。

清脆的响声,让整个客厅都陷入寂静。

司母指着他,手指都在颤抖:“你从前多混账多玩世不恭我都无所谓,可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宋序城,你到底在想什么?”

“是我的错。”宋序城只能这样说。

他看着激动的二老,轻声道:“你们别气坏了身子,严绾君被他的叔叔接了回去,那边的条件要比外面好得多,会有机会醒过来的。”

“简家都成了过去式,星儿哪里来的叔叔!你小子是不是在骗我!”司父跺着拐杖吼道。

“对方自称简定,是星儿的叔叔,他的身份,爸您知道的。”

司父皱着眉使劲想了想,突然瞪大了眼:“简定?”

司母却不管那么多,她坐下来,脸上怒意不减:“宋序城,我现在把话放在这里,这些年我和你爸爸离开之后,所有的事情,你都一五一十的交代出来。”

其实两年半以前,司母就看出来,自家儿子对媳妇似乎有点不对劲,当初她还特意提点了几句,没想到宋序城答应的好好的,转头竟然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严绾君曾经多喜欢他,后来便有多绝望。

她一手带大的儿子,怎么变成了这么个司情寡义的东西!

顶着司父司母吃人的视线,宋序城缓缓开口,除了何婵有孩子这件事,都交代的事无巨细。

绝望,自杀。

这样的字眼,怎么跟严绾君扯上了关系?

司父站起身,对宋序城说道:“现在,立马跟我去简家赔礼道歉!”

第二十七章 优越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宋序城当然没意见,就算父母不说,他也准备择日登门,说清楚一切。

这些事情并不光彩,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更是不堪。

宋序城也不准备隐瞒,事实是什么样子,便是什么样子。

简家的大门,庄严肃穆,门口的保安身上带着血腥气,让人望而生畏。

司家的车缓缓停下,司父对宋序城说道:“你做错了事情,不管等会会发生什么,我跟你妈都不会帮你。”

司母接口道:“没错,我们是来看星儿的,跟你可不是一路人。”

宋序城只能点点头。

到了地方,司父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然后便有人带着他们进去。

很快,宋序城他们来到了简定的住处,说明来意之后,下人便去禀报了。

只是五分钟过去了,门口并没有来人。

宋序城站在那里,眉心跳了跳,这可不是个好征兆。

又过了五分钟,下人出来说道:“老爷说,请司老先生和老夫人进去,这位小司先生,他不想见。”

司父笑了笑说道:“应该的,不见他也好,那烦请你带我们过去吧。”

宋序城看着司父笑呵呵的模样,心里一痛。

要不是他的错,父亲一把年纪了,何必还要对一个身份地位不如自己的人带着尊敬之意。

嘴上说着不管自己,可行动上却仍旧是对他的关爱。

现在他家不成家,还要连累父母为自己操心。

司父在那边准备进去时,回头看了自家儿子一眼。

他这个儿子,是独子,


本微语录为铁扇美文网微语录频道经典诗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