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语录 亲情诗歌 浏览微语录内容

严绾君宋序城(严绾君宋序城)抖音新上免费热文_严绾君宋序城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2:53 46

的肩膀低声道:“妈,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司母顿了顿,不等自家丈夫说话,转身利落的给了宋序城一个耳光。

清脆的响声,让整个客厅都陷入寂静。

司母指着他,手指都在颤抖:“你从前多混账多玩世不恭我都无所谓,可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宋序城,你到底在想什么?”

“是我的错。”宋序城只能这样说。

他看着激动的二老,轻声道:“你们别气坏了身子,严绾君被他的叔叔接了回去,那边的条件要比外面好得多,会有机会醒过来的。”

“简家都成了过去式,星儿哪里来的叔叔!你小子是不是在骗我!”司父跺着拐杖吼道。

“对方自称简定,是星儿的叔叔,他的身份,爸您知道的。”

司父皱着眉使劲想了想,突然瞪大了眼:“简定?”

司母却不管那么多,她坐下来,脸上怒意不减:“宋序城,我现在把话放在这里,这些年我和你爸爸离开之后,所有的事情,你都一五一十的交代出来。”

其实两年半以前,司母就看出来,自家儿子对媳妇似乎有点不对劲,当初她还特意提点了几句,没想到宋序城答应的好好的,转头竟然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严绾君曾经多喜欢他,后来便有多绝望。

她一手带大的儿子,怎么变成了这么个司情寡义的东西!

顶着司父司母吃人的视线,宋序城缓缓开口,除了何婵有孩子这件事,都交代的事无巨细。

绝望,自杀。

这样的字眼,怎么跟严绾君扯上了关系?

司父站起身,对宋序城说道:“现在,立马跟我去简家赔礼道歉!”

第二十七章 优越

  

加入书架 A- A+ 

严绾君宋序城(严绾君宋序城)抖音新上免费热文_严绾君宋序城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跳转历史

宋序城当然没意见,就算父母不说,他也准备择日登门,说清楚一切。

这些事情并不光彩,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更是不堪。

宋序城也不准备隐瞒,事实是什么样子,便是什么样子。

简家的大门,庄严肃穆,门口的保安身上带着血腥气,让人望而生畏。

司家的车缓缓停下,司父对宋序城说道:“你做错了事情,不管等会会发生什么,我跟你妈都不会帮你。”

司母接口道:“没错,我们是来看星儿的,跟你可不是一路人。”

宋序城只能点点头。

到了地方,司父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然后便有人带着他们进去。

很快,宋序城他们来到了简定的住处,说明来意之后,下人便去禀报了。

只是五分钟过去了,门口并没有来人。

宋序城站在那里,眉心跳了跳,这可不是个好征兆。

又过了五分钟,下人出来说道:“老爷说,请司老先生和老夫人进去,这位小司先生,他不想见。”

司父笑了笑说道:“应该的,不见他也好,那烦请你带我们过去吧。”

宋序城看着司父笑呵呵的模样,心里一痛。

要不是他的错,父亲一把年纪了,何必还要对一个身份地位不如自己的人带着尊敬之意。

嘴上说着不管自己,可行动上却仍旧是对他的关爱。

现在他家不成家,还要连累父母为自己操心。

司父在那边准备进去时,回头看了自家儿子一眼。

他这个儿子,是独子,生下来便肩负着比常人要重的使命,也拥有着常人不能企及的资源。

正是这份刻在骨子里的优越感,让他从没吃过什么苦,更让他对有些东西,没有敬畏,不懂珍惜。

严绾君出现的时候,他和妻子都很开心,因为在宋序城眼里,他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珍视。

人一旦有了软弱,做事便会顾及几分,同样也会拥有一往无前的勇气,严绾君是宋序城的软肋,也是他的铠甲。

可司父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年间,宋序城竟然变的这么快,严绾君也陨落的这么快。

司父走着,神情慢慢凝重起来。

简定他是知道的,少年时便不好相与,要不是看在他和严绾君父亲认识的份上,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两句。

这个人从小性格孤僻冷淡,唯有对着自家大哥有几分笑脸。

虽然他权力在握,却没有结婚成家,可以说,严绾君是简定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这样的关系,简定势必会将严绾君视如己出,不准旁人伤她分毫。

可看简定刚刚的态度,司父有些发愁,显而易见的,自家儿子做的混账事情,被发现了,甚至那些东西已经变成文件,放在了简定的桌子上。

虽然有失偏颇,但最主要的过错方,还是在宋序城。

他要怎么拉下这张老脸,替那个不懂事的儿子求情呢?

“司易大哥,好久不见。”一道浑厚的声音,将司父,也就是司易拉回了现实。

他抬起头,看到的是简定那张普通却不失威严的脸。

“简定,好久不见。”司易感慨道。

简定脸色没有一丝笑容,声音沉稳,说出来的话却石破天惊:“竟然你们来了,我也不拐弯抹角,让宋序城签下离婚协议,以后,星儿跟司家再无瓜葛!”

第二十八章 地狱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这话一出,司易和妻子脸色大变,连忙说道:“简定,你冷静一下,这事确实是我们有错在先,但离婚这件事,可不是说着好玩的。”

“我已经很冷静了,司易大哥,林杉嫂嫂,要是我不冷静,你以为现在站在外面那小混蛋,还能完好无损?”简定说道。

司易和林杉对视一眼,叹息了一声说道:“简定,有什么话,我们等星儿醒来再说,可好?”

简定木着脸:“不行,我简定就这么一个侄女,在你们家受了这么多委屈还不够?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治好她,但我希望在她醒来之后,不再面对任何糟心的事情。”

简定顿了顿,说道:“我是通知你们,而不是商量,你司家把她害成这样,难道还想拖着不离婚?”

今日不同往日,简定不再是那个他们眼里的弟弟,而是站在权势顶端的存在。

司易没办法仗着自己的身份说些什么,更不可能拒绝简定的要求。

毕竟,这字字句句,都是事实。

林杉当即说道:“简定,这事我们不掺合了,你当我儿子的面跟他说,我们无权替他做决定,是我们对不起星儿,你放心,哪怕星儿真的有个好歹,司家的少夫人,永远只有她一个。”

简定脸色缓和了一点,关键时刻,还是他这个嫂嫂会说话。

他对一旁的保安说道:“去,让门口那个男人进来。”

小兔崽子,把他侄女害成这样。

简定眼神森冷,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摩挲了一下。

如果有熟悉他的人在这里便会知道,这是他在考虑反击的方法了。

宋序城终于站在了简定面前,面对这位中年男人毫无挽留的威势,哪怕是他,也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宋序城抿了抿唇,道:“简叔叔,我认错,您能给我一个自辨的机会吗?”

看着眼前的男人,超过一米九的身高,皮相绝佳,气势也不错,自家侄女喜欢他,并不是没有道理。

简定听到宋序城的话,冷声一笑,道:“自辨?你没有这个机会,我有全部的资料,你跟那个女人的事情,我有眼睛,自己会看!”

“简叔叔。”宋序城终于有些急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别喊,我不介意你小子有怎样的过去,左右以后,星儿也跟你没有半点关系。”简定摆了摆手,老神在在的说道。

宋序城眼睛猛然瞪大,他几乎站都站不稳,像一个被宣判了死刑的囚徒,颤着声音问道:“简叔叔,我从未答应跟星儿离婚,我不会答应的。”

“你不答应,不要紧,我不在意。”简定淡淡的说道。

无力和绝望,瞬间将宋序城拖入了无间地狱。

现在的他和当时的严绾君,何其相似。

曾经他仗着严绾君是他的妻子,简家落败,对那个一心爱慕他的女人再三逼迫。

严绾君是否也曾有这种屈辱的无力感?

陶质在另一个房间里看着他们,嘴角浮起冷笑。

宋序城,你要遭受的地狱,这才刚开始。

第二十九章 联系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简叔叔,不管如何,我是不会答应离婚的条件,你有什么方式,尽管用。”

出人意料的,宋序城说出了这句话,

短短时间,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不管简定如何施加压力,他绝对不会主动离婚。

严绾君和他唯一的联系,便是那张结婚证。

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失去了。

司易和林杉对视一眼,从彼


本微语录为铁扇美文网微语录频道亲情诗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