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语录 春天诗歌 浏览微语录内容

夏柚白慕亦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夏柚白慕亦舟(夏柚白慕亦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笔趣阁

t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2:47 107

这车子停在门前也有一段时间了,然后温岁才下了车。

夏柚白看了眼窗户,什么都看不见。

温岁冷冷地盯着她:“夏柚白,你和许茵上车吧,许茵和我、和舅舅同一辆车。”

“舅舅呢?”

“你也配叫。”

慕亦舟从夏柚白的身后走了出来,他推着坐着轮椅的温元鹤。

夏柚白只觉得奇怪,按照温元厚的安排,许茵、温岁、温元鹤一辆车,慕亦舟、她和温元厚一辆车,温元厚现在还不出现。

但温岁说他就在车里,太累睡着了,别吵醒,等到了再说。

夏柚白打开了车门,弯腰上车。

……

这一天,这家载有3级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品牌股价大跌,饱受舆论折磨,风评跌至谷底。

因为温氏集团的董事长温元厚和其侄女命丧在今日的车祸之中,另一辆车则因为空车,车内只有司机一人,没有那么惨烈,但司机也没能抢救过来,对车祸的初步鉴定则为,自动驾驶功能失控。

夏柚白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病房照顾小惊蛰,她昨天不知道在学校吃了什么东西,回来还能撑着蹦蹦跳跳,睡觉之前也看着挺开心的,结果早上就显得昏昏沉沉,没什么精力,不舒服了,在他们几人要上车的时候,保姆阿姨慌慌张张跑出来,大喊道:“小惊蛰吐了呀,哎哟,可怎么办,她原来发高烧了呀。”

这下几人都没心思去谈什么合同了,何况,这温元厚也不出面,整个画面都很诡异,几人心里都惴惴的,更是直接不去了。

夏柚白是觉得,股份这事不管什么时候,总是要签的,不一定非得今天,也不一定非要这样安排汽车,而且,她更担心她的女儿。

许茵瞳孔睁大:“我们这是躲过一截了?难怪我总是觉得心神不宁,原来是这两人要倒大霉了,还好没连累我们,看来是上天都看不惯他们俩为非作歹,要收走他们。”

温元鹤眉头紧锁:“可是,两辆车都出事了,意外怎么可能两辆车都出事。”

许茵冷笑:“那有什么,谁让他们作恶多端,相信什么无人驾驶技术,这下报应来了。”

温元鹤又道:“假设是温元厚设的局,他怎么连自己的命都算计进去了,他这又是如何设的局?”

许茵讥讽他:“你要是能猜中他的想法,当初就不会被人灰溜溜地搞成瘸子,流落海外这么多年,恢复记忆了,也只敢当鹌鹑。”

夏柚白慕亦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夏柚白慕亦舟(夏柚白慕亦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笔趣阁

温元鹤无奈,叹气一声,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嘴,只能喊她名字:“茵茵。”

“滚,别叫我。”

“好。”

“你有病吗?我骂你,你能不能别再应了?”

“嗯,我知道了。”

“……笨死得了。”

“……”

夏柚白去看站在窗前的慕亦舟,他一直沉默着,在听到温岁没能抢救过来的消息后,他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她没觉得有什么,他如果无所谓,她才会觉得可怕。

因为生命可畏,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失去了生命,而他们,恰好和死神擦肩而过。

她想起早上温岁的诡异,再想起在车上睡觉的温元厚。

或许是,一环扣一环,阴差阳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她心内空荡荡的,她厌恨的温元厚不在了,她的“仇人”不在了,她有一瞬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她本来要做什么的,陪着小惊蛰,等女儿好转了,她就再去磨股份的合同,要想办法让温元厚听她的。

可是,温元厚一走,整个温氏就乱了,温元鹤正好趁机介入。

夏柚白并不想要抢温氏的什么东西,那是许茵和温元鹤的份,她只是觉得累,温岁竟也消失在今天这场车祸里了。

网络上关于她的争议还未结束,又开始了缅怀。

有人忏悔,有人怒骂,有人依旧厌恶她。

夏柚白心口沉重,思绪游离,直到病床上小小的女儿喊她:“妈妈,我好热。”

她这才心落地,连忙去摸女儿的额头,果真还是烫人的。

这一场高烧,救了这么多人的命。

许茵已经把她当宝了,走了过来,给她量体温,嘴里还要嗔怪:“你这娇气包,不舒服就嚷嚷。”她顿了下,“不过阿婆爱死你这个小臭屁了,以后阿婆的东西都要留给你。”

“阿公也是。”

许茵立马回头骂温元鹤:“你也配,离小惊蛰远点!”

温元鹤:“……”

*

温元厚的葬礼迟迟未能举行,因为法医在两个司机、温岁和温元厚的身体里都检测到了过量的佐匹克隆,就是镇静催眠药物,于是便开始立案调查。

夏柚白、许茵、温元鹤和慕亦舟都成了被调查的对象,他们被反反复复地讯问或询问。

340 大结局

但他们的确一无所知,警察反倒还查出了之前夏柚白被捅伤的案子和温岁有关,但温岁都已经不在了。

警察还怀疑过,是夏柚白想报复,但没有任何的证据。

案子很难再进行下去。

难道要断定他们自.杀么?可是,有什么理由自.杀?监控里只能看到最后出车祸的那个路段里,司机是安定药效发作了,已经睡着了,车子开启了辅助自动驾驶,结果路况复杂,人工智能无法处理,于是就在离开谢家宅子不久,就坠下小崖发生了惨烈的车祸。

车内的监控也能看到,温岁和温元厚也都在沉睡中,都是因为服用了安定药,但剂量和品牌有所不同,温岁和司机服用的是同一品牌,剂量差不多,服药的时间也大致相近,而温元厚的剂量重一些,是另一种品牌。

温元厚的包里,还留有其他未服用的安定药,和温岁服用的是同一种牌子。

警方调查了温家的医生和管家,温元厚的确吩咐人买了这个牌子的药,但他并没有失眠的困扰,所以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买。

而温元厚服用的安眠药,追踪下去,却是温岁买的。

所以,一条模模糊糊的线索成形,温元厚给温岁和司机服了安眠药,而温岁又给温元厚吃药,这是互相残害么?还是好奇怪。那温元厚剩下的药是要给谁的?

夏柚白和慕亦舟却很明白,他们再也无法看到完整的真相了,但根据目前的线索,如果温岁没给温元厚吃大剂量的安定药,让他昏迷、无法下车,只要他还清醒着,他的那些药必定是要下给他们几人的,司机失去意识,他们也不清醒,温元厚只要找理由不上这两辆车,他就没事了。

他们不奇怪温元厚会算计温岁,他为了权势,什么都能牺牲的,当初能害父亲和弟弟,气死母亲,现在又害他们几人又算得了什么?

而温岁为什么反倒给舅舅吃药?她明显不知道温元厚的计划,不然她也不会继续待在车上了。

慕亦舟猜测:“她可能没有很坏的想法,只是想阻止舅舅把股份转让给许阿姨,能阻止一次就是一次,她就是这样任性。”

谁也不知道真正的真相,也不知道温岁有没有过后悔,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她有没有给温元厚吃药,她都无法避开死亡的结局。

因为她已经进入温元厚的局里了。

网络上关于这个案子的猜测很多,因为互相喂药是肯定的,也不知是谁流露出去的,于是就被断定心肠歹毒,自食恶果,恶人互咬。

阴雨绵绵里,夏柚白穿着一身黑送别所谓的舅舅温元厚,墓碑上的温元厚笑得慈祥温和,像个疼爱后背的舅舅,有风吹来,细雨飘打在她的腿上,绵绵密密,春寒料峭。

她想起温元厚为了温岁,打她的那一巴掌,她摔下楼的那一瞬间,她被他逼着匿名远去的那一刻,她曾羡慕过温岁,因为她有个好舅舅,可是,在利益面前,这个舅舅也是假的。

往事随风去,她的睫毛早已被雨雾洇湿,水汽氤氲,不知是泪,还是凛冽春雨。

一批又一批的故人来送叱咤南城的大佬温元厚最后一程,许多人见到夏柚白哭红的眼睛,都来安慰她,让她节哀,舅舅只是先去另一个世界了。

她觉得可笑,只摇摇头,什么都没说,她很确定,她不是为温岁哭,也不是为温元厚哭,她是告别过去的那一段扭曲岁月。

有人一身黑衣长裤,走到了她身边,那把黑伞为她挡住了斜风细雨,男人嗓音低沉:“别着凉了。”

女孩吃力地撑着伞,朝她小跑来:“爸爸等等我,妈妈,我们回家啦。”

夏柚白看着她,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她没看慕亦舟,只道:“从今天开始,我和小惊蛰要单独生活一段时间了。”

那人握着伞骨的手指紧攥,骨节泛白,他的手在雨中也是冷的。

良久。

他说:“好。”顿了顿,他低沉的嗓音散在了雨雾中,“柚柚,我会去接你们的。”

他没问什么时候,因为他不知道,怕她不愿回答。

*

分开的时间里,慕亦舟在不同的人嘴里都听说过夏柚白,有时候是同行券商,说闻律师尽职尽责,最经常去驻场了,就算现场工作环境再艰苦肮脏,她都不会嫌弃,你看,她最近又去垃圾场了,因为她正在做环保公司的IPO项目;有时候是女儿小惊蛰,她会告诉他更细节具体的柚柚,说妈妈她最近老做噩梦,买了一盏小猪夜灯,黄黄的,香香的,很温暖,妈妈最近在戴你送她的黄宝石,妈妈给宝石取名字了,但我忘记叫什么啦,妈妈前几天一直在喝抹茶红豆拿铁,这几天在晚上出去夜跑,她说要吃几天沙拉控制一下饮食。

还有时候,从嫌弃他的丈母娘那里,从夏柚白的朋友那里,从他……偷偷跟踪看到的她那里。

周围的人都知道,现在是他被夏柚白甩了,尽管他碰上了他所有的家当作为聘礼,但这消息是他主动放出去的,他想,有时候也该适时卖点惨,当然,他不会承认,这是从徐宁桁的身上学来的。

他太自负了,始终只看得到自己,才吃了大亏。

这是一个如常的夜,月光幽幽,慕亦舟觉得很像多年前的月光,但多年前的哪


本微语录为铁扇美文网微语录频道春天诗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