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语录 春天诗歌 浏览微语录内容

夏柚白慕亦舟(夏柚白慕亦舟)全文阅读-(夏柚白慕亦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2:47 140

夏柚白在他离开后,莫名其妙又想起了那些信,她找了个长腿叔叔写信项目,捐了钱,还把项目分享给了徐宁桁,说她现在没有给这些孩子写信过,但是她想给项目捐钱,让更多的人能加入给山村留守儿童的关爱项目中。

  徐宁桁也捐了钱,并告诉她,他已经跟学校报名了,两人约了一起上课的时间。

  *

  慕亦舟到舞蹈学校的时候,小惊蛰正在跳舞,像一只漂亮的小天鹅,旁边的人是她的舞蹈老师。

  他没进去打扰,就静静地透过玻璃窗,看着她跳舞,仿佛看到了曾经的夏柚白,但她后来放弃了跳舞,只有温岁坚持了下去。

  小惊蛰体能不错,跳完后也不累,蹦蹦跳跳的,对老师说:“老师,你想不想听音乐,我可以给你弹钢琴。”

  老师半蹲着给她擦汗,一转眸,却见到门外站着的身材高大的男人,他身后还跟着两个西装男,看着像保镖或者助理,这什么大阵仗,但老师下意识地就想到小惊蛰,她问:“小惊蛰,外面的那个叔叔你认识吗?”

  “我是她爸爸。”

第177章 我宝

  小惊蛰转头看了过去,眨眨眼:“他不是我爸爸,老师你不要被他骗了。”

  慕亦舟闻言,并没有生气,他走到舞蹈室门口,没踩进去,他很轻地笑了声,低低问她:“那我是谁?”

  老师牵着小惊蛰的手,出于教师职责,她下意识地把小惊蛰挡在身后,虽然面前西装革履的矜贵男人,并不像犯罪分子,但人不可貌相,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更何况,登记在他们舞蹈学校的家长和接送人只有小惊蛰的母亲和一个照顾她的阿姨。

  老师很客气地说:“不好意思先生,怀瑾的妈妈并没有说今天会有别人来接她,怀瑾也说她不认识你,先生,还是麻烦您去安保处那边登记吧。”

  慕亦舟说:“已经登记过了,她是我女儿,只是她常年跟她母亲生活。”

  小惊蛰有点着急,握紧了老师的手,她说:“我不是,我不是,我姓闻,他姓谢。”

  慕亦舟见她急得脸红通通的,还忍不住笑:“那你认识我啊,都知道我姓谢。”

  老师跟小惊蛰道:“别着急。”

  小惊蛰眨巴眨巴眼睛:“老师,你看过报纸吗?上面有他,所以他姓谢,但他不是我爸爸,你不要相信他。”

  老师说:“好的,老师不会相信的。”老师又看向慕亦舟,其实心里多少有些相信这人是小惊蛰的父亲了,她知道小惊蛰没有爸爸,是跟着妈妈姓的,也是跟着妈妈生活,她以前看小报,好像也对谢家的人有些印象,但太久远了,她也只是个普通的舞蹈老师,不清楚豪门的事情,但她是老师,就不能让学生跟着“陌生人”走。

  “谢先生,很抱歉,你不属于登记在册的小惊蛰的家人,所以你不能带走她。”

夏柚白慕亦舟(夏柚白慕亦舟)全文阅读-(夏柚白慕亦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慕亦舟抿直唇线,却下意识地觉得这些字眼有些刺耳,但也是实话,他现在能拿出来的证明就只有他和小惊蛰的亲子鉴定了。

  他沉默着,反倒是他身后跟着的助理揣度着谢总的想法,他站出来,给老师看了他手机上保存的亲子鉴定文件,温声道:“您好,我们谢总和这个小女孩的确是父女关系。”

  老师只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还是很生疏:“很抱歉,我们只看登记在册的接送名单,谢先生,您最好还是联系一下小惊蛰的母亲。”

  助理微微拧眉,他为慕亦舟工作,自然会偏向于他,他虽然不是资本家,但已经做到了精神资本家,如果他是谢总,又想要女儿,何必如此麻烦,直接打官司就好了,凭借谢总的权势和能力,对方根本不可能抢得过他,但谢总还能容忍自己的女儿不跟自己姓,女儿还不喊自己爸爸,更在母亲的教唆下,对父亲无礼。

  助理对小惊蛰笑道:“小朋友,谢总的确是你父亲,他……”

  “郑诚。”慕亦舟声音冰凉,冷声阻止,“你回公司吧,不用跟着我。”

  助理心里一凉,他也为慕亦舟工作了两年了,算是个得力助手,怎么也没想到,他今天竟然翻车了,但他明明是为谢总好,他作为一个普通男人都忍不下这样的屈辱,谢总有权有势怎么可能会容许自己的孩子随母姓。

  但他碰触到慕亦舟黑如深海的眼眸后,下意识禁言,喉间被堵,不敢再说什么了。

  小惊蛰的心情骤然失落了,她满头是汗,小脸红扑扑的,原本眼眸里还有笑意,现在只剩下了冷淡和失望,她攥着老师的手越来越紧,抿着小嘴,像是马上就要哭了。

  慕亦舟心口往下沉了沉,她再怎么聪明乖巧,她也只是个小孩,他不该这样的。

  他说:“我是来带你去看小熊猫的,柚子。”

  小惊蛰微微一怔,抬头看他,她脸上写满了犹豫和怀疑,对他充满了不信任,他想说他是爸爸,那他就是爸爸吧。

  她没觉得爸爸很好,但是她知道,有很多坏爸爸,会把她抢走,让她跟妈妈分开,就像电视剧、电影里演得一样。

  但是,小熊猫……她拒绝不了。

  这下轮到老师好笑,她一本正经地用小惊蛰刚刚说的话,回给她:“怀瑾,咱们不能相信他哦。”

  小惊蛰攥紧拳头:“对,我不能相信!”

  慕亦舟凝视着她,带着哄:“那怎么样才能让你相信?”

  小惊蛰想了下:“你先别走,我还要跳舞,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吧。”

  助理还没离开,心里一惊,还没人敢这样晾着谢总,也没人敢这样命令谢总吧?但他想,现在的谢总应该会乖乖听话的,就是有点离谱,谢总也会有父爱么?

  他觉得今天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在他身上,他忍不住在助理的几人小群道:“今天陪谢总来看他女儿,我做错事了,我完全没想过,谢总那么无情,甚至厌烦小孩,他居然很听自己女儿的话。”

  另一个助理说:“这……我也有点印象,谢总有个女儿,他以前还让我们不用上报他女儿打来的电话,他的确不怎么喜欢小孩,就算是他自己的小孩。”

  “可能人也在变化吧,或许他现在喜欢女儿了,所以谢总要打抚养权争夺战的官司了吗?”

  “不太像。”

  “我还是先做好找律师团队的准备吧。”

  ……

  慕亦舟不被允许进去,就只能在外面等着,他倒也不觉得累,更不会觉得枯燥,看小惊蛰跳舞也挺好玩的,他甚至还不经意间拿出了手机,录了一段视频,等录完之后,他还冒出了个发朋友圈的念头。

  这种念头一浮现,就在他的心口敲响了警钟。

  他至今仍然认为他应该尽父亲的责任,至于爱意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只能随缘,但他想发朋友圈,就像那些宝爸一样,嘚瑟地向朋友炫耀自己的女儿,自吹自擂。

  他微微拧眉,看着视频里小惊蛰跳舞的样子,技巧不错,舞姿优美,应该不是他自带父亲滤镜,她的确很优秀,这么小年纪的,他就没见过谁比她跳得更好。

  他想了下,还是发了,还打字:“我女儿。”

第178章 改正

  夏柚白没第一时间看到这条朋友圈,是赵澄刷到后,截图发给了夏柚白。

  赵澄:“谢总这是在干嘛?当上慈父了吗?看着挺无语的,小孩长大了,他开始抢人了?他怎么不等小惊蛰18周岁以后再来当爸爸?”

  夏柚白点了进去,慕亦舟发的那条朋友圈下面都是点赞,也都是熟悉的人。

  就算有些人很震惊,慕亦舟哪来的这么大一个女儿,但也没人敢直接在他朋友圈下面质疑。

  一石惊起千层浪,


本微语录为铁扇美文网微语录频道春天诗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