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语录 亲情诗歌 浏览微语录内容

乔忆许聿深近期热推小说-乔忆许聿深小说无弹窗试读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20:26 25

  她好想看看他,好想好想……

  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地揉眼睛,也依然看不见那道日思夜念的身影……

  “阿深……”

  她绝望焦急的呼唤声刚刚出口,就被一声怒斥,“请被告保持安静!”

  而那一声虚弱颤抖的「阿深」,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令许聿深神情一怔……

  他松了松领口,用力深呼吸。

  王萍临死之际那绝望的目光和哀恸的指认,和乔忆嗜血疯狂的骇人模样,他怎么都忘不掉!

  这个女人,太过恶毒……

  不仅亲手杀死给了她生命的母亲,还想把罪名诬陷到她从小痛恨至今的佳嘉身上!

  幸好他及时赶到,不然刀柄上那些指纹,可能会让无辜的佳嘉百口莫辩,陷入绝境……

  所以,她就算变成再可怜的样子,也不值得半分同情!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看乔忆的方向,不受她的任何干扰……

  字字清晰。

  “我亲眼所见,乔忆杀死了她的母亲,并且亲耳听到,死者王萍女士生前指控,是乔忆,杀死了她。”

  许聿深有力的证词,令法庭上一阵唏嘘。

  更是如同被烧得滚烫的尖刀,狠刺在乔忆心头,把她的心生生剖开,滋滋熔化……

  “不!我没有!阿深!我没有啊!求你不要这样作证,求你……我求求你啊……”

Ṗṁ  乔忆近乎凄厉的哭喊声,疯狂响起。

  她看不见许聿深的方向,只能拼命瞪大了哀绝的双眼,没有焦点地四处找寻,嘶声哀求。

  “所有人都可以不信我,但你不可以啊阿深……我求求你阿深,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求你好好想想那一天,我真的没杀我妈啊……是郑佳嘉是郑佳嘉啊!”

乔忆许聿深近期热推小说-乔忆许聿深小说无弹窗试读

  “被告保持安静!”

  “不,你让我怎么安静!”乔忆疯狂挥手,歇斯底里尖叫,“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没做……我不能就这么死了啊……我没有罪,我不认罪!”

  没有人能控制住濒临崩溃的乔忆,眼看就要中断休庭。

  许聿深的声音低低响起。

  “乔忆。”

  这一声呼唤,就好像最有效的镇静剂,瞬间安抚住了乔忆的情绪。

  “阿,阿深……我,我在……”

  她空洞的眼里,有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滚。

  干裂淌血的双唇,不停颤抖,“你知道的……你的证词……对我,很关键的阿深……”

  许聿深捏紧拳,拳骨已然泛白。

  “我知道。”

  乔忆眼底倏然闪起几点星光。

  “那你……你一定要告诉他们,我不是凶手,好不好?”

  乔忆沙哑的哀求声,抖得走了样。

  “阿深,我不能死,我真的是冤枉的阿深……我真的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做……”

  她低软又哀怨的声音,让许聿深一时失神……

  定定望向了她……

  曾经那样明媚优雅大方自信的乔忆。

  笑起来唇畔的梨涡足以醉人的乔忆。

  如今却变成这般卑微萧索形神不全……

  可今天这一切———

  难道不是她心地不善的罪有应得么?

  难道要他助纣为虐,再任她去祸害别人吗!

  许聿深拼命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在乔忆充满期盼的目光里,他缓缓说道,“你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忏悔赎罪。”

  他说完便不再给乔忆开口的机会,直接看向法官,“我承诺,我所提供的每一句证词,全都真实无误。谢谢法官。”

第12章 别了,阿深……

  “虽然犯罪嫌疑人乔忆拒不认罪,但证据确凿,其杀人罪名成立。本庭宣布,判处乔忆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伴着那一声锤音,乔忆的世界,彻底天昏地暗。

  “阿!深!”

  她拼尽最后的力气,声嘶力竭哭喊着他的名字。

  我用命来护着你……

  你却亲手送我去死……

  相爱一场,最后却换来这样的结局……

  不甘啊……

  她不甘啊……

  大口大口的鲜血涌出她苍白的唇畔……

  纵有满腹的话还想说……

  她却头一歪,直直昏死在法警的身旁。

  乔忆那紧闭双眼的一脸惨白,竟如同滋着火花的烙铁一样,倏然烙在许聿深心头,让他莫名一疼,情不自禁抽了口冷气……

  不必同情……

  这个女人……

  是咎由自取……

  他反复这样告诉自己。

  可不知为何,心却变得,空空的。

  到底是曾经心动过的女人吧……

  可到底,她不配啊……

  许聿深望着乔忆离去的方向,静默了许久,许久。

  直到人都散去……

  他才缓缓起身,缓缓离去…………

  在郑美玉的多方活动下,乔忆的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依法核准死刑。

  乔忆被执行死刑的那一天。

  阳光明媚,天蓝得耀眼。

  像极了乔忆和许聿深初见的那个春日午后……

  两个十几岁的小小少年,手拉着手,笑得清甜,笑得干净……

  他救过她的命。

  他给过她最暖的宠。

  所以,无论为他做什么,她都是心甘情愿……

  被牢牢捆缚在注射床上的乔忆,轻轻地笑了。

  她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但脑海里许聿深的脸,却比任何时候都清晰……

  阿深,我不怪你。

  阿深,我只是好难过———

  什么都不能为你做了……

  希望余生的你,永远永远都不要记起我们的过去,不要记起那个秘密……

  我舍不得你过不好,一分一秒都不可以……

  若来生……

  还能遇见……

  也请你千万不要责怪我的弃你而去。

  我真的,真的尽力了……

  “执刑!”

  冰冷的针头刺进了乔忆的肌肤,引起她一阵颤抖。

  别了,阿深……

  乔忆含笑的眼角,有一朵晶莹无暇的泪花……

  伴着她生命的终结,在她苍白如纸的脸颊上,缓缓地绽放…………

  几乎同一时间。

  许聿深正与一个合作多年的法国客户,洽谈新的合作细节。

  一切顺利。

  签完合同后,法国客户笑着问许聿深,“怎么不见乔秘书?”

  始终刻意回


本微语录为铁扇美文网微语录频道亲情诗歌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