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散文 散文小说 浏览微散文内容

庄晚霍清寒全文免费阅读_(庄晚霍清寒免费阅读无弹窗)庄晚霍清寒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q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8:51:08 46

她继续说道:“既然已经决定和梦梦结婚了,就不要追究之前的事情了。”

霍清寒视线从骨灰盒抽离,语气淡淡的说了句:“我不会和林以梦结婚的。”

听到霍清寒的话,霍母也带了气:“请柬都发出去了,你现在说不结婚,你把霍家的脸面放哪?”

“所以在你心里,还是霍氏最重要吗?”霍清寒开口问道。

霍母偏开了眼睛,嗫嚅了几下,说到:“你怎么会这么想。”

霍清寒不愿在这种话题上多做纠缠,又问道:“妈,我和林以梦是怎么认识的?”

霍母闻言脸色微顿,随后又道:“你们小年轻谈恋爱我怎么会知道。”

“那妈,你知道我喜欢的是庄晚对吗?”霍清寒又问。

霍母轻啧一声,眉头微拧,又佯装不在意的说:“她借治疗的名义利用了你,你可别当真了。”

霍清寒没理会这句话,直接说道:“妈,我被改记忆这件事,有你参与吗?”

霍母一脸难以置信:“你是我儿子,我会害你吗?”

话毕,便生着气向外走去:“你真让我失望,好好想想你的态度。”

霍清寒只觉身形俱疲,撑着身子将庄晚的骨灰拿了回来。

抱住骨灰盒的瞬间他才敢将身体微微放松一些。

他的母亲啊。

表现出来的样子太不自然了。

她到底在其中参与了多少。

霍清寒还在医院的时候。

林以梦的资料也送了过来。

资料查的比较细致,从林以梦的出生、大学、择业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庄晚霍清寒全文免费阅读_(庄晚霍清寒免费阅读无弹窗)庄晚霍清寒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但唯独近期的动向反而只有寥寥几句话——

三年前林家夫妇突遇意外,在国外做心理治疗师的林以梦回国,接手林氏集团。

林氏在林以梦接手后一直顺风顺水。

直至一年前林以梦开始隐于人后……

后面的信息似乎被刻意隐藏了。

但霍清寒基本能猜到这一年林以梦干了什么。

她是后半年才来到他身边的。

至于这之前的事情估计多多少少也和霍清寒有关。

林以梦的举动只是为了求财还是另有索图呢?

这些估计也只有再和她见面了才能得知了。

“有她现在的信息了吗?”霍清寒问一旁等待的秘书。

秘书点点头:“现在林以梦回到林家了,我们暂时没有办法将她请出,不过有发现林家别墅有些不同之处。”

秘书将手里的照片递了过去:“林以梦回去后将林家做了个整体翻修,而且做的比较急,不知道具体做什么用处。”

霍清寒翻看着手里的照片,一个穿着道袍的陌生的人影出现在照片里。

他指着此人问道:“他是谁?”

秘书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有些熟悉,但是一时半会有些记不得。”

“去查查他。”

“是。”秘书接过照片后便离开了。

霍清寒看着面前的照片,陷入沉思。

又是道士。

“为什么林以梦也和道士扯上了关系?”霍清寒有些不解。

林以梦一个常年在国外的人怎么也和道士扯上了关系。

他重新翻开了林以梦的资料。

“领养……”脑子里又串起一根线,以前晚晚也和他说过她是被领养的。

“蓝天福利院。”霍清寒的目光扫向资料里的这几个字。

第17章

“女居士,感觉如何?”熟悉的声音在庄晚耳朵边响起。

她不是死了吗?

庄晚抬手看向手腕,红线确实消失了。

“咳咳”身边人的咳嗽声将才将有些呆滞的庄晚引了回来。

庄晚反应过来,将视线从手上移开,跟玄灵行了个礼:“望道友解惑。”

玄灵哈哈一笑:“小友,轻舟已过万重山,只论当下即可。”

庄晚跟着勾唇一笑,那便只论当下吧。

玄灵不说,她也不问了,活着就好,至于怎么活过来的,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

看着窗外的阳光毫不吝啬的释放暖意,庄晚感觉自己身体的冷意似乎也被驱散了。

“我想出去走走。”庄晚对玄灵说道。

玄灵点点头:“随心即可。”

走出房门视野便开阔起来。

四处看了看,才发觉这里她有些熟悉。

只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往上走一些,就是白云观。

她往返多次,从未发觉过这建立在半山之间的小观,心中对玄灵好奇更盛。

不过比起玄灵,那天晚上在霍家看到的场景更让庄晚无法忘怀。

她远远看着白云观,低着头轻轻唤道:“师父。”

这个瞬间她的心绪再次沉了下来。

当时她以为自己快死了,所以当看到师父和林以梦在一起时也没有在追究。

那么现在,她要去查明吗?

事实和结果是她能接受的吗?

她盘腿在原地坐下,看着天上的白云流动,心思也随之一起流动。

玄灵也在这时慢慢靠近,也不言语,只是做在她身边。

莫名的,庄晚感觉自己的心在这一刻静了下来。

她问:“道长,你说,未来我该怎么办。”

“你心里自有定夺了,不是吗。”玄灵声音低沉,平静的回答着。

“嗯。”庄晚轻声应着,也不再说什么。

有些问题在提出的瞬间,就知道了答案。

日渐黄昏,玄灵才悠悠从旁边起来:“去休息吧,不急于一时。”

庄晚抬眼看向玄灵:“你所求为何呢?”

她的人生里充斥着太多骗局,她感谢玄灵的指点和救命之恩。

可是玄灵的出现的太过突然,而且处处都在帮她。

她不得不多想。

玄灵眼神明亮,全然没有老人家眼睛里的浑浊之感。

他仔细的看了庄晚一眼,像是看到了庄晚的灵魂深处。

在庄晚感到不适之前,玄灵的眼睛慢慢移开,轻声道:“你我有缘。”

“有缘啊。”

庄晚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时,是她师父说的。

因为有缘她被师父带到了道观。

因为有缘她去到了霍家。

因为有缘她侥幸活了一命。

可是这些缘分是未必都是福缘。

见玄灵走进膳堂,庄晚又低下了头,拇指在不停地打转。

原本平静的思绪再一次被搅乱。

无数想法在开始在头脑里穿插。

她闭上眼,躺倒在了地上。

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梦里总是要比现实有趣些。

她久违的梦见了父母的样子。

父亲一手一个将她和林以梦抱如怀中。

母亲在旁边笑着为她抹去唇角的碎屑。

庄晚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想起。

父母似乎也不是一直都讨厌她的,她也曾偶尔被父母宠爱过。

只是在在更多的时间里,他们都不喜欢她。

甚至越来越厌烦她。

觉得她不如妹妹聪明,不如妹妹开朗。

总是在给他们找麻烦。

后来,没有人愿意再牵着她的手了。

画面在一瞬间跳转到了车上。

熟悉的街景让庄晚心里猛然一紧。

她挣扎着想要醒来,可梦里的每一个瞬间就像开了倍数一般不断上演着。

幼年的庄晚将被林以梦抢走的娃娃夺了回来。

她的快乐没有出现多久,耳边便传来父母的斥责。

一个大手在即将碰到庄晚时,更快的撞击声传进了庄晚的耳朵。

车辆失事。

4死2伤。

父母和肇事司机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那条路上。

她和妹妹的命捡回来。

在她清醒后,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如果不是你,爸爸妈妈不会死!”

第18章

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回荡。

挣扎着,庄晚终于从噩梦中惊醒。

感受到脸上的冷意,庄晚轻轻将手覆了上去。

泪水从指缝中流出,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

从小,林以梦就在她耳边说:“如果不是你要抢我玩具,爸妈根本就不会出事,都是你的错。”

在日复一日的谴责里,她逐渐觉得林以梦说的是对的,就是自己的原因。

对待妹妹也是更加爱护,甚至立下誓言,说永远让着妹妹,把妹妹放在第一位。

所以后面领养时,也将条件更好的林家夫妇让给了妹妹。

等庄晚长大后,对于父母的死才看开了很多。

那是躲不开的一场劫难。

父母的死从来不是因为她,而是肇事方醉酒。

可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放下。

她不怨恨妹妹,只是希望她过得好些,不要被父母的死亡再影响。

却不曾想,若干年后再相见,全然没有她想象中的姐妹情深。

思索的过程中,庄晚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

她擦去眼角最后的泪水,走回了玄灵给她安排的房间。

洗漱完后,才重新躺了上去。

看着窗外倾洒的月光,庄晚想到:清寒和林以梦马上就要结婚了吧。

庄晚有些想去找霍清寒,但是又怕他已经结婚。

而且自己的刚捡回一条命,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不急于一时吧。”庄晚说着,但心底还是忍不住怀念和霍清寒的点点滴滴。

想看看以往的回忆

然而手机却不在身边。

可能是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庄晚很快又睡了过去。

夜晚的时间就这么悄然流逝了。

第二天一早,庄晚拜别了玄灵,径直往山上走去。

回到白云观后,一切如常。

庄晚曾经猝死的消息似乎无人知晓一般。

不过庄晚也在短暂的疑虑后想开了。

她常年不在观内,大家又鲜少用手机,不知道也是正常。

庄晚径直走向师父的房间。

还未等她敲响房门,便听里面有人在说话。

里面的声音她熟悉


本微散文为铁扇美文网微散文频道散文小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散文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