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散文 散文小说 浏览微散文内容

邹晴席铮今日阅读更新-(邹晴席铮)全文免费阅读-邹晴席铮

q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3-03 13:43:18 470

得出席先生家境条件很好,但为何,会让邹小姐这般为了自己母亲的病情和药费如此奔波?

  排队两年的骨髓源,一直拿不出来。”

  席铮眸色微沉,“骨髓源?”

  “席先生不知道?”

  柳泽诧异,“那你可知道她早上来医院检查骨髓的匹配度?”

  接连的信息,轰的一声,炸进席铮心头。

  他对她,一无所知。

  这几年来,他除了对她的憎恨,和重逢后的掠夺。

  居然对她的真实生活一概不知。

  直到自己逼她,把她逼到绝境,刺激到病情才在自己面前崩溃昏厥。

  席铮懊悔地收紧手心,“柳医生,你说的骨髓源,是治疗张梅病情的骨髓?”

  席铮想到邹晴说,邹传雄答应她的事情。

  柳泽轻应了声:“是,邹小姐妈妈的病情已到了非做手术不可的非常时期,再拖下去,就算拿到骨髓源做了手术,要恢复的几率只是减半再减半。”

  他摸了下自己身前的挂牌,又说:“之前我有听邹小姐说,她的大伯一直在帮她找骨髓源,但她大伯来医院拖了好几次了,有适配的他都说再缓缓,结果明明能做的手术,硬生生拖到两年后。”

  “邹传雄。”

  席铮暗暗咬牙念叨。

  这时,柳泽的电话响了,是照顾邹晴那边的护士打来的。

  “柳医生,邹小姐醒了。”

  “好,现在过去。”

  他挂断电话,朝沉思中的席铮望了眼,“席先生,邹小姐醒了。”

邹晴席铮今日阅读更新-(邹晴席铮)全文免费阅读-邹晴席铮

  他们一同回到病房,邹晴虚弱地卧在白色的病床上。

  在见到柳泽出现那一刻,她激动地朝他伸出手,抓住他的白大褂。

  余光刚好带到闯入视线里的席铮。

  席铮的视线微垂,就压在她抓住柳泽大八卦的手上,吓得她连忙将手回收进被子里。

  “柳..柳医生。”

  她声音怯怯,反应像受惊的幼猫。

  席铮从她畏怯的眼眸中意识到自己,方才那下意识的眼神吓到她了。

  他对她,一直是强制性的占有。

  倒是柳泽,轻抿出一抹温笑,“邹小姐,有什么话,等你康复了我们再谈。”

  柳泽知道她要问什么。

  但倘若在这一刻就告诉她,她的骨髓匹配是合适的,但因携带了癌症细胞方案作罢的话,会不妥。

  “好,谢谢你柳医生。”

  邹晴回给柳泽一个礼貌性的笑容。

  席铮立在一旁,眸底溢出的酸味,挡都挡不住。

第171章 那你要不要乖,以后只听我的话?

  “我是怎么到医院的?”

  邹晴在病房里只剩下两人的情况下,开口问得。

  坐在床边的席铮,微压着眉骨,若有所思的,没有第一时间回话。

  邹晴以为他听不到,又出了声喊了句:“席铮。”

  “被我抱过来的。”

  席铮回眸,口气平静得要命。

  顺带的视线落到她放在被子外面的手,轻柔地抓起塞回被子里。

  可听见是被他抱过来的邹晴,眼眸里全是不淡定。

  “你..你把我从席家抱出来的?”

  席铮侧目看她,无所谓地反问道:“不然你想怎么抱?”

  “你怎么可以抱我呢?那席廉哥....”

  她的话才出口一半,席铮倏地就朝她人半压了过去。

  深不见底的乌眸沉甸甸的,是那口困住她的深渊。

  撑在枕头两侧的手臂绷得紧紧,但每一寸用力都是在提醒他,一定要控制好情绪。

  他清俊五官就悬在邹晴的上方,口吻轻蔑,“邹晴,到现在你还在想着听话?”

  他指的听话,是听邹传雄的话。

  邹晴水眸微涨,沁出泪花。

  她羞愧地别过脸,她所有的秘tຊ密都被席铮知道了。

  她下意识的反应,让席铮心疼。

  席铮掰过她的脸,让她与自己坦白对视,“死了那条心,席廉已经知道我们的事。”

  他的话对邹晴来说,无疑是种绝望。

  “你都跟他说了?”

  邹晴眼眶通红,没忍住的泪水没过他按在自己脸上的手指,顺势而下。

  “你根本不爱他,就不要作践自己。”

  “可你也不爱我,为什么要作践我?”

  邹晴哭着发泄,一把将人推开,扯到还插在手背上挂瓶针头,血珠冒了出来。

  席铮见状,眉头猛跳了下。

  连忙摁住她手背上的针眼,快速按下护士铃。

  “我不要你模棱两可的关心,你放开我,那是救我妈妈唯一的希望。”

  邹晴还在用力地扭着被他摁住的手,另一只手在他身上狂打着。

  席铮没有躲,挺着腰身让她打。

  “席先生。”

  护士听到铃声赶了过来,推门就看见邹晴情绪激动地在打人,神情错愕地顿了下。

  席铮脸色不变,“她的针头被扯出来了。”

  邹晴咬牙,忍住气愤地配合着护士。

  护士动作很快,在把脱落的针头插回去时,席铮沉下嗓音提醒,“轻点。”

  小姑娘本来就皮薄肉细的,折腾了下,重新插回针头后,周围的皮肤通红着。

  “邹小姐,你还是得注意点好。”

  护士处理完,顺道叮嘱了一声。

  邹晴难为情地低头,“谢谢!”

  “有什么问题你们再喊我。”

  “谢谢!”

  席铮说出谢谢的时候,邹晴猛然抬眸睨了他一眼。

  大恶魔会对人说谢谢。

  护士带着门,退了出去。

  席铮重新将人按回床上,清冷着眉眼说:“好好休息,别闹了。”

  邹晴与他错开视线,闷声道:“你出去。”

  席铮没搭理她,给她掖着被子。

  “我说你出去。”

  邹晴拉回视线,埋怨地盯着他。

  她的口气说得很重,但声音不大,席铮听得出她内心的痛苦。

  席铮的脸沉了半截,但没被看出。

  “想不想吃点东西,我去给你带。”

  从席家一路折腾过来,已经是半夜一点多,晚上她又只吃了一碗面而已。

  可在邹晴眼里,席铮几乎是漠视着她的情绪说话,这让她难受得全身都疼。

  “我恨你,恨死你了。”

  她心中有气,泪水就不停地往下流。

  那是承载了她这段时间所有的委屈,而席铮却一直像一个旁观者,立在她的世界外缘边上,又对她的命运试图破坏。

  邹晴被绝望冲昏头,“要是能早点遇见未来,我就不会喜欢上你...唔....”

  “席铮。”

  她疯狂扭着头,不给他再触碰自己的机会。

  席铮受不了她再说下去的每一个字眼,他要堵住她,他不要听她说后悔喜欢上自己的话。

  他预判着她要抬起的手,快速握住她乱动的两个手腕,力道是轻轻的,只是固定住,不让她再扯到针头。

  邹晴没有顺从。

  她越是闪躲逃脱,席铮触碰她唇的动作就越猛。

  就在席铮入侵,卷着她舌尖缠绵那一刻,邹晴发恨咬伤他。

  浓烈的血腥味在两人的口腔中蔓延开,席铮却没有因此而停止下动作,反而越吻越深情……

  安静的病房里,只剩两人低喘的呼吸声缠绕一起,暧昧的回荡在彼此耳间时,邹晴才慢慢消停下来。

  席铮抵着她的鼻子,乌沉的眸子浮出柔光,邹晴有点晃神。

  “别闹了,咬死我,谁帮你找骨髓源。”

  他低哑的磁音好听到飞起,是一听就难忘的那种,尤其是被吻过的嗓子。

  “你说真


本微散文为铁扇美文网微散文频道散文小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散文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