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 铁扇美文 > 微散文 > 散文小说
  • 云厘愣住了,她一时说不出口来,嘴唇翕动几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纳兰怜月见此情景,长出一口气,道:“算了,母亲也只是随便问问。”随后她便离开了。云厘则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下意识的不愿意母亲知道自己真正的修为……父亲母亲当初在天一门也是备受期待的天才,可是他们却都没有达到自己如今的境界,也没有摸到仙门的门槛。若是自己摸到了,达到了他们未曾达到的高度,按理说他们应该会高兴的吧。可若是他们知道了,会不会立马...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 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苏念强装镇定想要扭头往后跑去,可身后不急不徐的脚步声,分明预示着她已经没了退路。她攥紧了斜挎包的包袋,不停的往旁边墙面退去。直到她整个背都紧贴在墙壁上,这时她才借着远处微弱的光看清楚围住她的人。那是三个彪形大汉。苏念颤抖着声音:“我有钱……你们要多少?”那三个大汉并不说话,只是相互对视一眼。随即其中一个大汉说:“少废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就算...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 苏雅不可置信地抬眸,却见他根本没看自己一眼。她的心狠狠一疼。半晌,她缓缓站起身,极慢地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景年,我不会放弃的,你现在不喜欢我没关系,以后你一定会喜欢我!”说完,她推开门便走,没给厉景裕说话的机会。病房的门打开又关上,厉景裕深邃的双眸隐在黑暗中辨不清情绪。许久,他拿起手机,翻到程母的号码。拨通后那边很快接起:“景年?”厉景裕下意识攥紧手机,开口时才发现嗓音干涩沙哑。“妈,可柠在哪儿...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   只是不过怎么贺承会跟眼前这个小姑娘搞上了?他惦记的不是辛家的女儿吗?难道是走出来了,就跟其他女孩好了?   贺夫人冷静了会,一改刚才的慈眉善目,严肃说:“你在玩什么把戏,你说这孩子是贺承的,你有什么证据?你一个女孩子这么不自爱吗?未婚生子,你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吗?”   阿昼:“贺太太,我知道换做别人也很难相信,但我怀的的确是承哥的,我也只有他一个男人,你们贺家可以不认我,但是不能不认这孩子,它是...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 “苏夫人,”董惜惜拿出一张银行卡,“这是您给的银行卡,里面的钱我没动。”“另外,苏家每月给的五万块零花钱,也是打进这张卡里的,我也没动。”这些话说得,苏夫人脸上忽然有些难看。苏玥每个月至少都得买一个包包,至少是十万起步,别说还有其他ᴊsɢ的各种花销了,怎么也得几十万打底,有时候请个客,买条贵点的裙子,就得百多、两百万了。可她给董惜惜的零花钱,一月才五万,连苏玥的一个包包都买不起。苏夫人忽然脸上有些...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 他现在已经失去了孩子,总不能再让他失去父亲和家人吧。 谢父上来就是一套道德绑架,让陈笙都有些微乐,甚至于挑眉好奇的看着这个男人,他究竟是怎样能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 不仅如此,这男人还一边说一边哭,顺势还将合同和自已的钱包放在了桌面上。 陈笙倒是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男人的表演,说实话,太拙劣的演技,反...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   她牵着‘明夭夭’的手站了起来。   同时,明嬿也在心里想着。   难怪女儿不去玩了,原来是把宝物弄丢了,害怕她责怪,所以才悄悄地跑回来,跟在她身后。   但是,这个时候,明嬿又怎么会责怪明夭夭呢。   夭夭刚被莲衍伤了心,正委屈着。   她心疼夭夭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忍心责怪她。   见明嬿非但没有生气,还如此温柔地对待他。   小莲初眨了眨眼,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她看着是那...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   “啊?”叶繁星迷茫看着他。   还没答应过来,手腕就被傅景洲握住,轻轻将她拉了起来。   “去哪儿?”   “陪我走走。   留下乔霜一脸疑惑,“傅景洲怎么了?”   慕靖山摇头,“我也不知道。   傅景洲一直拉着女孩的手腕到了外面,叶繁星在身后问,“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突然,傅景洲停了下来,女孩的头碰到了他的胸膛,后退了一步,重心不稳眼看要摔倒,傅景洲伸手搂住了女孩的腰。   “阿星,你没事吧?”傅景洲关心问道。   “你说呢?我穿着高跟鞋...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 “醉欢,你可要坐稳了,免得栽下去了。”莫子逸像是恶意在苏醉欢耳边轻声呵气,瞬时让苏醉欢一阵酥麻。还没等苏醉欢坐稳,莫子逸扬手鞭打在马背上,马儿翻蹄嘶叫,吓得苏醉欢忍不住又往身后靠近。听到莫子逸得逞的笑声,苏醉欢咬牙切齿道:“莫子逸,你的君子之风呢?!”莫子逸无所谓的回答:“好笑,我莫子逸什么时候承认过自己是君子了?”“……”莫子逸的这匹黑马性子比较烈,苏醉欢也不敢轻举妄...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   换好衣裳重新躺在床上,摸了摸放在枕头下的匕首,她的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这是她两辈子,第一次主动杀人。   若是后世,杀人这种事情,她想都不敢想。   就连寻衅滋事这种罪,她恐怕都没机会犯。   可如今到了这里,她居然已经能面不改色的杀掉一个人了。   果然环境,最能造就人。   不过想想,那女子也是死有余辜!   跟着那样的主子,她肯定替他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   不然,也不会跑来茅厕守株待...

    浏览全文散文小说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相关微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