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散文 散文小说 浏览微散文内容

祁准序宋时初小说(宋时初祁准序)精彩免费小说_祁准序宋时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笔趣阁

xiaohua 铁扇美文网 2024-04-02 20:16:20 51
祁准序宋时初小说(宋时初祁准序)精彩免费小说_祁准序宋时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笔趣阁  可她越这样解释,我心里越是堵的难受。
  她这哪里是来给我解释?
  分明就是来向我示威宣战的。
  苏悦的声音很温软,字字句句说的都像是好话,“乔乔,准序工作压力很大,我希望你能多点体谅他。”
  “他的胃不好,因为你们吵架的原因。他心情很不好,刚刚喝了很多酒,我怎么劝都劝不住……”
  我冷笑一声,“你给我闭嘴,他是我老公,用不着你来对我们的婚姻指手画脚。”
  “既然他喝醉了,那就有劳你好好照顾他了。”
  说完,我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挂完电话。
  我心里还是一阵一阵的抽疼,心口的那股怨恶之气怎么也咽不下去。
  我不明白我究竟哪里不如她?
  上辈子,我所有的爱都给了祁准序,满心满眼都是他。为了他,我甚至都愿意去死。
  然而,他却要我输的那样悲惨!
  平息几口重气后。
  我想躺下来睡觉,可心口顶着一股气,怎么也睡不着。
  是!
  这辈子,我是打算退出这段婚姻,趁早成全他们。
  可是,苏悦这样迫不及待的来向我示威。
  我凭什么要让他们快活如意呢?
  想想祁准序前世对我的冷酷无情,想想苏悦的恩将仇报。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妈的,我心里好难过,我不能让他们这么舒服快活。犯错的人又不是我,凭什么要让我承受所有的痛苦?”
  我必须要做出些反击,要搅的他们鸡犬不宁,才能让我的乳腺通畅些。
  我起床喝了一杯水,又坐在床边冷静的思考了几分钟。
  稍后儿。
  我打开了手机软件,查看祁准序车子的目前定位。
  定位上面显示,他的车子在皇庭夜店。
  很显然,他现在是和苏悦在一起喝酒。
  酒后乱性。
  他又从来不是个节制的男人,加上这几天我又不肯满足他。他现在喝了酒,肯定会忍不住和苏悦上床。
  想到这里。
  我大脑里忽然冒出一个歹毒的想法。
  我为什么不去抓他们个现行呢?
  上辈子,我虽然知道他们两人有一腿。但从来没有将他们抓奸在床过。
  所以,每次争吵都不占理,总是被祁准序一句‘无理取闹’给全盘否定。
  趁着这次机会,我要先发制人,要将他们抓个现行。
  更要将他们两个钉在耻辱柱上,成为他们一生洗不去的污点。
  说不定,还可以借着这次机会,顺利和他离婚。
  但我现在被祁准序限制在家中,肯定是出不去。
  又冷静的想了几分钟。
  我灵机一动,直接拿起电话,拨通了我婆婆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几声后,我婆婆接听了,声音带着一丝没睡醒的迷糊,“喂,乔乔啊~,你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我酝酿了一下情绪,装作惊慌失措的说:“妈,阿忱刚刚给我打电话,他说他在酒吧和人家打架,好像闹出人命来了。”
  我婆婆听了,立即急了,“什么?那阿忱有没有受伤?”
  “妈,你别问那么多了。你赶紧过来接我,我们一起去酒吧看看什么情况。”
  我婆婆信以为真,顾不得多说什么,直接就同意了,“哦哦,好的,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嗯嗯,妈,你快点,我们见面再聊!”
  “好的。”
  挂完电话!
  我冷笑了一声,待会我婆婆过来,我就不信管家和保镖还不让我出门。
  现在把我婆婆叫来了,当然也得把我妈和我哥叫来。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祁准序和苏悦之间的丑事。
  “嘟嘟嘟。”
  我妈很快接了电话,“喂,乔乔!”
  我依然装作惊慌失措的说:“妈,出大事了,哥哥现在在不在家?”
  我妈一愣,“在家呢,怎么了?”
  “祁准序去应酬,客人喝醉了,把他打伤了。那客人发酒疯,把苏悦也打了。你赶紧和哥哥说一声,一起去皇庭酒店看看怎么回事。”
  毕竟,我哥那么喜欢苏悦,更扬言非她不娶。
  所以,我妈也将苏悦当成半个儿媳看待。
  我妈听完,也彻底急了,“啊?怎么会这样呢?”
  “妈,你别问这么多了。赶紧喊上哥哥出门,我们在皇庭夜店碰面!”
  “哦哦,我知道了。”
  皇庭夜店是祁准序的一个好哥们儿开的。
  他每个月都会在那里消费好几百万,而且,他在那里有一间固定的至尊VIP包厢。
  我之前跟他去过两次,所以我很清楚。
  十分钟后。
  我婆婆的司机开车赶来了,一起来的还有两个护工和保镖。
  满满当当两车人。
  我已经换了衣服,站在门前等着了,“妈,你可算来了。”
  我婆婆按下车窗,心急如焚的问我,“到底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呢,总之情况很严重,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说着话,我已经拉开了副驾的车门,准备上车。
  “嗯嗯,快上车吧。”
  管家见状,立即上去提醒,“太太,池总不让你出门……”
  “都闹出人命来,我再不过去,你能担待得起吗?”
  “什么情况?”
  “乔乔赶紧上车,别说那么多废话!”我婆婆黑着脸又催了一句。
  管家和保镖见状,当然不敢再阻拦。
  我也迅速上了我婆婆的车子。
  “赶紧去皇庭夜店。”
  “好的。”司机不敢耽搁,立即发动车子。
  一路上。
  我婆婆都在絮絮叨叨的问个不停,生怕她的宝贝儿子出事。
  毕竟,她只有祁准序这么一个儿子。他把别人打伤了还好,大不了多赔点钱。
  万一别人把她儿子打伤了,那她可得心疼死。
  “造孽哦,造孽哦,阿忱这个脾气哟,还是不肯收敛。”
  “妈,你也别太担心,我们先赶过去看看情况怎么样?”
  “哎!这个孩子呀,真是不让我省心。”我婆婆不听的唉声叹气,一脸的担忧。
  当妈的,总是替儿女担心。
  哪怕祁准序已经28了,在母亲眼里,仍然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20分钟后。
  我和我婆婆急匆匆的赶到了皇庭夜店。
  “欢迎光临……”
  “池太太,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有急事要找阿忱。”说着话,我带着我婆婆,身后跟着保镖和护工,一起风风火火的向祁准序的包厢走去。
  我哥和我妈应该也快赶到了。
  我哥也知道祁准序在这里有一间固定的包厢。所以,不用再另外提醒他们。


本微散文为铁扇美文网微散文频道散文小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散文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