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散文 散文小说 浏览微散文内容

离婚后,我和前夫的禁欲小叔闪婚了(路吟风莫南泽)全文免费阅读_离婚后,我和前夫的禁欲小叔闪婚了(路吟风莫南泽)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kongko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2 20:02:44 37
离婚后,我和前夫的禁欲小叔闪婚了(路吟风莫南泽)全文免费阅读_离婚后,我和前夫的禁欲小叔闪婚了(路吟风莫南泽)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莫南泽轻轻地叩响房门,平稳地说道:“吟风,我来了,不用害怕了。”
  很快,就听得门锁“咔哒”一声被解开,莫南泽便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路吟风此时正如一只受惊的猫咪一般缩在墙角,见到莫南泽来了,便开始委屈地流出眼泪。
  她也不想哭,可是根本忍不住。
  从刚才一直压抑的紧张委屈,在见到莫南泽的这一瞬间,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释放出来。
  莫南泽走上前,仔细地查看路吟风身上的伤势。
  左脸脸颊红肿,脖子处有掐痕,腿上有擦伤。
  莫南泽眯起眼睛,脑子里几乎复现出当时莫谦言粗暴地对待路吟风的情景。
  路吟风没有夸张,莫谦言是真的差点将她弄死。
  “小叔……”路吟风扑到莫南泽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路吟风也是在宠爱中长大的孩子,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人。
  她万分悔恨,自己当初怎么会和莫谦言扯上关系。
  如果能重来,她情愿永远也不要认识莫谦言。
  路吟风的身子颤动着,莫南泽伸出双臂,将路吟风的身体箍进怀里,轻柔地亲吻着路吟风的头发,心中隐隐地痛。
  他这么珍视的一个人,却被莫谦言如此残暴地对待。
  莫南泽对于莫谦言最后一丝岌岌可危的亲情,也随之断掉了。
  路吟风在莫南泽怀里发泄般地痛哭一场后,心中好受多了。
  她抬起头,看着莫南泽胸口濡湿的一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起小叔,给你弄脏了。”
  莫南泽并不在意,他将路吟风扶着坐到床边上,轻声地安慰道:“坐着不要动,我去拿医药箱。”
  路吟风却抓住了他的手,露出胆怯的神情。
  “小叔,我怕,我和你一起去。”
  她不知道莫谦言那个疯子被关了起来,害怕在莫南泽离开这个房间的时间内,他会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
  莫南泽眨了眨眼,心中动容。
  这是路吟风第一次表现得对自己依赖,他有些不舍得走开。
  幸好,吴厚保早就准备好了药箱,适时地递了进来。
  莫南泽接过药箱,看着路吟风露出温润地一笑。
  “趴到床上。”莫南泽指挥道。
  路吟风忽然就脸红了,但是在莫南泽十分正经的眼神注视下,她慢吞吞地翻过身,趴卧在床,脸深深地埋在了柔软的枕头中。
  莫南泽看清楚路吟风小腿肚子以及大腿上的触目惊心的血痕,心中又是一紧。
  路吟风的腿白皙纤细又修长,这些殷红色的痕迹,太扎眼了。
  他坐在床边,忍着暴打莫谦言的冲动,细致轻柔地为路吟风处理伤口。
  先用酒精消毒。
  酒精给伤口带来的刺激让路吟风不住地抽气,她咬牙强忍,却还是忍不住弯起膝盖躲避。
  “乖一点,别乱动。”
  莫南泽一只手,便将路吟风两只纤细的脚腕抓住,按在床上。
  路吟风知道莫南泽是为了自己好,于是便更加用力忍着酒精带来的刺痛感。
  他一手按着路吟风的脚,一手为路吟风上药。
  莫南泽的动作很轻,宛若微风拂过。
  路吟风甚至有些享受莫南泽的手划过自己的皮肤时酥麻的感觉。
  若是在以前,路吟风根本想都不敢想冷酷的莫南泽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不过,她从前也没有想到,莫谦言会那么残酷无情,那么疯狂。
  很快,莫南泽就将路吟风腿上的伤口处理好了。
  好在伤口不深,愈合后不会留下痕迹。
  “好了。”莫南泽说道。
  路吟风立马翻过身坐起来,眼巴巴看着莫南泽,随即别扭地道了一声谢。
  不知道为什么,路吟风总是不自觉地违反自己内心的决定。
  她明明曾在辗转反侧的时候告诉过自己,要渐渐地远离莫南泽,从这场荒唐的游戏中脱身。
  可是真正地遇到了事情,路吟风脑子里除了莫南泽想不到第二个人。
  莫南泽身上的衬衣有些乱,胸口的扣子崩掉了,下摆也不平整,是刚才和莫谦言打斗中造成的。
  他精致的面容上染了一层冷峻的神色,眼睛微眯,让人察觉不出他的视线焦点。
  他注意到了路吟风眼神的刻意躲避,嘴角不自觉地收紧。
  “今天海光集团的厉总来过了?”莫南泽一边整理着着装,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着。
  路吟风抬眼,看到他修长好看的手指在腰腹之间翻动,竟一时看入了迷。
  莫南泽原本就长得俊朗好看,经过今天的事情后,他在路吟风心中的形象也更高大了些。
  许久没有得到路吟风的回音,莫南泽挑眉看去,才发现路吟风正在看着自己发呆。
  她茫然发呆的样子,别有一番滋味。
  莫南泽干咽了一口口水,喉结耸动,连忙移开眼神。
  “咳咳。”
  莫南泽的两声干咳,总算将路吟风的魂唤了回来。
  “对!”路吟风反应过来,连忙回答道,“今天厉海光来了,说是要买下这座宅子,改成会所。于是我便跟厉海光说了莫谦言在骗他,莫谦言生气,所以才……”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路吟风还心有余悸。
  莫南泽紧接着说道:“海光集团几乎垄断了漠川市所有的娱乐场所,黑的白的灰的,都掺了一脚。厉海光,表面很温和的人,实际上手段狠辣,最好不要与他产生冲突。”
  路吟风听了莫南泽的话,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她今天原本就满腹怨气,见到了厉海光,对他好像也挺不客气的,话中带着火气。
  万一……他记仇了怎么办?
  “小叔,可是我听厉信章说,他爸警告过他不要惹莫家人,是不是说明他也忌惮莫家?”
  莫南泽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那你就听厉信章的吧。”
  路吟风想起了莫南泽昨天说过的吃醋论,瞬间红了耳根。
  她连忙摆手,说道:“算了吧,那个蓝毛看上去也不是很靠谱的样子,当然比不上莫律师!”
  路吟风突如其来的恭维对莫南泽却很受用。
  他轻挽嘴角,伸手揉乱了路吟风的头发。
  “回去吧。”莫南泽说道,“厉海光那边,我会处理好的,至于莫谦言……”
  莫南泽噤了声,路吟风也没再追问。


本微散文为铁扇美文网微散文频道散文小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kongko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散文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