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散文 散文小说 浏览微散文内容

穿书八零,炮灰美人觉醒了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穿书八零,炮灰美人觉醒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大结局

t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2 15:43:53 46

 小伙从菜盘里发现的蟑螂,其实是一只北方蟑螂,跟南方的蟑螂完全不一样。

  因为红姐是北方人,加上店里经常消杀,所以刚才压根没注意到南北蟑螂的差异。

  小伙的谎言被拆穿,一时间面露尴尬,面红耳赤,捂着脸就要往外跑,被热心的大爷大妈给抓住,直接扭送进了派出所。

  而鸿盛民食馆因为这件事,愈加声名大噪。

  原来这人是个外地来的混混,曾用这个方法在别的地方吃了不知道多少顿霸王餐,哪知道这次遇到了心细如尘的姜明心,三言两语就让他露出了狐狸尾巴。

  姜明心叮嘱红姐:“以后遇到这种事,千万不要慌,冷静一点,自然能找到对方的漏洞。”

  红姐又上了一课,心里佩服的不行。

  “唉,要是有监控就好了。”

  但这年代的录像设备太贵,只能从国外进口,国内压根没有,姜明心暂时也没办法安排,只能让服务员多加注意。

  事后,姜明心收拾行李准备回离城。

  邓建国和乔妮去车站相送,江斌背着好大一个行李包,里面装满了姜明心购买的土特产。

  她打算拿回去分给方爷爷、何老师还有邢昊东的同事。

  入闸前,乔妮悄悄塞给她一个粉色的纸盒子。

  姜明心眨眨眼,“什么呀?”

  乔妮压低了声音贴在她耳边道:“好东西,你还在发育,一定要穿好点的。我姑姑从香江带了两套给我,分给你一套。”

  姜明心恍然大悟,不得不说,这种事还是得女孩子才能想得到。

  她谢过乔妮,笑眯眯地把纸盒子抱在怀里,一上车就塞进了行李箱。

  等周五回到家,赶紧把行李拆出来,该洗的全部扔进一个盆里泡着,再把粉盒子打开,将里面的可爱的小东西拿出来清洗。

  离家五天,也不知道邢昊东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

  她来不及忙活别的,就去买菜做饭,刚把牛骨头汤炖上,外面传来咔嚓的开门声。

穿书八零,炮灰美人觉醒了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穿书八零,炮灰美人觉醒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大结局

  姜明心稍稍一怔,急忙跑过去,就见邢昊东由江斌搀扶着,站在门口。

  “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快就出院了?”

  她赶紧伸手去扶,江斌见她搂住邢昊东的腰,就立马松了手。

  “嫂子,老大非要出院,说是每天被那群人烦得不行了,这不趁着下午禁止探病,赶紧办了出院手续。”

  边说,边把邢昊东的包给拿了进来。

  无敌这些天都是交给方爷爷照料的,现在不在家,不然肯定会摇着尾巴往他身上扑。

  “来,你先坐下。”

  姜明心把邢昊东扶去沙发床上,伸手就要掀他的衣服。

  “干什么?”邢昊东按住她的手,耳根通红,朝她抬了抬下巴:“斌子还在呢。”

  “我就看看你的伤!医生怎么说的,真的可以出院了?”

  姜明心不顾她的反对,把他的保暖衣从下面掀起来一点,刚好能看到伤口。

  就见他小腹上还缠着白色纱布,但很明显没之前那么厚了。

  邢昊东不好意思地扯下自己的衣服,“伤口愈合的情况很好,医生批准我出院的,但还需要在家修养一段时间。”

  姜明心松了口气,轻轻在他胳膊上打了两下。

  “出院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真是的。”

  邢昊东深邃的眼眸里溢满了笑意,“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么,高兴吗?”

  姜明心抬头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子,“高兴自然是高兴的,但也不希望你为了给我惊喜就罔顾自己的身体。”

  “放心,我怎么可能乱来?不信你可以问江斌。”邢昊东转头去找江斌,结果这家伙早就没影了,“这小子,跑得还真快。”

  电灯泡不在了,他自然不再收敛,温柔地揽住姜明心,把她那果冻似的唇瓣含进嘴里。

  香甜软糯,一吃就上瘾,吃完了还不满足,又去吻她的耳朵,姜明心的耳朵本来就软,亲着亲着浑身开始发软,要不是锅里的汤溢出来发出声音,她只怕会沉溺下去。

  “哎呀!”

  因为太着急,她忘记拿抹布,就这么伸手把揭锅盖,手被烫了一下。

  邢昊东差点站了起来:“你没事吧?”

  “手被蒸气烫到了,没事儿,你别过来,我用凉水冲冲就好了。”姜明心打开水龙头冲猛冲手背,过了几分钟,发现还是有点红。

  她觉得应该没事了,转身去翻牛骨头,把胡萝卜和大蒜加进去,把炉子的火弄小了些,继续熬汤。

  “烫到哪儿了,快过来给我看看!”邢昊东半个身子都在床外,满脸的焦急和心疼。

  姜明心顿时就觉得不疼了,把手伸到他眼前,“还好,应该没事了。”

  “现在看着没事,不处理很可能会起泡,家里有烫伤膏吗?要是没有,可以把土豆切片敷在上面试试。”

  “那是什么土方子,管用吗?”

  “小时候我被开水烫了,姐姐也这么给我敷过。”

  姜明心点点头,刚好她今天买了土豆,切了一片又薄又大的,敷在伤口上。

  过了半个小时,伤口果然好多了,不疼,也没有起泡。

  但邢昊东还是捧着他的手背亲了几下,心疼道:“这一烫,以前那道浅浅的疤痕又明显了,你这手背可真够多灾多难的。”

  姜明心的鸡皮疙瘩落了一地,心里却是极甜的,“我哪有那么娇气?”

  她把带回来的土特产拿出来,用不同颜色的袋子装好,还不忘交代他:“这些是给你们同事的,那两袋是留给何老师和方爷爷的,最小的那份是给胡婶的。你记一记,别时候别拿错了。”

  邢昊东伸长了脖子,凝眉盯着她的行李箱,“那我的呢?”

  “你的什么?”姜明心茫然地眨了眨眼。

  “我没有礼物吗?”邢昊东眼巴巴地望着她,表情既无辜又委屈。

  她憋不住噗嗤笑出了声,“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呀,你一个大男人,多大的人了,还要什么礼物啊。”

  听到这话,邢昊东顿时没了笑脸,低垂眉眼,半晌没有说话。

  男人怎么了,他那几个同事不也是男的?

  他们都能得着礼物,就他没有,他在她心里也太没有地位了……

  姜明心看着他这副委屈巴巴的样子,顿时稀罕得不得了,凑过去,在他脸上啵了一下,冷不丁把一个东西套在了他的中指上。

  它很凉,很小,还有些紧。

  邢昊东凝眸看去,人瞬间就懵了。

第153章你该不会以为我在跟你求婚吧?

  “这,这是……”

  邢昊东再也无法淡定,虽然他从未见过有谁戴银戒指的,而且这个造型还有点丑,但这的确是戒指没错。

  难道明心要对他求婚?

  心里的腹诽,瞬间化作七彩祥云,把他托到了天上。

  肚子里积攒的那些酸不拉几的玩意,也全都烟消云散。

  他一会儿瞧瞧中指上的戒指,一会儿望向笑意迷人的姜明心,心口像是酿了蜜。

  “怎么样,喜欢吗?”

  姜明心伸手点了点这个戒指,她以前没想过要送邢昊东什么东西,那个斗彩葡萄杯不算。

  但既然已经正式在一起了,又是正经对象,那该有的仪式感必须要有。

  只是在她看来,能拿得出手当作定情信物的东西实在太少了。

  就这个歪歪扭扭的银戒指,还是她在深市物色了好久,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银器铺子,亲手打出来的。

  “你倒是说话啊,喜欢吗?”

  邢昊东紧张地绷直了嘴角,仿佛眼下不是在家里,而是在张灯结彩


本微散文为铁扇美文网微散文频道散文小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散文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