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散文 散文小说 浏览微散文内容

慕容麒冷清欢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免费观看(慕容麒冷清欢)完结版_笔趣阁(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

qingyan 铁扇美文网 2024-04-02 14:57:32 46

办?我们岂不是为了打虎引狼入室?头一遭见有人这样撺掇别人勾引自家夫君的。”

冷清欢斩钉截铁:“冷清琅怎么可能给她这种机会,一见到苗头,肯定立即就掐死在摇篮里了。再说了,我都嫁进王府这么长时间了,你见过慕容麒有什么女人吗?”

兜兜摇头:“听说王爷跟前伺候的,都是侍卫和常随。”

“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知秋又算不得拔尖的,慕容麒不至于这么没有见识。而且,我怀疑,啧啧,他没准儿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呢。”

兜兜窘着脸:“小姐您又胡说了。”

“你想啊,战场上,那些人什么阴损的招使不出?王爷身上负过那么多伤,偶尔被踢一脚什么的,应当是家常便饭。不过,这也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就搬个板凳吃瓜就好。”

兜兜瞟一眼已经黑灯的下人房,压低了声音:“那个喂不熟的白眼狼怎么办?得亏小姐您对她那么好,她却狗改不了吃屎。”

“不着急。”冷清欢一脸的若有所思:“有道是杀鸡儆猴,冷清琅若是收拾了知秋,兔死狐悲,她还敢替冷清琅卖命吗?”

知秋是悄悄地回到紫藤小筑的。冷清琅的房间里已经熄了灯。

她自已单独住在一个房间里,是作为大丫鬟的特殊待遇。

她坐在床前愣怔了一会儿。然后一咬牙,站起身来,重新换了一套软缎子的束腰罗裙,对着菱花镜,往脸上轻轻晕染了一点香脂与桃花粉,然后再次出了门。

在门口,恰好遇到赵妈,腰上挂着钥匙,正要闭门落锁。见到知秋要出去,诧异地问了一句:“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知秋与赵妈一向不合,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句:“找点吃的。这门一会儿我来锁。”

赵妈撇撇嘴,提着鼻子闻了闻,讥诮地嘀咕了一句:“去厨房还抹这么香的香脂做什么?厨房里有俊俏的后生么?”

知秋离开紫藤小筑,径直出了后院的月亮垂花门,向着前院书房的方向走过去。

天色阴沉,竟然飘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不大,但是风有点凉。

书房里的灯还亮着,慕容麒应当还未歇下。

知秋走到跟前,就被侍卫有礼貌地拦住了:“书房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知秋姑娘可是有什么事情?”

第49章 女人真麻烦

知秋一路走来,软绸的衣服被洇湿了潮气,湿哒哒地贴在肩上,头发上也挂着一层薄薄的水汽,显得有点楚楚可怜。

慕容麒冷清欢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免费观看(慕容麒冷清欢)完结版_笔趣阁(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

“我是来给王爷赔罪的。”

“王爷已经歇下了,不得打扰,若是没有要紧事情,知秋姑娘请回。”

知秋一提裙摆,直接在湿漉漉的青石地上跪下了,冲着书房门口的方向,颤着声音央求。

“王爷,奴婢知秋特来请罪。今日是知秋一时间妄言,信口开河,令王爷与王妃娘娘之间生了矛盾。我家小姐已经狠狠地责罚过奴婢,让奴婢过来,向着王爷请罪。恳请王爷饶恕。”

说完之后,便支棱着耳朵听。

书房里没有什么动静,半晌之后,慕容麒不咸不淡,清冷的声音才传出来:“既然已经责罚过了,还来做什么?”

“奴婢不想王爷迁怒我家小姐,所有的事情与我家小姐没有一点关系,都是奴婢的过错。”

书房里,慕容麒的声音更加冷:“谁说我迁怒于她了?”

“小姐眼巴巴地盼了您一下午......”

“侍卫!”

慕容麒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

侍卫立即会意,上前将知秋从地上拉起来:“快走吧,再不走主子真的要降罪了。”

知秋一声娇滴滴的痛呼:“嘶......疼!”

侍卫慌忙住了手。知秋侧着耳朵听,屋子里的烛火熄了。她不甘心地咬咬牙,阴冷一笑,转身回了紫藤小筑。

书房里,慕容麒心烦意乱,辗转反侧都睡不着,起身推开窗户,望着外面暗沉如墨的天空,负手而立。

知秋的话看似在请罪,将所有的过错全都包揽在自已身上。却令他愈加觉得,所有的错事全都是冷清琅暗中授意的,现在事发,将一个婢女推出来顶罪。

还记得,那日,知秋信誓旦旦,说在朝天阙门口,看到了兔子的皮毛与血腥。

冷清琅,并不像自已想象的那样单纯善良而又柔弱。

心里还是烦,烦躁得睡不着,他自已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只知道,都是冷清欢那个女人造成的。

第一次见冷清欢,其实是在她刚刚进京那一年,南诏使臣入京,他们几个皇子恰好就在那次洗尘宴之上。她与她母亲兄长三人的出现,给朝堂之上的官员们带来的都是尴尬。

长安自诩礼仪之邦,而冷相金榜题名,才冠长安,乃是天下学子的表率,又是那次负责接待南诏使臣的官员之首,却为了攀权附势,抛妻弃子,并且将原配与妻儿逼得走投无路。长安人被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

至于当时冷清欢的母亲是如何深明大义,周全冷相的脸面,他已经记不清了。

只记得,冷清欢当时梳着一对双抓髻,剪着齐眉刘海,面对着利用金银珠宝诱惑她的南诏使臣,忽闪着一双毛嘟嘟的大眼睛,花瓣一样的小嘴一张一合,接二连三的质问,犀利直白,直接将对方呛了一个跟头。

都说童言无忌,孩子的话,大人不能怪罪,南诏使臣搬石头砸了自已的脚,当时的脸皱巴巴的,就像是吃了黄连。

父皇还有皇祖母却瞬间弯了眉眼,脸色和缓。

一群孩子对着冷清欢背后评头论足:“这小丫头嘴巴太厉害,将来谁倒霉才会娶她做媳妇儿。”

大哥瞅着他不怀好意:“给老三当媳妇,他功夫好,媳妇不听话就揍得她哇哇叫。”

一群皇子偷偷窃笑。

后来,皇祖母真的将她指给了自已。

他带兵回到上京,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皇祖母跟前退婚。这种伶牙俐齿的女子坚决不能娶,尤其,听说,她自幼生在乡下,一定野得不行。结果,被皇祖母训斥了一通。

第二次见冷清欢,是在相府,他亲眼见到,冷清欢抬手将冷清琅推落锦鲤池中。看来,这个女人不仅口舌如剑,还嚣张跋扈,刁蛮任性。

第三次,花轿里,冷清欢用一把剪刀惺惺作态,令自已丢尽了脸面。

她医术那么好,想要寻死,不就是一粒药丸的事情吗?何至于这样大费周章?所以,他认定了,她应当是对于自已同时纳冷清琅为侧妃的事情不满,一哭二闹三上吊,典型的妒妇!

而且,她还有了身孕,这样的事情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若是传扬出去,自已会再次沦为长安王朝的笑柄。

这样一无是处的女人,他迫不及待地与她撇清关系,无论是生是死,她回她的相府,与自已再无瓜葛。

可是为什么,


本微散文为铁扇美文网微散文频道散文小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散文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