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散文 散文小说 浏览微散文内容

沈宁祁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宁祁墨)抖音新书热荐沈宁祁墨全文免费阅读

q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2 11:26:16 47

祁墨踩紧了油门,勾唇看向那后视镜。

那车跟了他们一路,祁墨快,迈巴赫也跟着加速。

祁墨用后脑勺也能想出来那是谁的车。

他嘴上没说,只是嘴角轻勾,偷偷提了车速。

“可能是刹车坏了吧,我们开快些,离他远点。”

沈宁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祁墨:“我们要不要把他拦下来,如果真是刹车坏了会很危险。”

祁墨薄唇轻启,说的理所当然。

“迈巴赫都有自动报警功能,现在把他拦下来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接触到物体相撞会弹出安全气囊的,放心。”

说完,祁墨还轻笑了一声。

“迈巴赫很安全,贵有贵的道理。”

沈宁想了想也是,也没再说什么。

封邵承看着祁墨不仅没有停车的意思,反倒是越开越快,低骂了一声,也跟着踩紧了油门。

祁墨觉得鸣笛声太烦,索性直接将车内电台的音乐放开,放了一首沈宁最喜欢的歌,音量调到了最大。

沈宁凝眉:“你放这么大声做什么?”

祁墨看了一眼后视镜,后面的封邵承开了车窗,似乎正在高声怒骂。

音乐声刚好盖住了他的声音。

祁墨张了张嘴,语气泰然。

“困了,提神。”

第三十八章

海市。

沈宁祁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宁祁墨)抖音新书热荐沈宁祁墨全文免费阅读

刚下过一场大雪,地面布满了一层浅浅的薄冰。

沈宁从车上走下来,祁墨则是跟在后面去拿后备箱的行李。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嘎吱’的刹车声,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沈宁回过头,正是那辆在后面跟了一路的黑色迈巴赫,车牌上赫然写着一个‘俞’字。

沈宁一愣。

随着车门被推开,封邵承从车上走下来,狠狠一摔车门,走到祁墨面前。

“行啊祁墨,跟我玩这一手?”

祁墨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眼底却染上一抹笑意。

看封邵承吃瘪,确实会让他心情愉悦。

“我听不懂封队的意思。”

封邵承一把揪住祁墨的衣领,额角都布上了青筋,怒骂了一声。

“我在后面把喇叭都要按穿了,你在前面把后门踩到死,要不是看你是救援队的,有证儿,老子就报警说你拐卖我们队的勘查顾问!”

祁墨抬起手,从容的把封邵承的手掰下去,脸色未变。

“我还以为是刹车坏了,提醒我要开快点呢。”

祁墨看了一眼那迈巴赫,语气里带着一分笑意。

“封队租这车,花了不少钱吧?”

封邵承一听就知道祁墨是在嘲讽他。

他怒声喝道:“这是老子花钱买的!”

沈宁此时也听明白了,祁墨是早就认出了身后的车是封邵承的,故意耍着蔫坏呢,甩了人家一路的后车尾气。

沈宁太了解祁墨了,他有时候就是这么幼稚。

“行了!大过年的吵什么吵!”

沈宁转头看着祁墨:“行李给我,我要回去了。”

封邵承看向沈宁,拧着眉头:“我跟你一起。”

这下轮到祁墨变了脸色。

“你跟我回去干嘛?”

沈宁怪异地看了一眼封邵承。

“我人都来了,你总不好把我扔在这里吧?我在海市无依无靠的,你也忍心?”

封邵承越说越委屈,声音都拔高了些:“你这样看着我什么意思?我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在后面跟了一路,你要赶我回去?!”

沈宁满脸写着不解,手一摊:“我说了不让你来,谁知道你又跟来了。”

封邵承看呆了眼:“沈宁你还有没点良心了?!我这都是为了谁,我生怕你被他拐走!再说了,上次阿姨不是说了让我有时间来你家吃饭,我现在就有时间!”

祁墨闻言脸色微沉,打断了封邵承的话。

“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封邵承挑了下眉头:“就上次,怎么了?没想到吧,我们连家长都见过了!”

说完,他还十分自然的将手臂搭在了沈宁的肩膀上。

沈宁抬手捏了捏山根。

沈母确实说过这话,那是因为上次在救援队,沈母发视频电话慰问,封邵承非要凑过来打什么招呼,嘴巴又甜又会哄人,哄得沈母乐的合不拢嘴。

沈母是真喜欢封邵承,当即就邀请他有时间来家里吃饭。

封邵承也不客气,满嘴应承说会跟沈宁一起回来。

沈宁以为他就是客套客套,谁知道他真来了。

够不懂事的。

祁墨看着封邵承那只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松手。”

封邵承脖子一梗:“我就不!”

祁墨上前抓住他手臂,强行将他掰下来:“松手!”

还没等封邵承反抗,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祁墨,小封?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第三十九章

祁墨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一愣,手上动作一僵,瞬间收了力。

沈宁回过身,看到沈母就站在身后,双手提着两个超市的塑料袋子,满满当当,一看就买了不少东西。

沈母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三人,眼里写满了诧异。

她是听说了沈宁今天会回来,所以特意去超市买了菜回来,但是也没听沈宁说,祁墨和封邵承也会在。

而且……祁墨自从三年前就消失了,她已经很久没见过祁墨了。

此时再见到,心里总有点怪异到不舒服的感觉。

说白了,就是有些看不上。

沈母面上不显,看着三人问:“这是做什么呢?都站在这干嘛。”

封邵承最先反应过来,连忙惨叫一声,坐在地上捂着手臂,满脸写着痛苦。

“阿姨!阿姨你可回来了!您快过来看看我啊!”

沈宁瞪大了眼睛看向封邵承,不明白他这又是演哪出。

地上满是薄冰,又冰又脏,沈母连忙迈着步子走过去,把超市袋子往地上一放,扶着封邵承就起来,语气十分关心。

“怎么了这是?小封啊,没事吧?”

封邵承捂着胳膊看着祁墨,嘴里叫苦连天:“阿姨,我就想着过年了,我没地方去,跟着沈顾问来您这蹭顿年夜饭吃,沈顾问她不同意啊,祁队更是,他动手打我!”

说完,封邵承捂着手,脸皱的不成样子:“完了阿姨,我这胳膊肯定让他给我折断了!”

祁墨此时也傻了眼,没想到会撞见沈母,更没想到封邵承脸皮竟然这么厚,居然这么能装,一时也慌乱起来。

他从前跟沈宁在一起就敬重沈母。

都说女婿是岳母的半个儿子,祁墨一直在沈母面前装的沉稳乖巧,这下全毁在封邵承手里了。

祁墨连忙开口:“沈阿姨,我是在跟封队开玩笑。”

封邵承一听祁墨狡辩,嚎的更大声了。

“阿姨,您不能不管我,这上哪说理去啊!不是我不想来看您啊,您可得给我做主啊!”

沈母看着封邵承这模样,眼里写满了心疼。

她可是真喜欢封邵承这孩子。

“你跟阿姨回家,阿姨给你看看这胳膊!”

沈母转过头看着沈宁:“还有你,人家小封刚跟你一块立了功,你好意思大过年让人在队内过啊,还有刚才,怎么就傻站着不动手拦着点啊,这都给人小封胳膊拧坏了!”

沈宁满脸写着无奈:“妈,他俩就是闹着……”


本微散文为铁扇美文网微散文频道散文小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微散文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