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励志 励志故事 浏览微励志内容

夏柚白慕亦舟(夏柚白慕亦舟)高收藏小说在线阅读-夏柚白慕亦舟阅读结局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2:44 106

围只是,实在忍不住,她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了,爱情观、婚姻观也早就成熟,怎么可能会相信,她死了,慕亦舟就会跟着去死呢?

  这种殉死的爱情桥段她高中看小说就不爱看了,因为不可能,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她自己也不会做到,在她最爱慕亦舟的时候,也不可能为他生,为他死,她的人生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要做,她的学业、她的事业和她的未来。

  慕亦舟却很认真,认真地说着令人发笑的句子,他绷紧了下颔线,没有一丝一毫的恼羞成怒,声音沉如水:“不管你信不信,我在你昏迷的时候,就是这些想法,如果你真的出事了,我会安排好一切,然后,和你一起死。”

  “做作。”

  “嗯,做作,我也觉得,我都不相信这是我会冒出来的念头。”

  “演戏。”夏柚白红唇轻动,“任何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都说不出这样的话,未成年人都不会相信了,何况是我,你不要谢家了,不要谢氏集团了,不要你的投行了,不要你的岁岁了?”她眉眼讥讽,“在这之前,你把这些东西都排在了我前面,我死了一次,你就开始痛改前非了吗?”

  “不是一次。”是很久了。

  他从前也没有在她和事业之间二选一,他只是过于自信,认为他可以两手抓,她和事业两不相误,他对自己过于自信。

  “那我现在活了,你也不用死了,慕亦舟,你离开这里吧。”她又开始滚轴回到最初的话题。

  慕亦舟眉眼未变,只是笑了下:“夏柚白,这是我的第二个计划。”

  夏柚白没有明白。

  他说:“你死了,我跟你一起死。”他说这么中二的话,却没有半点说胡话的脸红,“但你还好好的,所以,只能适用第二个计划了。”

  “第二个计划是什么?”

  他神色变得温柔,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过她耳畔的碎发,淡声道:“和你结婚,娶你为妻,当你的丈夫,同你共度余生。”

  夏柚白小小地皱起了眉头,只觉得荒唐:“你的计划是通知吗,没考虑过我的想法吗?”

  “考虑过,所以现在正在照顾你,追求你。”

  “我现在已婚,你想不想看结婚证,我手机里就有。”她动了一下,伤口疼得她眉头拧得更紧。

  “嗯,等你离婚。”

  “我就不离。”她说得有点像赌气。

  “那我就等着,等你不喜欢徐宁桁,等你跟他过不下去。”

夏柚白慕亦舟(夏柚白慕亦舟)高收藏小说在线阅读-夏柚白慕亦舟阅读结局

  “你要当小三。”

  “是。”他毫无廉耻心,说话却学会了顾及她的感受,“我没有说你眼光不好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徐宁桁离不开徐家,他做不了徐家的主,他也扛不住徐夫人的压力,你看到了他在你身边照顾的难过,是不是还觉得我很冷漠,因为我正常工作……”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解释了,每个人的性格不同,他如果不说,身边谁也不知道,他在她昏迷不醒的期间早已经多次冒出了和她一起死亡的念头。

  夏柚白叹气:“你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了。”

  他轻笑:“所以,你也知道啊,我是个疯子,你刚刚说任何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都说不出同生共死的鬼话,但我可以。”

  因为他就是个疯子,自然能做出疯子的事,能和她在一起,他还在乎什么疯不疯,现在他该给自己洗脑的是,这世上有几个正常人,谁没点心理毛病,他有点偏执也是正常的。

  他继续道:“徐宁桁母亲那天就问医生,你为什么没怀孕的事情,她从医生那知道,你不易怀孕的事后,就跟徐宁桁闹起了矛盾。”

  夏柚白打断他的话:“我现在还不舒服,你就说这些话……”

  “因为你想知道,如果你真的不想理我,你就不会跟我说这些了。”慕亦舟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了。

  他说:“你现在应该休息了,你的身体承受不住,睡吧,剩下的明天再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你想要什么,我也都会给你。”

  他的这张饼画得可真大,她想嘲讽,却觉得疲倦,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眼皮耷拉着。

  她进入梦乡之前,忽然想起,她还没问,凶手是谁,是谁要害温先生,抓到凶手了吗?怎么处置?凶手跟温岁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慕亦舟会怎么办?

  她完全忽略了,她和慕亦舟现在能有什么关系,若是深究起来,她根本没什么立场去质问慕亦舟要怎么对温岁。

  她梦到了慕亦舟。

  先是曾经发生过的场景,她以第三者的上帝视角,旁观了慕亦舟那次在闻家毫不犹豫地扑在她身上,替她挡住掉落的水晶灯,他后背上都是惨烈的伤口,而她却面无表情地想,不要心疼他,这都是他自作自受。

  画面翻转,忽然只剩下黑白二色,是风雨飘渺中的灵堂,竟是她自己的葬礼,她看清了她微微笑着的黑白照,而一旁的人却是慕亦舟,他像个贞洁烈夫一样,穿着一身白衣,披麻戴孝的。

  夏柚白吓醒了,她抿着唇角,盯着外面泛白的天色,眨了眨眼,恐惧过后,却有一股诡异的爽感,她可能也是变态,在听完慕亦舟的自杀念头后,居然做了这么奇怪的梦,还觉得她如果死了,他没独活也挺好的,他不用过得好。

  原本坐在她床头的男人已经离开了,但应该没离开多久,床榻上软枕的温度还有残余的热度,她的手不小心碰到,还摸到了些微湿润。

  有人哭了吗?

  她猜测了下,可能是慕亦舟自我感动,毕竟她命大,活了下来,他好不容易良心发现了一次。

  夏柚白天亮之后,见到了许茵。

  许茵哭得那样惨,眼睛红得像兔子,夏柚白却游离地想,是死了下,大家都会变善良吗?

238 情深

  夏柚白经常觉得自己的心挺冷硬的,就算她现在知道许茵的不容易,她不会怪许茵了,但也无法对许茵生出其他人对母亲那样的亲昵和爱重,毕竟这么多年,她们母女的关系就很冷淡,两人之间裂到谷底的沟壑已经很难填平了。

  她不想刻意去回忆曾经受到的伤害,却也无法忘记以往的自卑、痛苦、沮丧和如履薄冰,她甚至在最难过的时候期待过,要是许茵真的只是她的小姨该多好,她就不会生出对母爱的渴望,她就会知足地告诉自己,小姨已经对她很好了,小姨也不容易。

  可偏偏许茵是她的亲生母亲。

  许茵在夏柚白冷静的目光中,也慢慢地平复了心情,她擦了擦眼泪,深呼吸:“你躺在那,一动不动的,我还以为你这次不会醒来了。”

  夏柚白笑了一下,却不敢有大动作,怕牵扯到伤口。

  许茵又道:“还疼是吧,你向来冷心冷肺,我以为你无情无义,谁想到你还是个傻子,你替那个残疾人挡什么,他死了就死了,我们就安全了。”

  夏柚白抿嘴,睫毛微微翕动,她记得之前许茵听到温先生的名字时,还情绪激动,没忍住痛哭出声,现在温先生就变成了残疾人了。

  许茵眉眼寒霜覆盖,语气冰冷:“他死了,他在我心里就是永不磨灭的白月光,我只会记得他的好,他的温柔,忘记他的坏,我知道他还活着,却也只是想了却一下多年的心愿,再看他一眼就好了,我没有别的奢求,但他现在活着,却给我们平静的生活带来了麻烦,还给你带来了危险,他不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吗?”

  她嗓音越发冷了:“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给他挡?你不会不知道吧,肯定是温家的人要对他下手,他死了就死了,你作为他的孩子,还能继承他的遗产,你给他挡刀,你死了,你以为他会永远记得你吗?没有人会记得你的。”

  许茵看着夏柚白,眉头微微皱起:“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的小孩,却不想你这样愚蠢,他养过你吗?他说是你的父亲,他为你做过什么事吗?”

  她语气里多了不易察觉的醋意和阴阳怪气:“他对你的好,都还不如我吧?你这就能为他要死要活,我算是明白了,他什么都没干,只要他是你爸爸,就够了,我做再多,才是没用的。你别说什么你在国外,他对你和小惊蛰好,明明是这个老头孤独寂寞,想从你们身上找安慰,还是你想说他在事业上帮助你?没人比我了解他,温元鹤也是利益至上,他看到了你的本事,所以才愿意给你机会,你要是个草包,你看他理不理你,现在好事全让他一个残疾的全给占了。”

  夏柚白不仅没有生气,听着听着,她还生出了一种奇妙的情绪,眉眼不自觉地变得柔和,这样的许茵不会让她觉得陌生,也更容易让她接受母女两人之间关系的微妙转变。

  “你笑什么?”许茵拧起眉头,没好气,“捅一刀把你捅傻了吗?”

  夏柚白忽然开口,轻声道:“妈妈。”

  许茵神情僵了一下:“……嗯。”

  夏柚白又没继续说什么,好像就只是


本微励志为铁扇美文网微励志频道励志故事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