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励志 哲理故事 浏览微励志内容

常云溪苏临赋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常云溪苏临赋最新全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笔趣阁

t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33:03 55

  我很好奇,等我完全忘记了苏临赋,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苏临赋又会是什么反应呢?

第7章

  苏临赋虽然把我关在了院子里,但吃穿倒是没有苛待。

  日子一天天过去。

  我的记忆消失得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快。

  有时候刚吃了早饭,我却疑惑问婆子:“今日的晨食怎么还没到?”

  院子里的花刚浇过,我也不记得,一次又一次浇水,最后生生把好好的花都浇死了。

  婆子丫鬟们看我的眼神都带着诧异和探究。

  意识到不对劲之后,我就不再多动,也不再多开口了,为了打发时间,就窝在软榻上每天看话本。

  可就是这样,那盯着我的暗卫都忍不住出口提醒:“夫人,这书您已经看了五遍了,每次还都说结局不好看,以后坚决不会再看……”

  我愣住。

  我明明拿的是一本新书啊,这书的内容明明陌生得很,我不记得自己看过了啊?

  “夫人,需要请府医吗?”

  我抬头迎上暗卫怜悯的眼神,最后拒绝他的提议。

  我很清楚,自己的遗忘是系统的作用,这里的大夫治不好。

  之后,我连书都不看了。

  但又实在闲得无聊,干脆跟着备忘录第一页的记录,每天写和离书。

  每写完一封,就叫人送去给苏临赋。

  从早到晚,一天写了个几十封,我以为以苏临赋的骄傲,没个两天,他就会被烦地同意和离。

常云溪苏临赋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常云溪苏临赋最新全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笔趣阁

  可我没等到苏临赋来找我,倒是等来了他和萧玲珑的大婚。

  这天,隔壁的西院锣鼓喧天,从早吵到晚。

  我睡不着,拎着一壶酒坐在院子里,对着圆月一口一口喝。

  一壶酒见底,心底那莫名的烦躁终于被驱散。

  正起身回房睡觉,这时,月门处忽然传来一句矫揉造作的话:“常云溪,一个人躲在院子里喝闷酒多可怜,你合该去西院,大家陪着你喝才热闹啊。”

  我顺着声音看去,穿着新郎服的苏临赋醉醺醺地被萧玲珑扶了进来。

  我歪头疑惑。

  这时候不应该是洞房花烛?他们来我的东院做什么?

  萧玲珑但似乎看出我所想,得意仰着下巴说:“今天是我和临赋哥哥大喜的日子,他非要让你也跟着沾沾喜气,喝杯喜酒,所以就扶着他过来了。”

  我没有说话,静静感受着心口的跳动。

  “咚,咚,咚!”

  很平静,没有因为眼前的一幕,也没有因为萧玲珑的话有半点反应。

  我终于确定,此时此刻,我是真的不爱苏临赋了。

  萧玲珑看到我沉默,又自以为是笑了笑:“常云溪,我跟临赋哥哥青梅竹马,他从小就喜欢我,你知道吗?”

  我没说话,默认。

  “就算我嫁人了,但他这么多年依旧没有放下我,每年都不远万里去找我,陪我,照顾我,你又知道吗?”

  我还是默认。

  “他虽然给你几十里红妆,但他根本不爱你,娶你不过是借你占着侯夫人的位置,避免皇家往他身边塞人,现在我回来了,你就该滚了,知道吗?”

  这回,我开口了。

  就算她说的是真的,苏临赋对我都是虚情假意,但我又不是受虐狂,可不会干站着受她羞辱。

  想了想,我学着她的语气:“苏临赋派了一个暗卫十二个时辰都跟着我,你知道吗?”

  “我在院子里发生的所有事,暗卫都会事无巨细禀报给他,你两面三刀的嚣张的嘴脸说不定会被苏临赋全部知晓,你又知道吗?”

  萧玲珑倏然僵住,她想扶着苏临赋回去。

  酒醉的苏临赋却有些不耐烦甩开了她的手,萧玲珑面色难看,只能一个人不甘地离开。

  至于苏临赋,他念叨着:“云溪……”

  我没有搭理他,只是招来树上的暗卫,带走了苏临赋。

  这段插曲并没有怎么影响我的心情

  第二天中午,我还特地让厨房准备了一大桌我爱吃的菜。

  无论什么时候,美食不可辜负。

  不料,要动筷的时候,苏临赋又来了。

  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凝着一大桌子的辣菜,露出他就猜到了什么的表情,接着就笑着坐到我身边。

  “云溪,你不高兴了可以直接打我骂我,不用故意准备一桌子我吃不了的辣菜生闷气。”

  用餐被打断,我面无表情抬头望着他。

  苏临赋仿佛受到了鼓励,自顾自往下说,语调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

  “但我挺开心你因为玲珑跟我吃醋,你放心,我虽然娶了玲珑,但我只把她当妹妹看,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人。”

  眼见他越说越靠近,我终于打断他的自说自话:“我准备辣菜,是因为我生性爱吃辣。你说你爱我,你怎么连我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苏临赋愣住了。

  我瞧他看起来是真的不知道我喜欢吃辣,就在脑海中暗暗问系统:“苏临赋为什么这么自信我是为了他吃醋?”

  【因为苏临赋吃不了辣,你在他面前就从来不吃辣菜。】

  我有些无语。

  苏临赋大概也觉得尬,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可下一秒——

  “嘭!”

  苏临赋忽然倒地,七窍流血!

第8章

  苏临赋生命垂危,院子倏然兵荒马乱,府医很快被请过来。

  屋子里。

  我站在一旁,看着府医又是给苏临赋塞药丸,又是施针,心头很疑惑,茶杯里就是普通的碧螺春,我喝着明明没事。

  系统忽然插话——

  【苏临赋之前中了一次剧毒,虽然痊愈但留下了后患,普通的碧螺春于他却是致命的毒药,以前你从来不让碧螺春出现在云溪园。】

  原来如此……

  可我使劲回想,这种性命攸关的重要的事,我却还是记不起来。

  我是真的忘得很彻底。

  半晌,苏临赋终于恢复了血色。

  这时,萧玲珑提着裙摆急匆匆奔进屋,一把扑倒床边,握着苏临赋的手,凄切喊着:“临赋哥哥,你醒醒啊,你要是出事了,玲珑也不活了……”

  或许是爱情的力量吧,下一瞬,苏临赋的眼眸就缓缓睁开。

  萧玲珑欣喜道:“临赋哥哥,你醒了,真的吓死我了,我真的好害怕你出事呀。”

  苏临赋拍了拍萧玲珑的手,虚弱却安慰:“我没事,别担心。”

  郎情妾意,好不腻歪。

  我没当电灯泡的爱好,便打算离开。6

  可刚要转身,却听萧玲珑忽地刺道:“姐姐,你再怎么生临赋哥哥的气,也不该狠心给他下毒啊!临赋哥哥那么爱你,他的命在你眼里却可以随意玩弄吗?”

  苏临赋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似乎压着怒气:“你不该解释一下云溪园为什么出现了碧螺春?”

  我老实说:“我只是想喝。”

  苏临赋的脸倏然黑下,坐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你明知道碧螺春对我来说是剧毒,却非要喝,谋杀亲夫,你是嫌活得不耐烦了吗?”

  “临赋哥哥你消消气,姐姐大概只是被你宠坏了……”

  我冷下脸,越看床边靠在一起一唱一和的两人,越觉得‘谋杀亲夫’这四个字膈应。

  便面无表情回了一句:“我忘了你不能喝碧螺春,但你别给我扣帽子,又不是我叫你喝我的茶。”

  “啪!”

  苏临赋猛拍床沿,那雕花生生被他拍烂。

  “我是真的惯坏了你,先前闹和离,这会做错事却还用‘忘了’这种借口,你觉得我会相信?!”

  我静静站在原地,和苏临赋冷峻冰寒的视线对上,那句到了嘴边的‘我是真的要和离’又被咽了下去。

  苏临赋完全陷在自己的情绪里,我怕我这句话出口,他会气得一剑捅了我。

  死在这个世界,可就回不去现代了。

  半晌,见我依旧没有半点歉意,苏临赋的胸口起伏更剧烈。

  他握着滴血的拳头,脸上如同积了万年冰雪:“来人!将夫人关进清心寺清修!等她什么时候认错,再将她放出来!”

  抬眸对上了苏临赋的视线,他的眼里除了气愤,没有别的情绪。

  我的脑海里,却忽然闪过本该忘却的承诺。

  “苏临赋,当初你求我留下曾万分诚恳许诺,会用现代的感情对我,尊重我,绝不会拿权威逼我。”

  “你发誓说如有违背,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可现在呢?你说你惯坏了我,到底是我变坏了,还是你违约了?”

  一字一句,我亲自撕破了我们之间最后的虚假温情,苏临赋似乎受不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失了面子。

  铁青着脸骂屋外的暗卫:“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常云溪带到清心寺,我现在不想见到她!”

  与此同时,脑海中系统响起:【宿主,十个小时后,你将脱离这个攻略世界。】

  我原本没多少起伏的心,瞬间更加平静了。

  收回目光,我不再看面前的男人。

  如苏临赋所愿——

  很快,我们将再也不见。

第9章

  清心寺,香客房。

  我推开院门,“吱呀”一声,那门竟然就掉了。

  我沉默了一瞬,抬脚走进去,绕过满院子的杂草来到屋檐下,却见地上都是屋顶掉落下的碎瓦片,格子窗上更是布满蜘蛛网。

  我很疑惑,刚刚路过大门,这清心寺香火鼎盛,来往香客众多,怎么客房这么破败?

  这时,暗卫低声劝:“夫人,只要您和侯爷认错


本微励志为铁扇美文网微励志频道哲理故事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