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感悟 网络日志 浏览微感悟内容

苏韵锦宁行渊(苏韵锦宁行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韵锦宁行渊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苏韵锦宁行渊)

q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3:28 40

  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他只能够确认,或许苏韵锦,根本也不想再见到他了。

  而这个认知钻入脑海之中,宁行渊缓缓垂下头,竟然落下一滴泪。

  回忆这些年,他给过苏韵锦的,好像除了伤害就是伤害。

  那些痛苦里,竟然没有一点点值得回味的甜蜜。

  就在这时,雨滴打下来。

  不多时,大于倾盆而下。

  这场雨来得或许并不及时,但却让宁行渊能够痛痛快快地在苏韵锦的墓前流下眼泪。

  不知过了多久,宁行渊的哭泣终于停了下来。

  他脸上满是水痕,手哆嗦着抚摸上松软的土壤。

  “我恢复你的侯夫人之位,你起来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像是进入了回忆和现实的错乱,他一点一点用手指挖开那块土丘。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不远处的护卫和管家终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赶忙冲上前。

  “侯爷!不可!”

  但宁行渊却猛然甩开所有人的阻止,疯了一般怒吼:“都给我滚!”

  “你们都不想让我见她是吗?她也不想让我见你最后一面对吗?本侯偏不!你们都给我挖!把她给我挖出来!”

  管家见状也红了眼睛。

  他在心中叹了一声实在孽缘,实在痴儿。

  若是侯爷能早一些醒悟,又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可是,有些话他不能说。

苏韵锦宁行渊(苏韵锦宁行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韵锦宁行渊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苏韵锦宁行渊)

  因此管家只能苦口婆心的劝道:“侯爷,这是苏姨娘的墓,您让她安息吧……”

  “安息”二字出口,仿佛终于唤回了宁行渊的理智。

  他看着已经被他挖得乱七八糟的墓地,终于恢复了些许理智一般,立在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他沙哑的、饱含痛苦的声音响起:“她不是姨娘,我要接她回去,把她挖出来葬入墓园,她,是我宁行渊唯一的妻。”

第20章

  说罢,宁行渊转身离开。

  回到侯府,他在城外的所作所为也彻底传开了。

  许久未曾露面的苏惜玉终于出现了,在前厅等着他。

  她双眼猩红,脸色发白,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张嘴便满是痛苦地问:“行渊哥哥,您说姐姐是您唯一的妻,那我呢?我算什么?”

  若是以前,宁行渊定然心疼不已,恨不得将所有的东西都捧到她的面前。

  但是,他现在彻底知晓了苏惜玉的身份,却只觉得心疼。

  是对苏韵锦的心疼。

  他的韵儿,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她有多少委屈未能宣之于口?

  可被她视为爱人的他,却从未站在她的身边,哪怕一次。

  想到这里,宁行渊恨不得一剑刺死自己。

  但是,他还不能死,他还未替韵儿报仇。

  “你算什么?苏惜玉,我还想问问,我算什么?”

  宁行渊冷笑着,将那封孟铉交给他的书信甩在苏惜玉的脸上。

  苏惜玉从未被他如此对待过,脸上瞬间一阵红一阵白,她捡起书信看起来,越看脸便越白。

  直到后面,身体抖如糠筛。

  她甩手扔开了书信,扑上去紧紧拽着宁行渊的手臂,梨花带雨的解释:“行渊哥哥,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

  “够了!”宁行渊却并不怜香惜玉,他猛然将苏惜玉推倒在地,居高临下地冷声道,“有什么话,去向大理寺解释吧。”

  说罢,他抬手叫来护卫,将苏惜玉赌了嘴带了出去。

  直到侯府彻底安静了下来,宁行渊才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睛时,恍惚间,他仿佛看见了苏韵锦。

  他站在前方,言笑晏晏地看着他,仿佛下一秒就要轻移莲步上前替他摁住眉心,轻声道:“行渊,辛苦了。”

  宁行渊眨了眨眼睛,眼前的苏韵锦消失了。

  他彻底闭上眼睛,将即将涌出来的眼泪逼了回去。

  只可惜,曾经被他那般厌恶憎恨的场景,此生永远,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宁行渊,从此痛失所爱。

  平南侯府的苏姨娘可谓传奇。

  从平南侯夫人变成苏姨娘。

  再后来死后下葬后,棺椁又被平南侯宁行渊亲自命人挖出来,重新以侯府夫人之礼下葬。

  这几件事情,已经成了京城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但此时并不合礼教,宁行渊也被不少言官参了狠狠的一本。

  但他仍然力排众议,为苏韵锦举办了极为隆重的殡仪。

  他亲自为苏韵锦雕刻了一块石碑,这一次他亲自书写下几个字:爱妻苏韵锦之墓。

  他亲眼看着苏韵锦从此沉入土下,自此百年。

  竟然在宾客面前落下眼泪。

  人人传颂平南侯对夫人用情至深。

  唯有远处,以为蒙着面纱的姑娘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她的脸上是与周围人不同的宁静。

  仔细看去,甚至还有几分嘲讽的模样。

  她站在人群中,并不算起眼,可是却又显得格格不入。

  “若能被宁小将军这般神仙人物用心爱国,我此生也算是无怨无悔了!”

  身侧,有未出阁的姑娘拿着手帕红了眼,哽咽说着。

  其他人纷纷复合。

  唯有这位面纱姑娘发出一声轻轻的冷笑,转身离开。

  她的离开无人知晓,唯有前方的宁行渊似有所感般抬头看过去。

  然而,却是一片安宁。

第21章

  面纱姑娘直到离开了人群上了一辆路边的马车后。才缓缓摘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尚且稚嫩的面容。

  若有熟悉苏韵锦的人在,恐怕要不敢相信的惊呼一声。

  只因为,这张脸和苏韵锦实在是太过相似!

  但再仔细看去,却也仍然能看出不同之处。

  “小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马车里,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拍拍胸膛,嘀嘀咕咕地抱怨道。

  “您这是干了什么事?神神秘秘的,若是让老爷和夫人直到您现在还在乱跑,您是没事,只怕春桃我可就遭殃了。”

  面纱姑娘听着春桃叽叽喳喳的声音这才缓缓回过神。

  她淡淡一笑,用力吐了一口气,将刚才的画面彻底抛之脑后。

  那是她的尸体,如今既然已经下葬,那么她和过去的生活,也该彻底告别了。

  没错,她就是苏韵锦。

  那日,她的确死在了那破庙之中。

  但是,她的灵魂却没有如画本子里写的那样或消散,或进入阴曹地府。

  而是睁开眼睛,她便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从苏韵锦变成了与她同名同姓的,骠骑将军的小女儿,当今的韵瑾县主苏韵锦!

  韵瑾县主比她小了三岁,人人皆知这位县主是将军夫人生了三个儿子后的老来得子,还是个早产儿,因此从小体弱。

  前不久,县主掉入湖中生了急病。

  因为这场急病韵瑾县主抱憾离世,而她,在韵瑾县主逝世后,则莫名进入了这具身体,还拥有了韵瑾县主的全部记忆。

  如今,骠骑将军即将带着一家老小前往边关凉城驻守,如今正是举家收拾行李的时刻。

  韵瑾县主本就体弱,一直被将军夫人视为掌中宝,宠爱非常。

  前不久那场急病更是吓坏了将军夫人,发了大火不说,还勒令决不允许县主随意外出。

  如今苏韵锦跑过来,还是偷偷瞒着所有人干的。

  “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春桃鼓着脸,伸手在苏韵锦的面前晃了晃,苏韵锦这才会过神。

  她笑了笑,抬手拉住了春桃的手,安抚道:“春桃,你尽管放心好了,就是小姐我受罚,都不会让你受罚的。”

  苏韵锦在将军府这些日子,深切体会到了骠骑将军夫妇两人对韵瑾县主的爱护。

  就连三个哥哥,也是将她当做眼珠子一样疼爱。

  在这里,苏韵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偏爱……

  更何况,还有一个与小禾性格极其相似的春桃。

  一切,都美好得像是一场梦。

  苏韵锦低下头,忍不住红了眼眶。

  既然韵瑾县主已经离世,而她占用了韵瑾县主的身体也享受了韵瑾县主的偏爱,从今以后,她就是骠骑将军府的苏韵锦。


本微感悟为铁扇美文网微感悟频道网络日志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