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句子 励志名言 浏览微句子内容

苏韵锦宁行渊(苏韵锦宁行渊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最新章节_苏韵锦宁行渊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t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53:13 822

  苏惜玉身体不好,他总是下意识照顾着她。

  那时,苏惜玉喜欢上一个兔子花灯,只是为了参加宫中的宴会,众人只能赶路,无法满足她的愿望。

  宁行渊还记得那时候他看着苏惜玉含泪的眼睛,他为了不让苏惜玉伤心,悄悄离开队伍重返摊位,可却绞尽脑汁也未曾答出谜语。

  唯有苏韵锦,她似乎总能发现他的掉队,然后默默跟上来。

  她轻而易举答出了答案,然后淡笑着说:“行渊,没想到你竟然也会喜花灯。”

  他那时候不肯承认,于是板着脸不说话。

  偏偏苏韵锦很体谅他,不再说这个问题,反而拿出一枚香囊,微微红着脸道。

  “这是我亲手做的香囊,我知道你马上要去前线大战了,这里面放了安神的香料,还有平安符,你带在身上,保你平安。”

  宁行渊收下了。

  可后来,他带着花灯找到苏惜玉时,苏惜玉却柔柔笑着说:“行渊哥哥的香囊好生别致。”

  不过就这么一句话,他便取下了香囊,交给了苏惜玉。

  “你喜欢便送给你了,里面有安神的香料和平安符,最适合你了。”

  他就这样轻易的,将苏韵锦的好意送给了他人。

  可这个香囊,甚至没能等到第二天,便被苏惜玉弄丢了……

  那时候的宁行渊未曾察觉此事有何不妥,也未曾注意到苏韵锦的神情。

  可此时,他站在外人的角度,清晰地看到了苏韵锦的僵硬。

  在他将香囊送出去时,苏韵锦眼底的不可置信和紧攥的手掌,甚至眼眶的微红都无比清晰的钻入眼中。

  心脏一寸一寸钝痛起来。

  就仿佛,有人拿着刀子不断割裂他的肌肤和血肉,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就在这时,他猛然苏醒。

苏韵锦宁行渊(苏韵锦宁行渊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最新章节_苏韵锦宁行渊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第18章

  宁行渊捂着胸口,大口喘着气。

  心脏的痛感还仿佛如有实质,他缓了许久镇定下来。

  他大约睡了很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苏氏……”宁行渊想喝口热茶,开口想要叫来丫鬟,却下意识唤出了苏韵锦的名字。

  无人应答。

  唯有一个丫鬟听见了名字推门道:“侯爷,您说什么?”

  宁行渊有些恍惚,摇了摇头。

  他看向书案。

  过往只要他在侯府的日子,每天夜里都会有一碗苏韵锦送来的热汤,从未缺席。

  可他,也从未喝过……

  宁行渊闭上眼睛,将汹涌的情绪藏进心底。

  就在这时,一个护卫敲门走进书房,呈上一份书信。

  “侯爷,这是潇闲王殿下派人送来的书信,王爷说,您看过这封书信,便什么真相都知道了。”

  宁行渊闻言,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这封书信很长,宁行渊看了很久。

  直到看完了最后一个字,他的双目已然猩红。

  如此轻薄的纸张握在手中,他却好像如同拿着千斤重的巨石,双手颤抖个不停。

  这一份书信,几乎打碎了他对苏家、苏惜玉、苏韵锦的所有认知。

  过去,他一直认为,苏韵锦害了苏惜玉,她心思叵测。

  他也一直以为,苏惜玉才是苏家的亲生女儿,他固执的认定宁家和苏家的婚约,只能和苏家的亲生女儿才能履行。

  可是这封信上,孟铉用明明白白的证据告诉他。

  五年前根本不是苏韵锦害的苏惜玉,是苏惜玉亲口约上苏韵锦踏青,也是苏惜玉雇佣的山匪,只是她运气极差,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苏家的亲生女儿,也从来不是苏惜玉告诉他的那样。

  苏惜玉告诉他,苏韵锦是捡来的,自己才是苏府的亲生女儿!

  那年,苏惜玉柔声告诉他:“姐姐是捡来的,但是姐姐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行渊哥哥不要将此事告诉别人,免得伤了姐姐的心。”

  于是,他以为苏韵锦是为了夺得婚约才害了苏惜玉,甚至不愿意听她解释。

  可是真相如此,他那些年的坚持算什么?他那些年对苏韵锦的伤害,又算什么?

  直到此时此刻,宁行渊才肯后知后觉的承认。

  的确,他就是一个伪君子。

  他早就爱上了苏韵锦,却固执地误会她,固执的、极其傲慢的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来惩罚苏韵锦……

  可是,这一切都是误会,他该怎么办?

  当他在这一刻明白了一切,于是储存在心脏的钝痛如同破开闸门的洪水,几乎将他彻底淹没。

  宁行渊双眼红得反腐要滴出血一般,身形摇晃着起身,却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

  书房外的护卫听到声音,立即警惕道:“侯爷……”

  准备推门进来时,却听到宁行渊沙哑的声音:“不必。”

  护卫具是一惊。

  宁行渊的声音不对,就仿佛……

  哭过一般。

  枯坐一夜。

  宁行渊终于在第二天一早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他仍然穿着昨天那套衣袍,但是面容却憔悴至极,仿佛遭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

  近乎是急切的,宁行渊找到了管家:“韵儿葬在哪里?带我去找她!”

  管家心下一惊,见宁行渊神情不对,赶忙回复:“按照规矩,姨娘不可葬入府中的墓园,所以老奴遣派了人去城外买了块墓地给苏姨娘下葬。”

  宁行渊只觉心中抽痛至极。

  他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最后竟然化作一个悲伤至极的表情。

  管家彻底惊住了。

  整个京城谁人不知?

  平南侯府上的宁行渊是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杀神。

  他就像是个无情无感的机器一般,从来都是淡漠至极的模样。

  几乎谁也没有再见过他悲伤的模样,哪怕是管家,他从小看着宁行渊长大到现在,除了那年老侯爷和老侯夫人去世,他便再未曾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了……

  不知过了多久,宁行渊捂着抽痛的心口,声音几乎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一般,哑声道:“带我去见韵儿。”

第19章

  宁行渊的状态,肉眼可见的差劲。

  管家不敢违抗,当即便遣人带着宁行渊前往城外。

  侯府并不缺钱,管家心中对苏韵锦也十分有好感,所以为她买下的墓地也并不算十分差劲。

  可是宁行渊来到墓前,却觉得心痛至极。

  他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土丘,应当是为了早日下葬,原本该有的石碑却被一柄木牌代替。

  管家尴尬解释:“那日侯爷吩咐越早下葬越好,石碑来不及……”

  宁行渊却不想听。

  他缓缓上前,但每靠近一步,他都觉得脚下如有千斤重,如踩在刀尖一般难受。

  直到他终于来到苏韵锦的面前,他摇摇欲坠的身体竟然径直跪倒在地。

  “韵儿……我来见你了……”

  沉默许久,宁行渊伸出手。

  那只向来只会握住马鞭,握住长剑,握住弓箭,几乎战无不胜的那只手颤抖着,缓缓划过木排上的字迹。

  上书:妾室苏韵锦之墓。

  却连一句“爱妾”都不敢自称。

  宁行渊觉得头颅和心脏都疼的厉害,就仿佛有人拿着刀尖,一点一点割裂他的神经和血肉一般。

  他心中似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是话语滚到舌尖,却仿佛一滴雪水,彻底融化殆尽。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他只能够确认,或许苏韵锦,根本也不想再见到他了。

  而这个认知钻入脑海之中,宁行渊缓缓垂下头,竟然落下一滴泪。

  回忆这些年,他给过苏韵锦的,好像除了伤害就是伤害。

  那些痛苦里,竟然没有一点点值得回味的甜蜜。

  就在这时,雨滴打下来。

  不多时,大于倾盆而下。

  这场雨来得或许并不及时,但却让宁行渊能够痛痛快快地在苏韵锦的墓前流下眼泪。

  不知过了多久,宁行渊的哭泣终于停了下来。

  他脸上满是水痕,手哆嗦着抚摸上松软的土壤。

  “我恢复你的侯夫人之位,你起来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像是进入了回忆和现实的错乱,他一点一点用手指挖开那块土丘。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不远处的护卫和管家终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赶忙冲上前。

  “侯爷!不可!”

  但宁行渊却猛然甩开所有人的阻止,疯了一般怒吼:“都给我滚!”

  “你们都不想让我见她是吗?她也不想让我见你最后一面对吗?本侯偏不!你们都给我挖!把她给我挖出来!”

  管家见状也红了眼睛。

  他在心中叹了一声实在孽缘,实在痴儿。

  若是侯爷能早一些醒悟,又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可是,有些话他不能说。

  因此管家只能苦口婆心的劝道:“侯爷,这是苏姨娘的墓,您让她安息吧……”

  “安


本微句子为铁扇美文网微句子频道励志名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