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散文 叙事散文 浏览散文内容

常云溪苏临赋全文免费阅读_(常云溪苏临赋免费阅读无弹窗)常云溪苏临赋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常云溪苏临赋)

t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33:01 34

掀起被子连鞋都没有穿,就急匆匆地打开门,见到春竹脸色有些苍白,都没来得及看地上,先问春竹:“怎么了?怎么了?”

  春竹指着地上说:“他他他……他怎么在这里?”

  我眼眸微微垂下,就见到坐在地上的迟晏,有些愣住,“你怎么在这里呀?”

  昨晚可是亲眼看着苏临赋走的呀。

  迟晏抬起头,“守着你。”

  我忽地又被气着了,弯着腰平视着迟晏,认真地说:“我昨晚都和你说,我不需要你守着,你给我好好养伤,你今天才来第三天,我又不是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

  迟晏盯着我的眼睛说:“你会不要我吗?”

  我这才知道他只是没有安全感,觉得自己不做事的话,我就不要他了。

  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不会的,你不要想太多,我和别人不一样,你放心吧,要是不信的话,我将你的卖身契给你,这样可以吗?”

  反正她不喜欢拿着这些东西。

  迟晏摇头道:“不用,收着,我不会走的。”

  我严肃地说:“现在都明白了,那你知道以后不用守着我了,你现在好好去休息,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他点了点头,起身便回到了屋子。

  这次我可是盯着他的门口许久,没有动静后,也就放心了。

  春竹收拾好掉在地上的盆,“原本是给东家洗漱的水,现在倒好,全都没有了。”

  说着她便再去接水了,我的话都还没说出口,算了,再睡一会儿吧。

  结果躺在床上睡不着。

  春竹打水过来后,我便开始洗漱。

  一旁的春竹满脸纠结。

  “怎么了?”

常云溪苏临赋全文免费阅读_(常云溪苏临赋免费阅读无弹窗)常云溪苏临赋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常云溪苏临赋)

  春竹扣着自己的手说:“东家,我老觉得他有些怪异,有些渗人。”

  我不假思索道:“没有吧,他还是很听话的,他只是有些害怕而已。”

  春竹叹了口气后,说道:“但他对东家和对我们不一样,他好像也不是很怕我们……”

  我放下巾帕,抿着唇,想了想开口道:“我会注意的,我也不勉强你们和迟晏做朋友,所以不用担心,只要不欺负他就好了。”

  春竹眼睛一亮,“好,我们从来不欺负人的。”

  迟晏这般有些人就是觉得怪异,我也不勉强他们。

  那这样迟晏还真的不好搞呀,如果府邸中没有人喜欢迟晏,那他该怎么办才好?

  就迟晏这事情,我都想几天,没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一连过了三天。

  当天祈越便叫人传信过来,说苏临赋还有一个时辰便进入皇城了。

  原本我并不打算出门的,结果醉仙楼的掌柜找过来,“东家如今醉仙楼完全都被预订满了,人手不够,现在招人也难。”

  醉仙楼开在皇城的最繁华的街上,那一条路更是城门通往皇宫,苏临赋过来走的就是这条路,所以很多人都是奔着看热闹去的。

  而醉仙楼就是最好看热闹的位置,只是没想到这样都可以狠狠挣一笔。

  于是我带着春竹还有府中的年轻人去帮忙。

  醉仙楼。

  不知忙了多久,终于有休息的时间了。

  我戴着面纱坐在顶楼的雅间里,这是她处理事情的地方,是私人空间。

  手轻轻打开窗户。

  “咔嚓。”

  深呼吸,终于吸到了新鲜空气,下面人太多了,完全都是热气。

  下楼闹哄哄,我眼眸微微垂下,便正好见到苏临赋骑着马进来,他抬起头。

  四目相对。

第19章

  我微微收了目光,原来苏临赋长这样呀,是挺好看的,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之前为什么会留下跟他在一起,肯定是傻了。

  动了动头,却发现苏临赋还看向这一边,他认出我了?

  我瘫在椅子上,认出就认出吧。

  眼眸缓缓闭上,有些困了,眯一眯。

  不知过了多久。

  只感觉在火炉之中,然后被热醒了。

  这次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层毯子,我拿起看了看,记得我没拿毯子呀。

  身后一个声音突然传出:“你醒了。”

  我被吓了一跳,转身便见到迟晏坐在两米远的椅子上,“你怎么在这里?”

  迟晏开口道:“我找不到你,陈管家说你来这里了,于是我就过来了,外面的风有点大,我就是给你盖了毯子。”

  我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找我做什么呀?”

  迟晏眼神落在我身上,又不语了。

  那大概知道了,就是单纯见不到我,所以才过来找我的,没有别的意思。

  我低了低头看着窗外,下面热闹的人已经全部都散去,那今天的应该这样结束了。

  “走吧,我们回去吧。”

  迟晏立马站起来,见我走他便跟上。

  楼下,醉仙楼的掌柜带着笑地过来,“东家,今天咱们算是被银两砸到了,比平常不知多了好几倍的银两呢。”

  “毕竟大家都想看热闹,所以银两赚得到幸运,对了,今天大家都累着了,等会儿你给大家发一笔奖励的银两,之前我发多少,今天就发多少。”

  掌柜眼睛湿漉漉的,涩涩地说:“东家,大家跟了你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我们定会把醉仙楼做好的。”

  我笑着说:“好了,你就别想太多,我先带人走了。”

  回到府邸。

  我也让陈管家给春竹他们发了一份银两,今天大家都累着了。

  然后看了看身后的迟晏,问了一句:“迟晏,你要银两吗?”

  迟晏眼眸抬起看着我,低磁声道:“不要。”

  “那你有想要的东西吗?”

  我倒是想知道迟晏想要些什么,总感觉他什么都不感兴趣。

  迟晏久久地才开口:“现在想不到,日后想到了再告诉你。”

  我忽地觉得他有可怜,连喜欢的东西都不知道,“那你日后想到了便告诉我,我等做到的,都给你说拿过来。”

  他那蓝眸盯着我的脸,“真的吗?”

  我点头,“嗯,只要不太过分就好了。”

  “好。”

  苏临赋来大祈有个三四天了,祈越那一边没有来找我,也没有让人传信,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结果刚想着这件事,晚上祈越就黑着脸过来。

  “啪!”

  他怒气地拍着桌子。

  我盯着他的手,急匆匆地说:“哎哎哎,这桌子可是稀有木头做的,你给我小心点。”

  这还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祈越看着我,吐槽道:“你这张桌子有这么重要吗?!求你看看我吧,我都要烂了。”

  我眨了眨眼睛,坐在椅子上,“怎么了?苏临赋为难你了?”

  祈越咬牙地说:“大景说是过来和谈,结果分明就是威胁我们大祈,就觉得我们好欺负。”

  我靠着椅子,眼眸半阖,问道系统:“系统,大景如今的实力怎么样,和大祈比起来多多少?”

  【两国实力差不多,无法做出正确的比例,若是用对了计,什么都好做,告诉你一个消息,如今大景皇帝犯病,朝中蠢蠢欲动。】

  我眼眸抬起,嘴角笑了笑,“病得可刚刚好呀,那苏临赋过来不就是瞒着大景皇帝生病的消息嘛,仗着自己是大国,实力很强,大祈不敢怎么样,想空手套白狼。”

  祈越见我突然笑,一脸有些发渗地问:“云溪,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苏临赋说的事情你都不答应,其他的苏临赋自然是会退让的。”

  祈越也没问我为什么,就直接答应:“行。”

  两天后,醉仙楼的掌柜又来了。

  她脸色不太好,气喘吁吁地说:“东家,那大景的侯爷来我们醉仙楼,指明要见你呢。”


本散文为铁扇美文网散文频道叙事散文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