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句子 人生格言 浏览微句子内容

常云溪苏临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常云溪苏临赋(常云溪苏临赋)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32:58 530

  那行,就在这里陪着他一下,就不信他不睡过去。

  这一陪都到了深夜。

  最后我瞅着迟晏真的好像没动静了,才悄咪咪地离开。

  走回屋子的路上,系统的声音忽然响起:【宿主,你还好吧?】

  “不好,差点儿要死了,你说你靠谱,靠谱在哪里?直接给我玩消失。”

  【宿主,抱歉,因为上面开会,我去开会了,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一定会出现的。】

  要是有特效,我额头上肯定是乌鸦叫。

  我懒得理会系统,反正现在也化险为夷,说太多没意义。

  “咔嚓——”

  我进来,刚转身把门关上的时候。

  一瞬间僵硬在原地,屏住呼吸,不敢动。

  因为我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剑。

  头顶传下低沉的声音:“别动!慢慢转身过来。”

  我只能一点点开始动身体,余光也清晰地看到对方墨黑色的衣服。

  准备转过来时,我迅速抬起腿,向男人的裆踢了过去。

  还真的踢对了。

  我马上破门而出。

  可身后的男人追上来的速度很快。

  “砰!”

  我都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一掌打倒在地。

常云溪苏临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常云溪苏临赋(常云溪苏临赋)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噗!”

  胸前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这一掌把我五脏六腑都疼。

  “找死!”

  男人暴怒的声音仿佛要把我碎尸万段。

  我心里一慌,抬起头,就正好和男人对视。

  “哐啷。”

  男人手中的捡掉在地上。

  他眼睛通红,颤着声道:“云溪……”

第24章

  我愣了一下,才发现追杀自己的男人是苏临赋。

  刚刚慌得心都要跳出来,眼睛哪看得清是谁。

  他步伐踉跄激动地走来,嘴里沙沙地说:“云溪……你回来了……”

  我捂着胸口的疼痛,刚要开口。

  一个黑影飞出,直接冲向了苏临赋。

  我看着黑影,迟晏怎么跑出来了?他又记起什么了?

  两个人开始对打起来。

  我默默地看着,想让迟晏打一下苏临赋,毕竟苏临赋一掌打过来,我都要废了,要不报仇,今晚我是睡不着。

  苏临赋目光打量着迟晏,眼眸中露出不屑,完全看不起迟晏。

  迟晏更是没把苏临赋放在眼里,快速出手。

  两人都上后,分不出输赢。

  我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收拾了一下身上的灰尘,但疼还是该疼的,背上的是有个巴掌印了。

  “砰!”

  就没看他们两人时,就听到了巨大声响。

  我立马抬起头看去,就见苏临赋被打到了墙上。

  墙都裂开几条缝。

  苏临赋眼神锐利地起来,发狠地冲向迟晏。

  结果还没过两招,他再次被打到墙上。

  看着就让人高兴。

  但迟晏站着就突然晕倒在地。

  我见状立马走过去,猜测迟晏应该是阶段性失忆,他应该有时候会记得自己会武功,是什么人,但更多时候还是一个倔驴的少年。

  可还没走到,苏临赋就先一步来到迟晏面前,抬手正要对着迟晏打下去。

  “住手!”

  我大叫,也不顾身体的疼,急匆匆地跑过去。

  迟晏不能出事呀,他救了我这么多次,最后死了我就要成罪人了。

  苏临赋听到我的声音,拳头刹那停在半空。

  我小脸有些发白,小喘地过来,警觉地看着苏临赋,“放过他。”

  苏临赋眼眸布满血丝,整个人在发颤的,嘶哑的嗓音说:“云溪……原来是你,我早该想到的,明明很像……”

  他说着便站起来,一点点向我靠近。

  我便往后退了好几步,但目光一直在迟晏和苏临赋两个人之间徘徊。

  生怕苏临赋说着说着就对迟晏出手。

  也不知道迟晏现在怎么样,好像刚刚没受伤。

  苏临赋似乎看出我挺紧张迟晏的,他便说:“云溪,你过来,我不会伤害他的。”

  但我并不想靠近苏临赋,看着离自己有快两米的距离的苏临赋说:“楚侯爷,你有什么话,就这样说吧。”

  苏临赋倒真的没有向前了,眼眸眷恋地看着我,“云溪,你回来了,真好,太好了……”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只感觉苏临赋说了一堆废话,嫌弃地皱起眉,当初我没走的时候,他怎么没有这个领悟,现在失去了,给我搞这些。

  而且现在的我没有跟他在一起的记忆,那些记忆定没有什么好的。

  毕竟能让我重新将系统找回的男人,都是狗屁。

  我淡淡地说:“楚侯爷,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苏临赋仍为我还在生气,带着哄的语气说:“云溪,我知道你心里恨着我,没关系,只要你还在,我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愿意,只求你原谅我。”

  他说着越发有些激动,脚忍不住往前。

  对于他所说的这一切,我并没有任何的情绪,只觉得有些好笑。

  面无表情,漠然地吐出:“我不记得你了。”

第25章

  忽地四周倏然安静下来,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月光照下,只见苏临赋眼眸微垂,眼神暗淡,显得孤寂又脆弱。

  但我依旧没有太大的反应。

  他哑着声道:“云溪,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是不是?”

  我抱着胸,不淡不咸道:“楚侯爷,我从来不开玩笑,我猜你应该知道的。”

  因为之前系统和我提过一嘴,只是那时候苏临赋完全不相信,可现在还是这般。

  苏临赋一点点向我靠近,“我想起了……如果当初我相信,云溪你是不是就不会走?”

  他视线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试图在里面找出熟悉感。

  可惜我就是没有了记忆,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想起的。

  他越来越靠近我。

  “停住!别再过来了。”

  这人根本就不听,一点也不遵守。

  我心里对于苏临赋再度地喜欢不上来。

  苏临赋见我神情的变化,也不敢再动,低着头道:“是我没控制住,对不起。”

  他的手紧握着,仿佛在极度地隐忍着自己的情绪。

  “若是没事,还请楚侯爷回去吧,这次闯入我府邸行刺的事,我也不和你计较了。”

  我没时间和苏临赋在盘旋,因为地上的迟晏一直没醒,还是要看看情况。

  而苏临赋在这里,我也不好做事。

  苏临赋不肯回去,“云溪,我不走,我走了你定会再次离开的。”

  我都觉得好笑,目光淡然地说:“楚侯爷你可真会胡说,大祈已经是我的家了,我怎会离开。”

  除了这里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而且现在也要靠着祈越给我完成任务。

  这时候,陈管家慌张的声音响起:“皇上,就在这里,您快来救救东家吧。”

  就见祈越穿着龙袍大步流星地过来,他看着这一幕,都有些懵。

  他叫了我一声:“云溪。”

  我立马说:“叫人带走迟晏,叫大夫过来看。”

  祈越给了身后侍卫一个眼神,侍卫就马上过去将迟晏带走了。

  “楚侯爷大晚上的私闯民宅还伤了人,你这未免太不把大祈放在眼里了,大景确实是大国,那都是之前了。”

  “如今还想压着大祈,真当朕是软柿子,那我们两国只能开战了。”

  他说了很多,可苏临赋却没有反应,视线盯着我,完全不在乎别的。

  祈越来到了我面前,直接将我挡住,“楚侯爷,朕不是警告过你了,如今又想对朕的女人做些什么?”

  这时苏临赋终于有反应了,阴沉的眼神凝视着祈越,咬着牙说:“你的女人?可笑,她是本侯的夫人!”

  祈越慢悠悠地说:“楚侯爷你在胡说些什么,你夫人怎么可能在大祈,大景和大祈隔了这么远,一个女流之辈怎么会离开夫家来这里,她们两人只是长得像罢了。”

  我倒是越来越佩服祈越这张嘴了,厉害得不行。

  苏临赋的脸再次黑了一度,“祈帝未免也太不要脸了,连本侯的夫人都要抢!”

  祈越不淡不咸道:“她是你夫人,楚侯爷有什么证明的吗?”

  “我们没有和离,她就是我的夫人,云溪,你和他说好不好?”

  说着苏临赋就看着我,眼神仿佛叫我说清楚。

  我没有理会他,也没有说话。

  这让苏临赋更加急了,走了过来,但祈越挡着,他们两个人靠得很近,视线冒着火花,谁也不愿认输。

  祈越悠悠开口:“楚侯爷,都这般了,你还不知道吗,她不是你的夫人,而是我的人。”

  苏临赋妒气地瞪着祈越,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说:“云溪,你喜欢他?!”

第26章

  他忽地来了一句质问,都将我惹笑了,他有什么资格用这语气来和我说话,自从我忘记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


本微句子为铁扇美文网微句子频道人生格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