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句子 人生格言 浏览微句子内容

小说(黎洛卿白苏)_黎洛卿白苏全文阅读_黎洛卿白苏免费阅读大结局

tingyu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21:00 43

名字好像是最近一直蒸蒸日上,犹如一阵疾风驶入商业圈———黎氏集团的总裁。

  黎洛卿没有给白歌多想的时间,低沉的嗓音从她头顶掠过,不带任何感情:“嫁给我。”

  白苏微微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是看着黎洛卿认真的脸又找不到任何玩笑的感觉。

  “你是不是口误?”白苏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和这个男人扯上关系。

  “结婚一年,到了时间就离婚,离婚后我会给你一笔巨款。”冷漠的开口,黎洛卿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

  “契约结婚?”白苏心里被惊了一下,咬了下唇问道:“我...和你不熟吧?”

  “是不熟。”黎洛卿的声音就不耐的响起,略略有点嫌弃,“但是我必须和你结婚。”

  必须?白苏眼睛睁得极大,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绝不同意和他结婚,“赶紧换了衣服和我回一趟爷爷家里!”见白苏还在发愣,黎洛卿更加烦躁。

  “不要!”白苏皱紧眉头,精致的脸蛋一下冷了好几度,“虽然感谢你救了我,但我凭什么要答应和你结婚!”

  锐利的眸子眯了一度,黎洛卿不善的看着白苏,过了好久才沉声道:“和我结婚,我可以帮你报仇,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复仇!

  白苏手指不自觉攥紧,牙齿死死咬住唇瓣,眼眸里燃起恨意。

  如果能让伤害过父亲的人付出代价,那牺牲她一纸只有一年约定的婚约算什么!

  白苏不再犹豫,“好!我和你结婚!”

  在坐车赶去黎洛卿爷爷家里的时间,白苏终于弄明白了他为什么是必须去自己。

  当初白苏的爷爷在战场上救了黎洛卿的爷爷一命,后来两人一拍即合,约定了下一辈的娃娃亲。

  可惜白苏的父亲和黎洛卿的父亲都是男的,结不了婚,后来老爷子去了外地发展,白苏家差不多是已经忘记了这件事,老爷子却一直心心念着成为执念。

  现在老爷子带着孙子回来发展,第一件事就是让黎洛卿和自己e结婚,不然他以后也会死不瞑目。

  黎洛卿没有办法,只能想出了契约结婚的方法,一年后离婚告诉老爷子两人不和,也让老爷子死了这条心。

  车停在江家大宅门口,白苏抬脚落地,一切都感到有些不真实。

小说(黎洛卿白苏)_黎洛卿白苏全文阅读_黎洛卿白苏免费阅读大结局

  “等会见到老爷子了表现自然一点,如果敢被他看出破绽你就死定着。”黎洛卿的薄唇几乎要贴着她的耳骨,气息炙热,却让白苏感到后背一阵寒意。

  正坐在不远处椅子上喝茶的江老爷子看见他们厮磨耳语亲密的样子,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黎洛卿牵着白苏的手走到江老爷子面前,简单的简绍道:“白苏。”

  “江爷爷好。”白苏看着眼前这个慈祥的老人,心里却还是忍不住泛起紧张。

  “这就是白苏吗?”江老爷子眼眶有些泛红,说完装出生气的样子看向黎洛卿,“你竟然这么久才带小苏来见我,要不是想要白苏这个儿媳妇,我早就把你赶出家门了!”

  “这不带来了吗。”黎洛卿蹙了蹙眉头,面无表情道。

  瞪了黎洛卿一眼,江老爷子亲切的拉起白苏的手坐下,没有任何第一次见面的陌生感,“小歌啊!结婚证已经办好了对吧,你们什么时候准备要一个孩子?爷爷我还急着抱孙子呢!”

  “会快点的吧?”尴尬的笑了几声,白苏看向黎洛卿问道,却发现他依旧是瘫着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江老爷子察觉到白苏的小动作,以为这是她对黎洛卿的依赖,笑的更加开心了,“当然会!别看我这个孙子外表冷,实际上内心热着呢,小歌你平常一定要记得多主动一些。”

  “嗯。”白苏胡乱应了一声江老爷子,心里却吐槽着黎洛卿根本就是一个冰块,不管是外表还是里面!

第3章 葬礼

  今天是父亲葬礼的日子,白苏早就和黎洛卿说好了自己一定要去。

  跟开车送自己来的陆管家道了一声谢,白苏还没有踏进父亲葬礼的礼堂,就听到了柳少芬哭的伤心欲绝的声音。

  心脏蓦然被狠狠拧紧,白苏感觉自己一瞬间坠入冰窟,四肢冰凉彻骨。

  柳少芬竟然还有脸来她父亲的葬礼!

  白苏忍着胸腔的怒火踏进了追掉会的礼堂,老远就看到了在灵堂里,柳少芬装出痛彻心扉的模样。

  心里的愤怒止不住的溢出,白苏压抑了几天的情绪彻底爆发。

  “你有什么脸出现在这里?你对得起我父亲么!”白苏愤怒的朝柳少芬大吼一声,眼神死死的跟着她。

  随着白苏的声音响起,众人惊异的目光都纷纷落到她的身上。

  “白苏?”柳少芬一愣,没有想到白苏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已经被卖给了王老板了吗?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白苏看着柳少芬的样子再次感觉到一阵恶心,快步跑去大力推开了坐在灵堂中央的她。

  惊讶过后,柳少芬立马装出柔弱的样子顺着白苏的推嚷倒在地上,“白苏,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妈妈?”

  没有理会柳少芬的装模做样,白苏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望着被菊花簇拥着的父亲黑白的照片,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一直疼爱她的爸爸死了,她再也没有家了!

  白苏还没有伤心多久,后背猛地一痛,被人狠狠打了一棍子扑倒在地上,头狠狠砸向地板,“啊。”

  嗡嗡声从白苏脑袋里传出,她有些发蒙。

  “你这个不孝子!”白老太太高高举起手中的拐杖,再次给了白苏一棍子,脸色写满了厌恶,“你竟然敢来我儿的葬礼,还推了少芬,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白老太太说完还想继续打白苏,周围吓傻的人也已经反应过来,连忙拉住她。

  “老太太你不要生气,气急攻心了怎么办!就算白苏再不孝,那也是你的孙女啊,打坏了怎么办。”

  周围人劝说的时间里,白苏晃了晃自己的头,清醒过来,一抬头就看见了正恶狠狠看着自己的白老太太。

  皱紧眉头,白苏知道奶奶一直都很讨厌自己,心脏漫过刺痛,“奶奶,你为什么要去帮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呸!”白老太太猝了一声白歌,语气里恨不得活活剐了她,“不要叫我奶奶!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孙女!给你打了这么多通电话你也不接,现在想来你父亲葬礼上装装样子拿遗产?没门!”

  “我没有!”白苏猛然抬头,从奶奶的话中反应过来……一定是柳少芬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给奶奶吹了耳边风!

  白苏努力撑着自己坐起,手指捏成了拳,看着柳少芬的眸几乎是猩红的,“奶奶,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着的那么单纯,你不要被她蒙骗了!”

  对于柳少芬无耻的行为白苏不想多说,毕竟今天有那么多亲戚在场,家丑不可外扬,说出去也只能给父亲蒙羞。

  柳少芬听见周围的唏嘘声,瞬间慌了神,唇色苍白的厉害。

  掐住自己指尖,柳少芬一脸痛心疾苦的看着白苏,“宁强死后我在他床边守了一晚,你在外面玩不肯回来,我不怪你,可你怎么能冤枉我呢?”

  柳少芬见白老太太还是有些疑惑,连忙抓住白苏话语里的漏洞,“再说,如果白歌真的被我卖了,她现在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周围瞬间有亲戚起哄,表示柳少芬说的有道理。

  见状,柳少芬抱住白老太太的胳膊哭了起来,语气委屈,“白夫人那你要相信我啊。”

  白老太太听着柳少芬的哭泣,眼里的疑惑彻底被打消,看着白苏的脸色沉了下来,“你现在就从我儿的葬礼上滚出去!我们白家从此以后再没有你这个人!”

  身子一顿,白苏难以置信的表情上有一丝呆滞。

  “奶奶,你...”白苏的声音沙哑的厉害。

  “保安呢?”白老太太愤怒的振了一下拐杖,“把她给我赶出去!”

  柳少芬看着被保安夹起的白苏,嘴角划过一丝嘲讽的笑意,很快就隐藏了下去。

  “奶奶,你冷静点,我去劝劝白歌这孩子。”柳少芬松开白老太太的胳膊,装出好人的模样走向正拼命挣扎的白歌。

  装模做样的劝了她几句后,柳少芬贴近她的耳畔,用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还想和我斗?不自量力!”

  柳少芬嘴角扬起鲜艳的笑容,“我怀孕了,阿川的,现在大家都以为是你父亲的,你放心,我会和孩子好


本微句子为铁扇美文网微句子频道人生格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