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感悟 网络日志 浏览微感悟内容

萧倾华楚御琰(萧倾华楚御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倾华楚御琰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qingyan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20:49 45

许家无人之后,萧倾华已经再无软肋,她竟还敢为了一己私欲去她面前挑衅。

“盯紧幽云十六州,就看谁先按捺不住。”

说完他闭上眼一颔首,那影子又悄无声息消失。

良久,楚御琰将太监总管唤入。

“赵河,传出去,倾华公主已薨,葬入前朝皇陵!”

赵河一愣,垂眸应声:“诺!”

前朝余孽未尽,除夕宫宴之事传出去,萧倾华这个人已必然不可能再活着。

萧倾华再次醒来后,嗓子已经好了许多,说话声音却有些低哑。

那天看见的男人依旧在她旁边,像是一直守着从未离去。

他温声问:“好些了吗?”

萧倾华神色警惕:“你到底是谁?”

“朕是楚朝皇帝,楚御琰。”

那天刚醒来,萧倾华就听见有人称呼他为陛下,这答案并不意外。

萧倾华继续问:“那我呢?”

楚御琰颊边漾出笑,眼里似酝满了情谊:“你是朕的妃子,明懿。”

第14章

萧倾华胸口处传来隐隐闷痛。

尽管失去记忆,她却本能地觉得面前这人极度危险。

她蹙了蹙眉,哑声询问:“我为何会变成这样?”

楚御琰眸色幽深,抚过她的脸轻轻叹息一声:“除夕宫宴上出现刺客,你为朕挡了一剑,那剑上抹了毒,太医说你是毒入心脉才会失去记忆,你受苦了,阿懿。”

萧倾华楚御琰(萧倾华楚御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倾华楚御琰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萧倾华被子下的手握紧,她明明记得,那天这人身边的太监称呼她为公主。

公主?她是外朝来和亲的公主吗?

萧倾华这样想着,面上却依旧平静无澜。

“君王无恙,国之大幸,若我是你的妃子,合该如此。”

楚御琰眼里划过一抹异样又极快地消失无踪。

他温声安抚:“阿懿不用担忧,余毒已清,朕已吩咐太医为你用最好的药,不会留疤。”

萧倾华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

她现在只想找回记忆,其他一切,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楚御琰又道:“至于以前的事,朕陪着你,想不起来也无妨,我们还会有更多的新的记忆。”

这时有人来报:“陛下,燕云军情急报。”

楚御琰看一眼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萧倾华,轻声道:“你先好好休息,待朕将事情处理完就来陪你用膳。”

走出殿内,楚御琰笑意散去,问身旁的人:“都安排好了?”4

赵河恭敬道:“按陛下的吩咐,这宫内所有宫人都已经换了一批,绝不会露出半点端倪。”

楚御琰颔首:“记住,朕教过你们的话。”

“是,倾华公主已薨,以后这宫中只有明懿娘娘。”

楚御琰回头看了一眼,萧倾华站在窗边,眼神有些许茫然。

他将心脏处钝痛压下。

此后,前尘往事尽消,若萧倾华一辈子都无法恢复记忆,他愿意骗她一辈子。

若是她恢复记忆……

楚御琰眸色一暗,他绝不会允许这事发生。

“药圣南宫无望有消息了吗?”

赵河面色羞惭:“回禀陛下,药圣云游四方,还未寻到。”

楚御琰闭目沉思:“加派人手。”

那边,萧倾华看着楚御琰远去背影,抬手捂住心口。

为何心脏会痛?真如那人所说是毒侵心脉吗?

身后清秀宫女小心翼翼道:“娘娘,您的药煎好了,陛下离开之前吩咐,得亲眼看着娘娘喝下去。”

萧倾华转身道:“放下吧,等它凉一会儿。”

那药放下后,萧倾华问:“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烟雨,娘娘您有什么事尽可以吩咐奴婢。”

“江南烟雨,好名字。”

萧倾华坐下,看着那药散出的缭绕雾气,她轻轻敲着桌子,漫不经心问:“烟雨,你可知我是如何入宫的?如今可还有亲人?”

烟雨一顿,有些惶然模样。

萧倾华眉梢轻轻一挑:“怎么?不能说?”

烟雨跪下,欲言又止:“陛下怕我们提起娘娘的伤心事,令我们三缄其口。”

萧倾华笑了:“我如今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有什么伤心不伤心可言。”

顿了顿,她笑意淡去:“还是说,我入宫是被强迫的?”

烟雨忙不迭辩驳:“并非如此,娘娘与陛下是在宫外认识的,两情相悦,只是娘娘是个孤女,并无亲人,所以陛下令奴婢们不许提到娘娘家事。”

萧倾华一怔:“原来如此。”

沉默半晌,她抬起已经温热的药一饮而尽,淡淡道:“好了,你下去吧。”

空无一人后,萧倾华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

孤女又怎么会被称为公主。

而这皇帝在知晓她毫无记忆后,她第二次再醒来便成为了一个什么封号都没有的不知所谓的娘娘。

这宫里,有意思得很。

第15章

皇后失宠,宫中皆知紫宸殿多了个神秘的娘娘,然甚少有人得见。

据说陛下将人护得眼珠子一般,所有紫宸殿宫人都由陛下最信任的赵公公亲自挑选。

听闻这消息,宫门紧闭的未央宫传来瓷器劈啪作响的碎裂声。

姚文淑摔碎手中最后一个瓷杯,神色怨毒:“为何,为何我做了那么多还是不够?为何你就是看不见我?”

她身旁的芍药大气也不敢喘,等她发泄完才战战兢兢不解道:“娘娘,陛下不是最恨那贱人吗,还杀了许氏皇族那么多人,为什么……”

“恨?”姚文淑冷笑一声,“他若是当真恨萧倾华,当初那三十廷杖下去,萧倾华那弱不禁风的模样还能有命活下来?他若是真恨,萧倾华进了歌伎营那种地方还能全身而退?”

芍药瞪大眼,有些不明白似的。

姚文淑咬的牙龈都几乎出血:“他恨许氏不假,可萧倾华也是他的心尖尖上的人,要不是为了让那贱人活着,许氏皇族早就满族断绝,你以为为何还会留下崔莲生她们。”

楚御琰就是个疯子。

姚麟就轻薄了萧倾华一下,出宫路上便被人打断了四肢,满身鲜血地扔回了姚宅。

若非如此,她也不至于一步步谋划,只为逼萧倾华自己踏上死路。

芍药慌忙安抚道:“可我看陛下那模样,分明对娘娘是有几分真情意在的。”

姚文淑听闻这话,沉思一瞬后冷静下来,再看向紫宸殿方向,她眼神阴霾。

“萧倾华,我现在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我会将陛下对我这一分情意变成十分,我决不允许任何人阻我的路。”

紫宸殿内。

萧倾华脖颈上的纱布被一层一层拆下。

她摸了摸脖子,那伤痕触感清晰分明。

楚御琰眼眸一凝,手下意识伸出去,快要碰到时又缩回。

他看向太医,声音喑哑:“这疤痕,能消吗?”

他每每多看一眼,便不自觉想起那个令他几乎神魂俱碎的场景。

萧倾华垂下眼睑,声音平静:“没关系,我发现我身上伤痕不少,不差这道,看来我以前过得十分不好,能活下来已是万幸。”

说着,她扯唇一笑,不知在笑些什么。

楚御琰手一抖,喉头发涩。

太医忙插话道:“只要每日抹微臣调制的药膏,这疤痕能消,只是伤到了声带,娘娘的嗓音……怕是无法恢复到以前。”

楚御琰眉头拧起,下一秒就要发怒的模样。

萧倾华瞥他一眼,及时打断:“我以前喜欢唱歌跳舞吗?”

楚御琰一滞,好半晌才闷声道:“你从不做那些。”

萧倾华淡淡道:“那不就行了,又不以此为生,若是陛下嫌我说话声音难听,我以后少说话便是。”

其实她现在的声音并不难听,只是不复以前的清越,有些低哑的冰凉质感。

“朕并不是那个意思。”楚御琰看着她,“朕只是怕你难受。”

萧倾华托腮:“陛下若是真怕我难受,便允我出去走走吧!每日拘在这儿,怪烦闷的。”

楚御琰眼神复杂:“你想去哪里?”

萧倾华眉眼弯起:“我想去哪儿便能去哪儿?”

楚御琰刚要说话,又听萧倾华道:“听闻我跟陛下在宫外认识,不若陛下带我出去看看。”


本微感悟为铁扇美文网微感悟频道网络日志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