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句子 哲理名言 浏览微句子内容

乔忆许聿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乔忆许聿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qingyan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20:26 110

她哭的比谁都难过,还重金给萍姨厚葬。这么好的媳妇儿,你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你要不好好对佳嘉,我打断你的腿!”

  许聿深扯了扯领口,看了眼郑佳嘉。

  郑佳嘉正抿唇向他浅笑。

  “三年来佳嘉一直就这么死心塌地等着你,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就算三年前娶那个女人是迫于无奈,可三年里你有无数个机会把她扫地出门,你倒好,就这么不温不火地拖着,不然我早就抱上重孙了!来,你自罚三杯,给佳嘉赔不是!佳嘉要是不原谅你,你就一直喝到她原谅你为止!”

  “爷爷,不要罚深哥,深哥对我最好了!你们……你们都不知道……”

  郑佳嘉一脸红霞地撒着娇,引得满屋子人大笑。

  不知为什么,在乔忆死去这一天,家人却如此的开怀笑语,这让许聿深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压住,连呼吸都不顺畅。

  尤其埃尔森白天的那件事,一直像个谜团,时不时跳出来纠缠他一下……搞得他身心俱疲。

  他勉强应了声,连着喝了三杯酒。

  接下来大伙便兴致勃勃地聊起他和郑佳嘉即将举行的婚礼……可他半点兴趣都提不起,借口近来工作太忙太累,提前回了房间。

  众人对他的离去心照不宣,也没强留。

  郑美玉给郑佳嘉使了个眼色,郑佳嘉便心领神会。

  没多久就悄悄跟进了卧室。

  酒精的作用下,许聿Ṗṁ深很快就睡着。

  却睡得并不踏实。

  迷迷糊糊中,有个柔软的身子轻轻在他的怀里蹭动。

  他下意识地抱住那个馨香软滑的身体……

  男性的本能,令他渐渐呼吸沉重起来。

  心底的火苗在疯狂燃烧。

  那一晚的快乐记忆,瞬间重回他的大脑……

乔忆许聿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乔忆许聿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他粗喘着,一个翻身便把怀里的女人狠狠压住……

第15章 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

  许聿深动作蛮横,甚至带着几分恨意,用力撕扯女人的衣服。

  “那天撩我,其实是为了气佳嘉,哈?那今天呢,今天又是为了什么?”许聿深一面动作,一面咬牙切齿,“不是玩腻我了,要离婚么?我成全了你!给了你自由!你今天又到我怀里来干什么?!”

  郑佳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暴戾的许聿深。

  而听明白他把自己当做了乔忆后,嫉恨之火更是熊熊燃烧!

  这个贝戋人,死了还让他惦记!

  不过也好,如果不是把她当成乔忆,他又怎么可能碰她!

  只要过了今夜,他碰过她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无数次……

  谁知他太过鲁莽的动作,不小心撞到了郑佳嘉的小腹,引得她一声惨叫。

  许聿深一下子被惊醒,迅速开灯。

  在看清怀里一丝不着的女人是郑佳嘉时,他第一个反应竟是腾地跳下床,急急整理好衣服。

  愤恼不堪的郑佳嘉,只能装出无辜的委屈样,“深哥……你不小心碰到宝宝了……”

  许聿深烦躁地捋了捋头发,“你怎么在我房间?”

  郑佳嘉咬唇,“是,是爷爷让我来的。爷爷说天太晚了,我怀着身子,他不舍得我折腾回家,就……”

  “没结婚之前,还是分房睡吧。”

  许聿深神色微动,淡淡撂下一句。

  又是老爷子……

  令她「怀孕」的那一晚,就是老爷子生日那天非逼他回老宅过夜,转天早晨醒来,郑佳嘉便一脸羞怯躺在他身旁,床单上星星点点全是血迹……

  他根本对夜晚发生的事毫无印象,甚至认定什么都没发生!可郑佳嘉一个劲说不用他负责,是两人都喝醉了才做了糊涂事,让他别往心里去,他还能说什么?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说,我不记得的事,便不关我的事吧?

  他本以为那晚的事过去就算了。

  谁知她却突然说她怀孕了,他还以为是她精神错乱又发作了,臆想出来的孩子。加上那天王萍说出的真相———乔忆始终把他当个傻子一样利用耍弄这件事,把他气疯了……所以他才会故意做出喜欢这个孩子的模样来报复乔忆。

  当护士真把孕检单拿到他眼前的时候,他才真的是懵了。

  可他还没做决定,双方家里却已经欢天喜地忙碌起他们婚礼的事来,令他头疼不堪。

  他纵然欠郑佳嘉一条命,却也没大度到乐得喜当爹的程度。

  所以他早就已经打算好,婚礼之前要抽个时间,心平气和跟郑佳嘉沟通,说服她去做个胎儿DNA检测。

  如果孩子真是他的,他必然会对她们母子负责一生。

  如果不是……他竟觉得是种解脱!

  空前的烦躁让许聿深不想再多说半句话。

  他转身就走,郑佳嘉却急急喊住他,“深哥,不要走……我怕黑!”

  满口谎言的她,这句话却是真的。

  王萍死后,她晚上便再也不敢一个人睡……之前每晚她都以要结婚了舍不得妈妈为由,和郑美玉睡一起……

  已经走到门口的许聿深回头看着她。

  她一脸要急哭的娇怯模样,的确惹人心疼。

  尤其想到她曾为他付出那么多,甚至生命……

  他对她的态度,未免有些……

  薄情寡义,忘恩负义。

  他叹了口气,返回床上。

  “好。那就睡吧。”

  他背过身去,任凭郑佳嘉的手环住他的腰,在他胸口各种抚动,也再没生出半分兴趣。

  他此刻格外费解,他以前怎么会喜欢郑佳嘉这种娇滴滴,动不动就抹眼泪,时时刻刻需要哄着捧着的公主型女人?

  他喜欢的明明是落落大方,独立坚强,干练机敏,又聪明能干的……

  乔忆那种女人……

  还是说,从前的他,喜欢的就是郑佳嘉这一口?反倒是那场车祸对他大脑多多少少留下的损伤,改变了他的口味?

  所以他才会在和乔忆的三年婚姻里,努力克制着自己感情上的「见异思迁」,始终不愿离婚……他甚至在无数个难眠的深夜,都曾疯狂想向郑佳嘉坦白自己的移情别恋,而后好好和那个女人一起,将错就错,把这段开端不完美的婚姻,经营到白头……

  可惜,那个女人……不光工于心计,还那么冷血残忍……

  思绪纷乱,满脑子都是乔忆的许聿深,再也睡不着。

  忍了许久,感觉到身后的郑佳嘉已经睡熟,他立即起身。

  料峭春夜,风依旧有些寒凉。

  许聿深站在院中,望着黑沉的夜幕,竟鬼使神差做了个决定。

  他竟驱车回到了他和乔忆的那个「家」……

  推开门,迎面一阵幽幽花香。

  寥寥星光下,院子里竟有两棵玉兰树,花开的正美。

  许聿深回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还是第一次在玉兰花开的时节,踏进这个家门。

  莫名就想起集团附近他亲自安排的那些玉兰树……

  记忆里似乎涌动起丝丝缕缕的牵连。

  若隐若现。

  说不清,道不明……

  许聿深甩了甩头,进了门。

  玄关处一只小小的皮箱,立即闯入视线。

  他皱紧眉。

  她这是要,出门吗?

  对,她那天要和他离婚……

  然后……她这是打算去哪儿?

  他试了几次密码,都没能打开。

  是该尊重死去的她,不再碰她的东西,还是……

  许聿深略作犹豫,便选择暴力拆开了锁。

  皮箱里有序摆放着几个整理袋,只有几件换洗衣物,几瓶护肤品,和一个厚厚的记事本。

  再无其他。

  许聿深轻轻翻开记事本。

  扉页上只写了几个字———

  【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

  不知为何,这句似曾相识的歌词,令许聿深莫名一阵压抑。

  而当他翻开下一页时……

  震惊,诧异,困惑……

  以及心口狠命撕扯的剧痛……

  齐齐袭来!

  几乎令他窒息……

第16章 小小的她,傻傻地等

  许聿深看到的那一页,是一张手绘的双人画像。

  画像格外传神,几乎和照片一样完美……

  而画上的两个人,分明就是他,和乔忆……

  他们坐在玉兰树下。

  都穿着ʄɛɨ学生装。

  他满眼温柔地笑着,大手环住乔忆的肩。

  他的另一只手上,捏着一只狗尾草做成的指环,递向她的身前。

  而乔忆则亲昵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两只手都做出要戴指环的模


本微句子为铁扇美文网微句子频道哲理名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