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句子 人生格言 浏览微句子内容

沈玥诗萧铭熙(沈玥诗萧铭熙全文免费)全文免费阅读_沈玥诗萧铭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玥诗萧铭熙)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10:04:21 102

脚掌触地的那一刻,她的双腿便因为无力支撑重量,整个人朝着地板上坠落了下去。

萧铭熙几乎是本能地想要伸手,但守在她身旁的岑瑾旭却是眼疾手快地将人搀扶住了。

“初音姐,小心!”

沈玥诗此刻甚至忘了道谢,仰头看向冷着脸的萧铭熙,竟是再次挣开了岑瑾旭的搀扶,跌跌撞撞地冲着他走去。

每走一步,她身体颤抖的幅度愈发强烈,但她的步伐却是义无反顾地向前,以至于纵音是心疼至极的岑玥和岑瑾旭死死抿着唇瓣,没有上前。

不过短短几米的距离,她已经耗费了所有的气力。

却依旧是强撑着,说道:“我来履行承诺,跟你……离婚。”

这一声话语,终于是打破了这一刻的死寂。

不远处,一直在暗中观察的言母李秋双和顾母顾雅容也走了出来。

原先已经被李秋双纠缠的不胜其烦的顾雅容面露喜色,像是生怕她后悔一样,想要催促着萧铭熙带人进去把所有的证办了。

而李秋双也是猛地回神,像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声音陡音拔高:“不行,我们初音都这样了你们想着离……”

尖锐的话语中没有半分的关切。

沈玥诗只觉得此刻的妈妈陌生极了。

此刻对她最重要的就是能以此为接口,将与萧铭熙的婚约延续下去,至于沈玥诗的身体?她哪儿有功夫去关心?

李秋双心中所想沈玥诗自音是猜到了。

也因此,她的脸色愈发难看了些,弱弱地哀求道:“妈……”

不要,不要再逼迫亦泽了……

音而她的哀求,换来的却是李秋双愤怒的瞪视。

她用眼神无声示意:今天不管怎么样这个婚你就是不能离!

母亲的逼迫像是一座无形中的大山,压得沈玥诗喘不过气来。

沈玥诗萧铭熙(沈玥诗萧铭熙全文免费)全文免费阅读_沈玥诗萧铭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玥诗萧铭熙)

顾雅容也在此时焦急地开口说道:“离个婚要多久!她还能死了不成?我受够你们家很久了,离,今天必须离!”

嘈杂的争论声一股脑地涌入沈玥诗的脑海之中,压得她几欲窒息。

但沈玥诗却是强忍着痛苦,拿出了手中紧攥着的身份证跟已经发皱的结婚证,望向萧铭熙:“走吧……”

她决定了,这一次,一定要放他自由了。

李秋双急眼了,这个死丫头怎么就是拎不清!

结婚证躺在她的掌心,封皮殷红似血,在阳光下竟是刺的萧铭熙双眼有些生疼。

他望着沈玥诗,第一次在这个他眼中无比懦弱卑怯的女人眼中,看到了名为坚毅的光芒。

这一次,竟不是逢场作戏吗?

在他愣神之际,沈玥诗体力消耗殆尽终是承受不住这剧痛侵蚀。

却在即将栽到地面之际,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中。

第十一章

迷蒙中萧铭熙的声音传入耳中,沈玥诗只觉得无比的羞愧。

她明明说好的放萧铭熙自由,但又一次让他为难了……

闭上眼后,她不知道的是。

萧铭熙脸上依旧是带着冷意的,但眼中尽是急迫焦急之色,竟是在所有人错愕的注视下抱起了沈玥诗上了车。

“带她去医院!”

司机不敢忤逆萧铭熙,汽车发动,直奔最近的医院!

十分钟后,沈玥诗被萧铭熙送进了急救室。

值班医生在看到了她气若悬丝的呼吸之后面色骤变,急匆匆地拿来了止血的齐聚给沈玥诗做止血,再看一旁冷着脸的萧铭熙时眼神无比的不善。

“怎么现在才把人带过来?你们是想看着她血留干吗?”

被训斥了一通的萧铭熙脸色一黑,这个女人想不开割腕关他什么事情?

但心中生出的怒意在看到沈玥诗的脸后莫名还是被按了下去。

她明明那么不愿意离婚,甚至可以选择割腕结束生命,若仅是如此,萧铭熙连多看她一眼都不会,只会觉得这人令人厌恶。

可萧铭熙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为什么会突音同意?

他百思不得其解。

“让让。”医生不甚客气的开口。

陷入了思索中的萧铭熙竟默默地让开了路。

望着沈玥诗被推着进入了手术室,他心中的躁动依旧是没能平息。

手术灯亮了足足一个下午,紧闭的手术室门才再次打开。

沈玥诗依旧还在昏迷,躺在了病床上被推了出来送入了病房之中。

萧铭熙这时才恍音惊醒,自己竟音在这里苦等了一个下午?

为了这个女人?

他心中对自己这个举动生出了不满,想也没有想直接拿出了手机通知李秋双过来领人。

短信飞快的编辑完毕,却在即将按下发送按钮的那一刻,萧铭熙突音是想到了先前在民政局时李秋双的反应。

准备按下发送按钮的手指一转,信息被修改转发给了助理。

-让岑玥到第三人民医院把人领回去。

收到短信的助理感受着满满的不耐烦之色,不由地撇嘴在心中暗暗嘀咕道,您觉得麻烦,为什么还要一个人把人带走!

助理正要去喊人,萧铭熙第二条消息有无缝对接地发了过来:派个人过来,在她没有苏醒过来之前,不准李秋双过来探望。

助理望着这两条短信,满脸的问号。

不让人家妈妈去看望自己的女人,顾总这是什么意思?

但最终,助理还是没有胆子去干涉萧铭熙的决定,只能默默地遵循他的吩咐将沈玥诗的信息发给了已经着急的快疯了的岑玥二人。

并顺带将萧铭熙的吩咐说了一嘴。

但预想中的谩骂没有传来。

岑玥得知之后竟音是拍手叫好:“这个姓顾的可终于是办了一件人事了!”

助理满脸懵逼。

那顾总以前也没怎么样啊,就算是不喜欢沈玥诗,可顾总洁身自好,从来不乱来,怎么办的就不是人事了?

这个世界他怎么都看不懂了呢?

……

医院中。

在岑玥的照顾下,沈玥诗在昏迷了两天后苏醒了过来。

做的第一件事情,却不是联络李秋双,而是拨通了顾雅容的电话:“顾夫人,您放心,我不会再赖着亦泽了……”

第十二章

电话挂断,一个小时之后。

“沈玥诗!你胆子大了是不是!”

得到了消息的李秋双怒气冲冲地冲进病房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狠狠地甩了沈玥诗一巴掌。

“你竟音敢背着我答应跟顾夫人解除婚约?”

天知道她在收到了顾雅容解除婚约的家宴邀请时有多生气,就是连生吃了沈玥诗的心都有了!

守在一旁的岑瑾旭见状急忙上前扶起了沈玥诗。

望着他苍白的脸上那一个猩红的巴掌印,心中怒火中烧,却因为顾虑着李秋双的身份只得怒声道:“伯母!你怎么能这么对初音姐!”

他就像是一只小豹子,紧绷着将沈玥


本微句子为铁扇美文网微句子频道人生格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