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感悟 网络日志 浏览微感悟内容

时暮江行远(时暮江行远)全文免费阅读_时暮江行远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9:46:24 1822

谁知医生看了她的检查报告后,却露出抱歉的笑容说:“时小姐,实在抱歉,其实您的检查报告是错误的。”

“实习医生拿错了您和别人的检查单,您的胃癌是误诊,您的身体非常健康。”说着他拿出另一份检查报告,“请您放心吧。”

“我们医院一直想要联系您,但是您的手机打不通,所以才没能及时通知您,造成的……”

后面的话时暮再也没听进去。

她怔怔地看着正确的检查报告,最后一行确是写着:诊断结果为身体健康。

误诊?

竟然是误诊!

一瞬,她的心中尽是欣喜。

晚上江行远回到家,看见餐桌前时暮换了身礼服,还准备了红酒。

他不明所以:“这是?”

只见时暮笑起来,起身扑进他的怀里,说;“行远,医生说,他们拿错了检查单,我没有得胃癌,是误诊!”

本以为江行远也会高兴的。

可是他抓住她的肩膀,将她从自己的怀中拉开,眉眼间隐隐有怒气地看着她:“误诊?”

看见他的模样,时暮怔住,笑容消失:“你……不替我高兴吗?”

可是江行远一言未发,而后转身摔门离去。

留时暮一人在原地。

时暮想,江行远是认为自己故意骗了他,只为与他结婚。

她不知道,江行远夺门而出,其实是在气这一切都如此荒唐。

江行远刚被时父拉了一把,公司还在创业阶段,他只不过是穷光蛋一个。

他不是不喜欢时暮的,只是想等自己的事业有了起色,等自己可以给时暮一个安稳的未来。

时暮江行远(时暮江行远)全文免费阅读_时暮江行远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可是这胃癌的到来,将一切都被迫提前。

婚礼,婚纱,钻戒,甚至房子车子,都是时父提供的。

这伤害了江行远的尊严。

本以为时间紧迫,为了时暮,他独自忍受了这一切。

可是,现在却告诉他,这是误诊。

江行远不能接受这荒唐的一切。

这件事成了他心底的一根刺,怎么样都拔不出。

第十五章 清醒的现实

江行远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醒来时还穿着昨日的西装,一身酒味。

手机屏幕上闪烁着“母亲”两个字,他接通电话。

蒋晚棠严肃的声音传来:“我在你家门口,给我开门。”

起身时头还疼着,江行远揉着太阳穴,踉跄走到门口给蒋晚棠开了门。

蒋晚棠走进,伸手就给了江行远一巴掌。

他浑身无力,没有承受住这一巴掌,身子一歪就摔倒在地。

蒋晚棠双眼通红,指着满屋狼狈对江行远说:“你看看自己还有个人样吗?!”

江行远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看着自己儿子颓废的模样,蒋晚棠又气又心疼,她又指着儿童房的方向,说:“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女儿吗?”

“你不管芝芝了吗?!”

芝芝。

江行远的心蓦地一疼,丢了一拍。

他猛然抬头,看向蒋晚棠,问:“妈,芝芝……怎么样了?”

他的声音沙哑得不行,像是砂纸磨过一般,是一夜放纵饮酒吸烟后的结果。

提到芝芝,蒋晚棠泪水流下:“芝芝还在医院昏迷不醒,你看看你这个做父亲的在做什么!”

江行远一手捂着脸,神情尽是愧疚。

半晌,他踉跄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妈,我收拾下。”

总不能让芝芝一醒来就看见个颓丧的爸爸。

洗去了身上的烟酒味,江行远换了身衣服。

他拿了车钥匙,准备和蒋晚棠一起离开去医院。

经过客厅时,却突然发现茶几上摆放着几张纸。

昨晚他未开灯,又喝醉了,并没看见这几张纸。

他皱着眉走过去,拿起那几张纸。

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签好字的离婚协议和收购协议。

还有他熟悉的娟秀字迹。

短短一行字,看得江行远眉头紧缩。

医院。

“孩子的移肝手术是成功的,现在还在观察期,你们要小心一点。”护士对江行远和蒋晚棠说。

走到病床前,江行远放轻动作坐下。

看着芝芝苍白的小脸,他的心好似蚂蚁啃食一般。

当芝芝和时暮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做什么?

目光落到芝芝枕边故事绘本和雪宝玩偶,江行远不禁伸手去拿。

这一定是时暮拿来的。

想起时暮每晚都会给芝芝讲故事,哄芝芝入睡,江行远打开了那本故事书,学着时暮的语气念。

“这是一个遥远的北方王国,这个王国富饶,人民平安喜乐……”

江行远不擅长读故事,几次读的磕磕绊绊,终于读完。

再看小芝芝,还是呼吸平稳的睡着。

时暮患上了甲状腺癌,术前穿刺结果显示癌细胞扩散到淋巴,已是绝症。

芝芝忽发急性肝衰竭,需要换肝,于是时暮将自己的肝换给了女儿,自己死在了冰冷的病床上。

江行远听着纪荣医生说完所有,看着面前移植手术协议和免责协议上时暮的签名,神色逐渐阴沉。

“这种手术协议不是要家属签字的吗?”他冷着声问。

纪荣淡淡看他一眼,回道:“时小姐说自己没有家人……”

江行远的心底一惊,冰凉一片。

纪荣还在说话:“且小孩子的病情紧急,再拖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她就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江行远唇角勾起个自嘲的弧度,喃喃道:“没有家人……”

那他这个做丈夫的算什么?

“江先生,据我所知,时小姐曾联系过你,但是联系不上,发生这种情况也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

“这是时小姐的决定,还是请你……节哀。”

纪荣缓缓说道。

一字一句,都是一把把刀,刺的江行远的心脏鲜血淋漓。

第十六章 错过的来电

纪荣将时暮的遗物交给了江行远。

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个包,包里装着时暮的手机和……她的钻戒。

江行远捏着那枚戒指,细细摩挲着。

她明知道自己不会再从手术台上下来,却还是摘掉了这枚戒指。

是在告诉他,要彻底和他分离吗?

江行远突然想起那年率粥站在民政局前,时暮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一定会签好离婚协议,不会耽误你去寻找爱情的。”

真是信守诺言,时暮。

可是你也曾对着上帝和神父起誓,无论健康还是疾病,都会不离不弃的,不是吗?

为什么这一句,你却食言了。

想着,江行远的眼泪从眼角流出,滴到了那枚闪耀的钻石上。

看见江行远哭,纪荣怔在原地。

他本以为,时暮和丈夫的关系并不融洽,甚至是恶劣的。

可是现在看来,却不是这样。

是鳄鱼的眼泪吗?

不,没有必要在一个医生面前演戏。

纪荣看过太多的生离死别了


本微感悟为铁扇美文网微感悟频道网络日志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