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扇美文微感悟 实践日志 浏览微感悟内容

(番外)+(全文)俞芳菲陆宴知下载阅读_(俞芳菲陆宴知小说全文)俞芳菲陆宴知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俞芳菲陆宴知小说全文)

tingfeng 铁扇美文网 2024-04-03 08:51:35 28

早在九年前,她因为行事大胆,追求打扮,早已没了什么名声,如今过去打听,恐怕也只是将她的口碑更为恶化。

就在这时。

房间门被人敲响。

俞芳菲过去打开了门,入眼是陆宴知担忧的面容。

“你……”

陆宴知才张口。

忽地,身后却突然大步窜出一抹身影,竟直接越过他,将屋内的俞芳菲抱了个满怀。

“芳菲,抱歉,我回来晚了。”

而俞芳菲,竟并未推开这个男人。

第29章

陆宴知的脸色一瞬冷沉下来,他的眉头皱起。

然而下一刻。

俞芳菲屋内的经纪人就已经急忙冲出来,歉意朝他笑笑将他拉进屋后,当即关上了门。

“陆院士,见谅,我们怕外面有狗仔。”

陆宴知并未听进经纪人的话,只直勾勾盯着前面还在拥抱着的两人。

语气带着从冰窖里冻过的寒意。

“这位先生是谁?”

听见声音。

前方的男人似乎才反应过来,松开了俞芳菲,随即却又是亲了下俞芳菲的脸。

而俞芳菲看起来毫不介意,同样回亲了那男人一下。

(番外)+(全文)俞芳菲陆宴知下载阅读_(俞芳菲陆宴知小说全文)俞芳菲陆宴知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俞芳菲陆宴知小说全文)

陆宴知的脸色便变得更为难看。

“这是什么意思?”

俞芳菲仿佛这时才注意到他,神色恢复淡然,她挽着那男人的手走过来,朝陆宴知介绍:“陆院士,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周言恺周先生,他自幼是在国外长大的,刚刚只是普通的贴面礼,我们常常这样,他是我……”

俞芳菲思索了一下,才缓缓吐出一个词汇:“好友。”

这四个字一出。

陆宴知的目光陡然一沉。

俞芳菲则转头又柔声跟周言恺介绍了一下陆宴知。

“陆宴知,沪市建研院的院士,李导特邀过来的专业指导,我以前在沪市的……同乡。”

每介绍一层,陆宴知的脸色便冷几分。

一个是好友,一个只是同乡。

亲疏之别显而易见。

陆宴知定定望着面前的男人,男人的直觉让他敏锐感知到了对方的敌意。

不同于郑远泽,不同于李导,不同于白孝成。

不同于重逢以来,俞芳菲身边的所有男人。

这个周言恺,是不一样的。

陆宴知能看得出来,周言恺对俞芳菲的情意,同样也能看得出,周言恺与他此刻怀着同样情绪打量他。

半晌。

陆宴知先开了口,朝对方伸出了手:“你好。”

“你好。”周言恺握上,那双浅棕色的瞳仁带着些许凉意。

周言恺是混血,长得十分俊美。

他看向俞芳菲的时候,眼里仿佛泛着晶莹的亮光。

打过招呼后,周言恺却是转头就看向俞芳菲:“芳菲,你这个朋友看起来不太喜欢我。”

这话让房间一时寂静。

俞芳菲的脸上也有些尴尬,她下意识看向陆宴知,见陆宴知的脸色冷了几分。

她忙表示:“不是的,陆先生他本就性子内敛,不是外放的性子。”

话音才落。

谁知陆宴知就推翻了她的解释:“我确实不太喜欢周先生。”

本就冷寂的房间仿佛变得更为安静。

只见陆宴知的目光紧紧落在周言恺搭在俞芳菲肩膀的手上,冷冷一笑:“毕竟我们国家的人,向来遵循男女授受不亲,周先生这样轻浮的举动,确实让我不喜欢。”

此话一出。

周言恺的神色才反应过来,他神色先是一愣,随即透出些许疑惑来。

他低头看向俞芳菲,手松开来,摊开手笑笑。

“原来是因为这个,那陆先生,我重新介绍一遍吧,刚刚芳菲没能介绍清楚。”

“我除了是芳菲的好友之外,还是她的前男友。”

第30章

前男友三个字算是彻彻底底砸懵了陆宴知。

他怔在原地,眼底仿若满是不可置信,他看向了俞芳菲,递去询问的眼神。

可回应他的,是俞芳菲的点头承认。

“对,我跟周言恺谈过一段时间的恋爱。”

心口好似骤然一紧。

陆宴知一时仿佛反应不过来,他想问她是怎么跟周言恺交往的,想问她为什么既然已经分手了还能跟周言恺如此亲密。

可话到了嘴边,却还是被他自己咽了回去。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认知到,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和立场去过问俞芳菲的感情史。

就在这时。

还是身后的经纪人无奈打断了他们三人的僵持。

“那个,关于前男友现男友的事,你们或许可以之后再找时间谈,现在我们来这里更重要的,想必应该是先要处理好芳菲如今的事。”

霎时。

三人皆回过神来,来到了屋内。

周言恺坐在了俞芳菲的身旁,陆宴知眉头微蹙,却还是只能坐在旁边。

“是,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今天刚回港城,就看见铺天盖地全是你的新闻,那个中年妇女真的是你的亲生母亲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讨债的呢。”

周言恺的话源源不断,一边问,一边发表了他自己的想法。

俞芳菲无奈点点头:“嗯。”

“现在你们是怎么打算的?”陆宴知沉着开口问。

经纪人将想去沪市找人做澄清的打算说了出来。

俞芳菲神色复杂看向陆宴知,并未作声。

很快。

陆宴知似乎明白了她的顾虑,他眉梢轻挑:“你是担心老家那边没人会站在你这边?”

“你知道的,我在沪市的名声向来不太好。”

既然他提到了,俞芳菲也没有要多隐瞒的意思,她跟经纪人开口说了九年前自己在沪市的名声。

一时之间,经纪人也犯起了愁。

安静时。

陆宴知却再次开了口:“如果你真的需要人的话,我可以作证,我妈也可以作证,我们都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提及陆母。

俞芳菲神色一愣,她再度记起陆母曾经的态度,她没有说话。

经纪人先一步摇头:“陆院士,我知道你是想帮芳菲,可没用的,你跟芳菲前段时间刚传了沸沸扬扬的绯闻,这个时候,你和你的家人出来给她作证,没人会信。”

话音落地。

房间再度恢复安静。

“芳菲,实在不行,我们就服个软,开发布会回应时,你跟你母亲认错,跟观众道歉,行吗?”

经纪人长长叹了口气,提出建议来。

俞芳菲愣在原地。

这么多年,她也不是没有开过道歉发布会,只要她态度诚恳,做法足够让人满意,就不会影响到她的事业。

可那么多道歉中,唯独这事,她却不想做。

直到这时,俞芳菲才明白,自己根本就过不去。

九年前的点点滴滴,在她的心里根本就过不去。

她在意着原生家庭给她的伤害。

也无法服软原谅。

可如今,除了这个办法,她又还有什么法子能保住自己的事业呢?

俞芳菲心重重一沉,垂下眼眸,正要答应。

陆宴知却先一步起身,语气坚定——

“不必道歉,俞芳菲,我会想到办法的,相信我。”

第31章

陆宴知好似永远都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他说他会想到办法。

俞芳菲的心竟也莫名安定不少。

可经纪人不信,经纪人的眉头狠狠皱起来:“公司已经下过决定了,三天后,不管怎样都要开发布会。”

“好,就三天。”

陆宴知一口应下,随即转身离开。

助理和经纪人也随之很快离开。


本微感悟为铁扇美文网微感悟频道实践日志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